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希望通过展映有关中国公正与不公现象的纪录片,来表明如今的荷兰人对于这个国家的认识并不总是正确的。因为中国虽然仍存在许多侵犯人权的现象,但不管怎么说至少还是有权利的。

对于《博弈》(Game Theory)一片中的张连仲来说,一切都发生在意料之外。这位中国农民向法院起诉介于北京和天津之间的梨园村地方政府,因为他的老宅被对方以新建一条高速公路为由而拆毁。双方的协议是张连仲之后将有资格获得一套新居,但几年后他仍然住在一所非法建造的房子里。

除了向法院起诉他别无他法。至于中国的法官是否站在农民这一边,纪录片对此淡化处理。不过张连仲突然获许搬入一套宽敞的新公寓倒是事实。他当时已眼瞎的老母在新居去世。更惨的是,张连仲本人不久后也因为从一个屋顶掉下而不幸身亡。

中国的公与不公
张连仲的故事在中国可以说依然司空见惯。为了让更多的观众了解到这种形式的征地现象,阿姆斯特丹大学文化中心在过去几周先后展映了三部反映中国的公正与不公的纪录片。

“我们想借此让观众有更进一步的认识,”阿姆斯特丹大学中国法教授Benjamin van Rooij说,“我们希望使他们看到,尽管中国仍有侵犯人权的行为,但不管怎样权利也的确是存在的。这和30年前相比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区别。因此,瓶子既是半空,也是半满的。”

接受命运
在van Rooij看来,纪录片中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农民们在接受自己命运时表现出的相对的平静。当然也有一些人会愤然指责当地政府,或自问当你需要温家宝的时候总理又在哪里?但一个大型的抗议则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这和我在中国南方所经历的却不同。在那里,你会发现到处都有非法农舍,但地方政府却不屑劳神对此做点什么。正是这类情况在去年曾导致了多达10万人的大型集会,抗议地方当局。一些事件甚至有人死亡。”

抗议
梨园村农民的“逆来顺受”部分程度上也反映了许多中国农民都乐于摆脱他们老房子的事实。这些住宅往往条件极其恶劣,屋子里老鼠横行。而他们所搬去的新公寓往往都比老宅强。

此外,农民们还有其他形式的抗议。通常会有一个代表农民利益的地方发言人。而地方政府官员则会想方设法试图影响这个人,经常又会得逞。农民在某一时刻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又在某一时刻指称发言人弱智无能。他们想以此来表明,自己完全不受当地政府任何形式的影响。

收入
在观看完纪录片之后,有一个问题依然困扰着van Rooijs教授。这些村子里的当地居民的收入怎样呢?“你在中国的这些小社区常常可以看到一种地方贸易的存在。而随着这个社区的解体,这种贸易也消失了。而之后那里的人们又是以什么过活呢?对于这个问题,我始终还没有找到答案。”
 

  • 《博弈》海报<br />© http://movie.mtime.com” title=”《博弈》海报” class=”imagecache imagecache-rnw_slideshow” width=”610″ height=”458″ /></li>
</ul>
</div>
</div>
<p><img loading=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