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在北京朝阳医院治伤近十天,中国官员早前对他承诺“协助申请护照”,仍无动静。他星期五告诉本台,当天接到美国外交官电话,告诉他正在与中方沟通,要他安心养伤。据知情人士透露,中美正在磋商,陈光诚最快月底前,可达成赴美留学愿望。

陈光诚在北京朝阳医院近十天,信访局一名局长本周一向他承诺协助办理出国护照。

陈光诚周五下午近四点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一直还未见到承诺协助他的官员,而美国驻华大使馆官员则可与他电话联系,并安慰他安心养伤。
 
记者:大使馆官员有没有和你联系?

:有,他们跟我通电话了,今天也有,说跟外交部接触,什么结果,我还不知道。

记者:他们跟中国外交部接触?

陈光诚:对,对,其它的我不知道。

记者:也有消息说快了。

陈光诚:照片都还没照呢,我还不知道怎么个快法。至少应该照张相贴上去,然后盖个章吧。
 
另据一位匿名人士对记者透露,如果顺利,陈光诚最快本月底可赴美。

“应该差不多了,不可能不让他走,也就是这二十天,有可能在二十天之内,他的脚伤也在二十天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
 
4月19日晚,陈光诚在山东临沂双堠镇东师古村的家中,避过看守,摸黑外逃时,一路摔跤无数,导致骨折。

他的妻子袁伟静在介绍伤势时说:“他的脚恢复得比较慢,拆石膏的话,可能要五到八周,现在真正打石膏的时间才一周,脚需要慢慢养,便血基本得到控制,不过有时还会有少量血。”
 
目前陈光诚夫妇最期待的还是尽快取得出国护照。

袁伟静说,他们已再次向医院提出约见信访局官员。

“我们已经要求了,从前天(周三)的晚上要求(医院)联系,我们希望能够见到郭局长,但是到现在,他还没有过来。”

记者:医院有没有答复帮你们传达?

袁伟静:他们已经传达了,只要我们告诉他,医院方面会随时传达的。
 
陈光诚也希望在周末之前,见到中方官员,还会提及临沂家人的状况。

“今天我不知道下午他们会不会来,我还会给他们提要求的。另外山东那边,我觉得他们疯狂的报复已经开始,包括我的侄子(陈克贵)他的律师有的被限制人身自由,有的被警告。广东去了律师准备赴山东,为我侄子辩护的时候,他的执照被扣,也没有办法联系。”
 
美国国务院再就陈光诚家人的安全问题表达关注,国务院发言人努兰在记者会表示,陈光诚的亲属是否成为报复对象,现正在等进一步资料,表达关注。
 
袁伟静说,在临沂的陈光诚的大哥不准出村。

“临沂那边大哥,哥哥们的行动受到一定限制,不能出村子。”
 
陈光诚引述来自当地的最新消息说。

“在我家周围的那些人,现在都在村子周围的各个路口,不让外人进,不同的是以前明目张胆,现在都蒙面,跟过去的贼似的,如果有人去,他们就砸车,打人威胁。”
 
因协助陈光诚到北京被当局拘押,上周五获释的南京维权人士何培蓉周五告诉记者,本周三她首次和陈光诚短暂通话,互问平安,她因日前接受外媒采访被当地公安警告,行动继续受到限制。
 
而外界继续关注作为普通公民的陈光诚被限制自由。

《信报》星期五刊登的一篇港区人大代表田北辰的文章称,陈光诚获释后一家即受严密监控,已明显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当地部门对他及其家人一直严密监控,压根儿就是法外施刑,甚至是变相的“无期徒刑”。
 
文章说,小小一个地方政府,究竟有何能耐蛮干到底?有两种可能:一是中央默许,一是中央有良好意愿,只是上情不能下达。而我则比较倾向相信后者,这当然不是出于“只反贪官,不骂皇帝”式的滑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