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chinup
2012年05月10日于5:51 上午
拭目以待 说: 薄公星火扬天下,擎旗自有后来人!

无论是赫克托还是俄狄浦斯,都是古希腊式的英雄。他们所对抗的命运固然充满了不可抗的逆性,但他们的反抗却充满了为自由而战的合理与为真理而献身的崇高。在古希腊的舞台上,我们看到是荡气回肠的英雄史诗的壮美。而在中国的舞台上,人们却已习惯于“成者为王败者寇”的逻辑。于是就屡屡出现了阴谋陷害忠良的大剧。

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薄熙来是个另类。他与中国的官场文化传统格格不入,与典型的中国官僚欺下媚上不同,他更像西方民主竞选体制下的官员,宁取民心,绝不媚上。他在这次奸相阴谋的操作下,悲壮地倒了强大的中国官场的舞台上。中共统治高层可以容忍官员贪污腐化,可以容忍官员拉帮结派,可以容忍官员欺压百姓,但绝对不能允许你特立独行,挟民意自重。那样的话,大家该怎么混下去?

对薄熙来这个名字早就不陌生。初时,只觉得他不过是一个靠着父荫庇护,搞“唱红打黑”,哗众取宠的太子党而已。可是,这次倒薄事件发生后,特意上网阅览了大量有关他在重庆、大连的施政业绩,也查看了众多大网站上民众对他的评价及民调测验。结果发现,对薄的褒奖远多于批评,这才发觉,薄并不是一个碌碌无为、能力稀疏的庸官,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薄熙来在中国这个强大的官场上会跌得那么惨。

都知道中国的官场文化:低调,内敛,八面玲珑,紧跟领导,尽量少做事,见风使舵,欺上瞒下,谁都不得罪,才有可能在官场里混得风生水起。用宫廷政治治国的中共领导体制,注定了薄熙来最后失败的命运。令人不齿的是,瘟家宝竟恶毒到故意将薄的成就说成是走文革的回头路。这种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卑鄙手段正表现了他置事实于不顾,陷害忠良的龌龊。薄在重庆的所作所为固然有不足之处,但绝非文革的重复。薄的重庆模式恰恰是在深刻意识到文革的危害,并清楚地看到改革开放的方向已走向“贫富差距巨大”的偏差的基础上进行得更高层次的探索。中国今天的巨大的贫富悬殊举世瞩目,已造成社会严重的不公,酿成了这个国家基础的动摇。回避或忽略这一问题,只会给暴力革命予温床和机会。薄的重庆模式正是对此在进行有益的探索,是否能够解决问题,已初见成效,还需结合更多的实践和方式继续推进。然而,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却被奸丞瘟家宝毁于一旦!这个混进党内的汉奸一面高调说要推进中国政治体制的改革,一面却将在合理的路线和政策下最有可能上位的薄熙来狠打下去。其维护私利、搞乱中国,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做法昭然若揭,暴露无遗!

政治肮脏、黑暗,瘟家宝就是个精于作秀的政治巨骗。我们力挺薄熙来,是因为他为民执政的信念,出类拔萃的个人能力和光明磊落的行事风格。在所谓中庸为上的中国政治面前,薄熙来从不掩饰自己的锋芒;在所谓少说不做、溜须拍马的中国官场文化面前,他也从不放弃自己向上争雄的野心。人人都认可拿破仑所说的:“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格言,多数中国官员却偏要人前深藏自己的野心,不敢示人;更多的党国要员,诸如瘟家宝,为实现野心,四处钻营,欺骗百姓,耍弄阴谋、打小报告,踩着恩人的肩膀向上爬。薄却不然,他以百姓为支点,以自己的政治抱负为手段,正大光明地谋求更高的位置,以实现自己的野心和政治抱负。这才是真正顶天立地的政治人物,百姓心目中的好官。

说薄贪腐,至今尚无确凿证据。反观瘟相:他说自己从未为自己谋过私利,可所曝出的事实却均确凿到时间、地点、方式、合作人、甚至文件号都俱全,连他仗势于一个月前昭告天下,令其子任命为国企董事长之事也被揭露得一清二楚。这中间究竟有多少惊天的私利?这些都是谣诼还是事实?他若没胆像薄熙来那样,坦荡到愿意公布自己的财产,就只能有一个结论:他纵容、包庇自己极具暴发户心态的亲属大肆敛财。瘟家从钻石、各类珠宝到股票、私募基金……无一不吞,无一不占,致使其家族已成为当今名副其实的 “中国第一家族”。再说了,中共高层鲜有不贪之官?谁比谁更干净?为何只揪薄熙来?薄要为王立军担责,刘志军等贪官难道是自己走到铁道部长的位置上去的吗?作为其直接首长的瘟相该担何责?一方面猴急、疯狂地倒薄,一方面至今按 “刘巨案” 不动,瘟相该做何解释?

中国官场文化根深蒂固,薄熙来单枪匹马怎可抗得过这千年陈腐痼疾?他太过直率,看浅了这深不见底的中国官场文化,根本没有意识到,只有走曾国藩的路才是中国的为官之道,才保官高就。薄熙来应该生在西方,竞选才是他的出路。

薄熙来被阴谋瘟联合国际爹娘、独轮民打下去了。从为官的那一刻,他的命运就注定了。他就像一颗带着耀眼光芒的流星,用自己最后的拼搏照亮了黑暗和阴黑毒霉的中共政坛,使中国政坛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但,这颗坠落的流星也砸醒了沉睡的民众,使成千上万的民众开始探讨这些过去从不曾关心的问题。今天的中国,被压抑了千年的民意在沉默中不断地积淀、积蓄……终会有爆发的那一天。薄公星火扬天下,擎旗自有后来人!您该仰天长笑啊!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