*骆家辉当大使,大事不断*

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上任不到一年遇到两件大事:一件是重庆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驻成都总领馆;另外一件是山东盲人陈光诚进入美驻北京大使馆,而这样的事情,除了1989年李洁明任大使时遇到方励之事件,他前后历任大使都没有经历过。

62岁的美国前州长、商务部长骆家辉,到北京担任驻华大使刚半年,就遇到了前重庆打黑“英雄”王立军进入美驻成都总领馆事件,那是2月初。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两个月后,山东盲人陈光诚又进入美国驻华使馆,酿成另外一个国际关注的大事。

在骆家辉之前,只有23年前在北京担任大使的李洁明曾遇到过这种棘手案子:那1989年6.4事件之后,科学家方励之进入美国使馆事件。当时,李洁明也是刚到任几个月。而李洁明之前的三届历任大使(伍德科克、恒安石、洛德),之后的五任大使(芮效俭、尚慕杰、普理赫、雷德、洪博培)都没有遇到过。

*、陈光诚案考验骆家辉智慧*

骆家辉可以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他处理王立军案,中国以及美国的政府方面还没说什么,外界的抨击声也不高,因为王立军在领馆停留24小时后“自行”离开了。但是,在处理陈光诚问题上,骆家辉遭到中国有些方面的强烈抨击,而陈光诚在使馆待了几天后离开使馆住进朝阳医院之后又改变了原来的他将留在中国的主意要求去美国,以骆家辉为主导的美国谈判团队,还遭到一些中国异议人士的批评,说他们“抛弃”了陈光诚。

王立军事件让骆家辉措手不及。美国《新闻周刊》驻北京记者刘美远(Melinda Liu)在最新一期刊物上发表文章谈到了骆家辉的难处。那是2月6日下午,当时骆家辉正在北京某地开会,他的黑莓手机收到一个加密信息,让他马上返回使馆。骆家辉马上赶回使馆,得知成都领馆出了“大事”:王立军进入领馆,要求到美国去,因为他担心生命安全。这是第一次有报道说,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是想“到美国去。”

《新闻周刊》的报道说,当时,骆家辉的反应是:啊,上帝,我的上帝!骆家辉对记者说:王立军的事,“非常有意思,让人眼睛一亮。”

*王立军事件面面谈*

到目前为止,北京方面对王立军事件鲜有公开报道和评论。3月17日,中共政治局委员、中组织部长李源朝到重庆宣布免除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职务时曾说: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事件“性质严重,影响恶劣”。

另外,3月中旬一份“中央办公厅关于王立军事件的初步通报”开始在海外互联网流传,这一中央文件精神和真实性被一些西方主流媒体所证实和引用。这个(3月15号发出的) 通报说,2月6日下午,重庆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国总领馆。2月7日23时32分,“自动离开”领馆。2月8日,国家安全部将王立军带到北京接受调查。2月9日,胡锦涛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就调查工作作出部署。当天下午,中央“有关领导同志”给薄熙来打电话传达会议精神,提出相关工作要求。

这份通报还说,当局已经查清王立军事件的经过和原因。1月28日,王立军找薄熙来通告有关重要案件和薄的家人有关,薄熙来则把王立军调整工作。2月1日下午,重庆市委决定免去王立军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开始分管教育和科技工作。2月2日,市委“有关方面”开始审查王立军身边工作人员及有关重要案件的办案人员。王立军认为自己安全受到威胁,决定“出走”。

这份文件说:“王立军6日下午在事先未按照程序报批的情况下,独自进入美国驻守成都总领馆。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后,先与美方人员谈了有关合作交流事项,随后提出避难要求,并根据美方要求写了政治避难申请。”

*戈茨:骆家辉主张给王立军庇护*

美国资深新闻工作者比尔.戈茨2月中旬在《华盛顿自由灯塔》电子杂志上报道,王立军到领馆要求政治庇护,总领事何孟德汇报给骆家辉,骆家辉上报国务院,并主张给予王庇护,但美国国务院没有采纳骆家辉的建议。

*拜登办公室否定庇护王立军?*

5月2日(就是陈光诚离开美国大使馆,住进朝阳医院的日子),戈茨再度发表文章说, 王立军的庇护要求,是被美国方面拜登副总统办公室拍板拒绝了。戈茨的这篇报道说援引美国有关官员透露的消息说,拜登办公室否决了国 务院和司法部官员的建议。他们建议给予2月初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的原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庇护。拜登办公室担心,这么高级别官员投奔西方,肯定会影响习近平 副主席对美国的访问。

*白宫:否决庇护,无稽之谈*

针对戈茨的这种说法,白宫表示无法苟同。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电子刊物)也在同一天发表文章说,这种拜登不让给予王立军庇护的说法是无稽之谈。报道援引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托米. 维耶特(Tommy Vietor)的话说,这种说法完全不实,纯属杜撰。戈茨在报道中说,拜登副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林肯(Blinken)拍板决定不予王立军庇护。但是,维耶特说,布林肯和拜登办公室官员,都没有以任何方式参与王立军这个案子。不过,戈茨对《外交政策》说:他的报道都是基于事实,“我坚持己见。”

*:王立军离开领馆,完全自愿*

2月26日,中国左派网站四月青年论坛曾刊登骆家辉和知名左派人士司马南有关王立军事件对话的视频。骆家辉在这次对话中说,几个星期前,王立军的确进入了美国领事馆。骆家辉证实,王立军是以副市长身份进入领馆的,与领事馆人员会面了,在领馆停留超过24小时。

骆家辉还说,王立军是按自己的时间安排,按自己的意愿、自己的选择离开的。骆家辉还说,王立军事件没有影响习近平访美。骆家辉还对司马南说,美国政府就这一事件所作的一切都是遵照程序和法规的。

*陈光诚事件更加棘手,骆家辉妥善化解*

王立军事件爆发还没彻底平息下来,两个半月后,陈光诚事件又爆发了。这次,还是骆家辉作为大使而首当其冲。新闻周刊说,王立军事件是骆家辉首次担任驻外使节后的首次考验,而陈光诚事件,则要更加复杂棘手。

4月下旬进入使馆时,骆家辉正在印度尼西亚休假。和王立军事件一样,骆家辉很快被叫回了北京使馆,紧急处理这一事件。当然,这次更加事关重大。

陈光诚这次进入使馆,一开始,他并不想到外国去。他只是想能免受迫害,全家能过正常安全的生活。骆家辉说,他可以帮忙。

陈光诚也对新闻周刊说,陈光诚进入使馆后,曾对一个讲中文的外交官口述,写了一封给温家宝的信,要求调查他和家人遭到迫害的事情。美国使馆官员后来的确把这封信转给了温家宝。这也是首次有报道披露,陈光诚给温家宝的信,的确经使馆转给了温家宝。

*沙叶新:中国好戏连台*

中国广有名气的上海作家沙叶新,4月中旬曾在北京沙龙上讲话说,党内矛盾公开化、“乌坎事件”、独立候选人,这三件事“可以改变中国的面貌。”

沙叶新说,“我预测今年还有好戏看,没想到2月份就开始了。我是搞戏的,最注重戏剧性,万万没有想到我们的政治戏剧如此之强,你不知道高潮在哪里,不知道陡然是在什么地方,你也不知道尾潮在哪儿。但是这样说并不是好事,因为我们的新闻不公开,而且还是在黑箱里面作业,民主还么有应到到的那个程度。但是,我认为已经了不起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