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共产党自己说腐败是涉及党的生死存亡的问题。但是若要彻底清除腐败也会致命。”

原文:‘Princelings’ in China Use Family Ties to Gain Riches
作者:DAVID BARBOZA 和 SHARON LaFRANIERE
发表:2012年5月17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Inline image 1
【图:制作出《功夫熊猫》的梦工厂要进入中国就得和有权势的太子党合作。】
上海——好莱坞工作室梦工厂动画最近宣布为进入中国被严密保护的电影市场迈开了大胆的一步,通过一笔3.3亿美元的交易在上海创建一家动画工作室,有一天它可能会成为挑战推出过如《功夫熊猫》和《超人总动员》大卖影片的等加州工作室的竞争对手。

不过,梦工厂没有张扬的是它最新、也是最重要的合作伙伴:61岁的江绵恒,他是前中共领导,也是中国过去20年来最有权力的政治首脑江泽民的儿子。

江绵恒的商业集团还和微软和诺基亚成立了合资公司,并监督电信、半导体和地产项目的国家支持的一系列投资平台。

在今日中国,如梦工厂这般要通过江绵恒这种中间人才能达成交易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分析家们说这正是中共如何分赃的方式,让高级领导人的亲属在史上最大的经济繁荣中中饱私囊。

随着薄熙来的丑闻继续发酵,当局急切地薄描绘成滥用职权的坏蛋,同时其家族成员也积累了万贯家财。

但是证据在不断显示其他现任或前任高层官员的亲属也聚敛了大量财富,他们经常在跟国家密切相关的企业当中扮演中心角色,包括金融、能源、、电信和娱乐行业的企业。许多”太子党”也为跨国公司和热切盼望跟中国做生意的富豪们担任中间人。

加州克莱蒙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中国领导层问题专家裴敏欣说:”不管经济中出现了什么任何有利可图的机会,他们都会冲在最前沿。他们已经进入了私募基金、国企、资源行业——应有尽有”。

比如说,总理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就是一家国有企业的老总,这家企业吹嘘说很快就会成为亚洲最大的卫星通信运营商。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曾经管理着一家垄断了安检扫描设备的国企,在中国的机场、港口和地铁都要用到这种扫描设备。2006年,冯绍东,党的第二号人物吴邦国的女婿帮助梅林获得了一项高达$220亿的工商银行公开上市交易,这也是世界上第二大的IPO交易。

许多这些高层领导家属的收入或许是完全合法的,但是问题是不可能区分他们的合法和不义之财,因为没有对官员及其家属的财产公示。有关利益冲突的法律很弱或者根本不存在。并且有关政治精英涉足商业的消息在新闻媒体上受到严格审查。

中共当局努力掩盖的分赃系统,对中共的合法性提出了根本的挑战。随着国营企业跟所谓”红色贵族”阶层的纠结越来越紧密,分析家们说,这也可能反噬越来越根深蒂固的精英们。他们还指出,为保护这些人的自身利益,国家政策存在被现任或前任领导颠覆的潜在可能。

中共官员和他们的家属极少公开讨论这样敏感的问题。《》再三尝试跟官员及其亲属联系采访,经常是通过他们的公司进行,没有任何人回应。

梦工厂和微软也拒绝评论有关他们和江绵恒的关系。

一份两年前由维基解密公布的2009年秘密的美国国务院电文援引报告说,中国统治阶层精英已经瓜分了这个国家的经济蛋糕。同时,许多公司公开吹嘘他们跟政治精英的联系带给他们在中国高度管控市场中的竞争优势。

根据一名投资人的说法,一家名为喜得龙的体育服装公司就骄傲地告诉一些潜在的投资人,温家宝的儿子是他们的股东之一。(根据喜得龙的网站介绍,由温云松协助筹建的新天域资本2009年投资了这家公司。)一名曾经和高管亲属工作过的金融高级主管说:”有太多的方式可以和权贵家族合伙了,只要把他们包括进交易中就行;这完全是合法的。”

担心公共形象受损,以及公众对官员腐败不断增长的厌恶,中共再三修改其道德守则并收紧财产披露规则。中共2010年要求所有官员报告他们配偶和子女的工作、下落和投资情况,以及他们自己的收入,但是披露报告保密。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倡议则一再被党控制的立法机构束之高阁。

中共不太可能再迈一大步,因为过去和现任高层官员的家属已经深深嵌入国家的经济结构。在过去二十年里,商业和政治已经如此紧密勾结在一起,中共实际上已经有效地将整个裙带资本主义的生态系统体制化了。”他们不想公开这一切,”哈佛大学中国问题专家迈克法夸尔(Roderick MacFarquhar)说,”否则将是一场海啸。”

批评者们说有权有势的既得利益者已经强大到了可以阻碍让多数人获益的改革的成都。比如,在银行和金融机构中的改革就会影响到朱镕基家族的利益。这位在1998年-2003年担任中国总理,也是中国的经济体系的架构者这一的人物,其子朱云来(Levin Zhu)在1998年进入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中金公司,过去十年都是该公司的总裁。

又比如,如果在电力系统开放竞争的话,就可能影响到李鹏的亲属,这位前总理的女儿李小琳是中国五大电子旗舰公司之一的中国电力集团的主席和总裁。她的弟弟李小鹏曾经是另一家大型电力公司华能集团的总裁,现在则是一名官员。

裴敏欣说:”这是中国面临的最严重的挑战之一。一旦他们想要改革,他们的子女可能会说,’老爸,那么我的生意怎么办?'”

