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1号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表示,随着缅甸、埃及、利比亚等国的威权统治瓦解或放松控制,2011年世界的新闻自由状况找到了新的、但不稳定的立足点。调查报告指出,中国是对新闻自由限制最严的国家之一。

“自由之家”的调查报告批评中国等国对有关阿拉伯之春的新闻报道实行检查,并批评中国等国拘捕关押异议人士、封锁媒体、对记者提起诉讼。

“自由之家”新闻自由指数项目主任卡乐卡星期二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的时候说:

“中国政府对有关阿拉伯之春的新闻报道实行检查,其动机我认为是阻止类似的事在中国发生。中国政府看到阿拉伯地区的人民起来造反、抗议、要求变革,觉得必须加强对国内政治形势的控制,以免此类事情在中国发生。为此,必须控制人们赖以获得信息的媒体。”
卡乐卡表示,2011年中国抓捕异议人士的情况比以前更糟糕了:

“我得说情况略有恶化,艾未未等好几位著名异议人士遭到诬告和关押。当局对微博、手机等新的信息流通渠道感到很忧虑、很无奈。”

卡乐卡表示,在中国,一旦有重大政治事件发生,当局会试图加紧对新闻媒体的控制。面临中共18大和新的人事变动,当局变得更加担心。

美国西东大学荣誉退休教授杨力宇表示,中国的新闻媒体都是共产党的喉舌,但也有个别媒体表现出某种独立性;未来媒体变得宽松一点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总的来说,中国要实现新闻自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的媒体主要是控制在党的手里,《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新华社这些都是党控制的,根本谈不上自由,不是人民的喉舌,是党的喉舌,它所发表的新闻跟我们所了解的有很大的差异,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认为中国谈不上新闻自由,但是有少数的报刊享受了某种程度的自由,这些报刊可以称为独立媒体。我举两个例子,一个例子是《南方都市报》,它发表很多新闻,发表很多报道和评论是很明显的违反中共中央的意思;还有一个就是杜导主办的的《炎黄春秋》,也是跟中共中央相当矛盾的,这些刊物都不是中共中央所控制的;第三点,我还看到中共的新闻自由并没有继续恶化,未来还可能有所松动,我指的当然是中共中央所控制的 报刊、电台、通讯社。当然中国的新闻自由还有很长远的路要走。”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表示,中国政府对新闻媒体的控制比别的国家更为直接:

“新闻有没有自由?体现在中国和其他国家还不完全一样。其他国家有新闻检查,中国采取了更为直接的方式,就是中国所有的媒体,包括报纸、电视和广播电台全部是国有的,全部是由共产党的宣传部来管辖的。其管辖包括对这些媒体的主要负责人、主编、社长都是由中共任命的。这些官员在办报的时候、办媒体是时候完全按照中共定下的口径来选择新闻、选择报道,他们自己知道要保住官员的位置就只有按照中共的四项基本原则来组织报道。这四项基本原则就是: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马列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凡是违反了这四条的所有言论、所有的情况,他们都极力地掩盖、封锁。”

孙教授表示,他同意“自由之家”的评估: 中国当局打压异议人士的情况去年有所恶化:

孙教授:“现在民间有一些人物对当局采取批评的态度,对这些事情,中国的一些媒体、共产党的中宣部把这些人的言论、行动封锁起来。比如像陈光诚,他是个赤脚律师,他批评了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结果就被软禁起来,以后又被判了刑。但是在判刑释放以后又十几个月的时间把他软禁在家里,实际是关在类似的黑监狱里,把他的家变成了一个黑监狱,不准任何人去探视他,不准任何人发出任何声音。这些事情在中国的媒体上是绝对看不到的, 因为陈光诚是很有名的赤脚律师,他给民间做了很多好事,在外国很多媒体对他的评价非常高的。这样一个人他的消息在中国的媒体上是绝对看不到的。”

记者:“敢问孙教授,赤脚律师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从赤脚医生那套过来的?”

孙教授:“就是他没有活动律师资格、没有获得官方的律师资格,但是他代很多人去打官司,人们就叫他赤脚律师。”
“自由之家”的调查报告以“不自由”、“部分自由”和“”三个评语来评定各国新闻自由状况。中国大陆所得评语是:“不自由”,香港是“部分自由”, 台湾是“”。

“自由之家”的调查报告列出2011年新闻自由状况“最差中之最差”的八个国家: 白俄罗斯、古巴、赤道几内亚、厄立特里亚、、朝鲜、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