裙带文化和高层体系中的滋生的特权已经逐渐向下渗透到中国政府的每一层级的官僚中,这也越来越令人担忧。芝加哥附近的西北大学的中国学者史宗瀚(Victor Shih)说:”过了一阵子你就会发现,哇,真的有很多太子党们。有现任领导的孩子、前任领导的孩子、地方干部、中央干部、军队干部、公安干部的孩子们。我们说的是一个数十万人的群体——都想利用他们的关系来挣钱。”

高层领导为了树立起政府打击这一问题的公众信心,经常对于被抓住的贪官严加指责。比如,2009年,曾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陈良宇就因为受贿和滥用职权被判刑18年。他的罪名之一就是强迫商人向他的亲属输送利益,包括一桩利润有$2000万、涉及他的弟弟陈良军的土地交易。

但是在外国媒体上的丑闻曝光往往无法在中文媒体上出现,互联网也被严格审查过滤。比如2011年的一份报道说,前中国副总理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在澳大利亚的悉尼购买了一幢价值$3200万元的城堡。

对国家高层领导的受贿和腐败的指控常常跟着,或早于他们政治上的垮台。比如今年春天薄熙来的下台就是他的前任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告诉了美国的外交官员,薄的妻子谷开来命令谋杀英商海伍德,起因是对家族生意利益产生了纠纷。

证据显示,薄熙来的亲属至少拥有$1.6亿的资产,当局正在调查这些家族资产是否被秘密地、非法地转移到了海外。

总理温家宝要求更加严厉地打击腐败,以作为对这桩丑闻的回应。党报《人民日报》没有点薄的名字,谴责了哪些玷污党的纯洁性、秘密把非法收入转移出国的的贪财者。

一些学者们认为党对其贪腐缠身的盟友不友好了。华盛顿的布鲁金斯的中国政治方面的专家李成说,政府要推动重大的政治改革,想要让这些权贵家族从商业中抽身,同时又不损害当权者,这个任务很艰难。

他说,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党的领导人们最后都是自己查自己。”党说反腐是关系到生死的问题。但是如果他们想清除干净的话,恐怕也是致命的。”

根据知情人的说法,中国的富豪们一直都不动声色地欢迎党的高层领导们的家人以秘密合作的方式成为中间人,他们让这些当权者的子女或配偶成为地产项目的联合投资人,或者是其他需要政府批准或支持的交易的合作方。

另外,根据采访银行家和投资顾问得到的消息,中国的当权政治家族经常通过中介在数十家企业中握有秘密股份,包括许多在香港、上海或其他地方公开上市的企业。最近,政治精英们的子女利用腐败体系的方式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转向了私募基金这样的金融项目,潜在的收入比起当政府采购合同的中间人,或是在国企中担任高管要丰厚得多。

前政治局委员曾培炎的儿子曾之杰(Jeffrey Zeng)就是开信创投的合作人之一,中国开发银行和中信集团这两家国有企业也是该企业的投资人。另一名政治局委员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运营着高达$48亿的中信产业投资基金,这也是最大的国有基金之一。去年,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Alvin Jiang)共同建立了博裕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这家私募基金至少要筹集$10亿。

最近,党决定要把持中国的媒体和文化产业,中国政治精英的亲属就又到了这一领域的前沿。

二月宣布了梦工厂和三家中国伙伴之间的交易,其中就有上海联和投资公司,交易宣布的时间正好和习近平访美重合。新闻中没有提到由江绵恒部分控股的上海联和。上海联和投资公司接听电话的人也拒绝置评。

曾庆红的弟弟曾庆淮也涉足影视业。他是一部爱国影片《建党伟业》的顾问,这部影片是商业和政治之间紧密相连的一个例子。在全国范围放映了近90,000场。政府官员和学校得到命令必须购买团体票。媒体不允许批评该片。它成了去年的票房三甲影片之一。

学者们认为影视业已经成为了太子党们的新游乐场。清华大学的政策发展中心的主任张小劲说:”宣传部特别要求拍摄此类电影,然后他们再批准这类电影。”

北京科技大学的经济学家赵晓说:”只要哪个行业有钱赚,他们就会出现在哪儿。”

相关阅读: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这里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穿墙查看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