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8日)

一、密切沟通

新华社昨晚终于发稿,确认“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正就3艘中国渔船被抓扣一事与朝鲜方面保持密切沟通,争取有关问题尽早得到妥善解决。中方要求朝方确保中国船员安全与合法权益。”此时,在那些对中国政府的辛辣讽刺中,在新浪微博拥有近300万关注者的“作业本”的发言是:“一周过去了,外交部还。在。核。实。情。况。。。”

司马南决定公开回应攻击。在得知中国渔民“竟然”身陷邻邦朝鲜后,这位一个月前获邀前往朝鲜观看发射卫星的左派人士面临如潮攻击,比如前《南方周末》评论员笑蜀那段“必须施压敦促政府大力援救,还可以用北韩带路党头目司马南等交换29个同胞,29个同胞热爱祖国渴望回到祖国,北韩则是北韩带路党的祖国。各自回到自己的祖国,这叫一个各得其所。”

于是,这位“北韩带路党头目”昨天下午宣布通过腾讯微博和新浪微博回答提问。在夹杂着类似“你是在装傻还是真傻”“你认为是朝鲜人吃饭重要还是发射卫星重要?”这样的质问的氛围中,司马南开言先斥笑蜀之论“除了宣泄情绪制造仇恨以外,对救援同胞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暴露了南方系骨干的素质低下”,继而强调自己“很难相信这是朝鲜政府所为”、“反对轻易地跟着国外通讯社的口径,把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认定为朝鲜政府。”

焦点当前,网络媒体其实很难不引用国外通讯社的口径,比如人民网上那段“中国驻朝鲜使馆领事参赞姜亚先17日向记者透露,中国驻朝鲜大使、公使和参赞等人已于16日起分别同朝鲜多层面进行交涉与沟通,敦促朝方尽快掌握并向中方通报事件的全面情况。据了解,目前中方和朝方掌握情况多有出入。朝方称中国渔船越界进行非法捕捞,且只扣留一艘渔船,包括船号等事实细节,均在进一步确认核实当中。”但是,至少传统媒体需要谨言慎行。以外交部发言人为据,《人民日报》带领中国媒体集体刊用新华社电稿,强调那句“中方要求朝确保中国船员安全”。

《环球时报》可以多讲些,例如“‘你说的事情,我们并不知情,我们也是从中国互联网上看到的相关消息。’这是朝鲜驻华使馆17日就‘3艘中国渔船被朝方武装人员劫持’事件对《环球时报》做的回应”。最能体现这份中共中央机关报子报能量的社评也适时出现,《中朝须快速解决我船员被绑案》提供的摘要是:“现在有一些人怀疑,以往朝方有些人在陆地及海洋边境地区同中方的‘摩擦’受到了迁就,为顾全中朝两国关系,这些‘摩擦’常被‘大事化小’,从而导致了朝方一些人胆子越来越大。希望这种说法最终被证明是没有根据的。”文章定义“这个事件是对中朝关系在办案层面实际合作质量的一次考验”,进而强调,“我们理解朝鲜的国情有些特殊,但中国船员生命安全的重要性不会因为绑匪跟朝鲜有关就打折扣,中国公众也不可能因为涉及朝鲜就有了更多理解和耐心。如果不让公众看到处理这件事的坚决,整个中国官方就会用自己的声誉损失为朝方的问题埋单。”

二、媒体责任

《环球时报》需要多任务处理。

在看到“一方面菲官方鼓励民间力量与中国闹,一方面马尼拉提高了‘谈判’和‘共同开发’的调门,并派总统特使前来中国缓和双方的经贸关系”后,这份持续鼓励中国官方展示强硬形象的畅销报纸再刊社评,明确呼吁“中国应继续保持对菲律宾严厉”。

这当然还不能让那些认定胡锡进总编是“超级五毛”的异议者感到惊讶,不过,当他们看到另一篇刊载在该报上的另一篇评论时,不禁感到了些许惊讶:《欢迎更多官员加入简朴秀》。

作者是谢文,一位活跃在中国互联网界的自由派意见领袖,在介绍了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和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访美期间的“简朴秀”举动后,他写道:“毋庸讳言,骆大使的一系列公务形象对中国官场上的某些陋习是个新闻,是个刺激,是个挑战。与其挖空心思去揣摩臆断人家的动机,挖苦贬低人家的动作,不如以自身的廉政行为正面应战,以‘简朴秀’对‘简朴秀’,看看谁更能获得更多百姓的理解和赞赏,谁能最后赢得这一和平竞赛。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社会应该欢迎和鼓励各级中国官员加入这场‘简朴秀’…每个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的中国官员都应自勉:中国应该赢得这场‘简朴秀’,中国可以赢得这场‘简朴秀’,中国输不起这场‘简朴秀’。”

没有被点名,但显而易见,谢文所指的“虚伪论”或“阴谋论”代表人物是《北京日报》。5月4日,这份一直被视作中国左派力量重要阵地的机关报刊出头条评论《从陈光诚事件看美国政客的拙劣表演》,从骆家辉“乘飞机坐经济舱、自己背包、拿优惠券买咖啡的‘平民生活秀’”到“监测并公布大使馆的空气质量数据,搀和北京的城市管理争论”,“再到胆大妄为地以非正常方式将陈光诚带入使馆”,一一历数,斥其为“一个主动搅起矛盾漩涡的标准美国政客”。

由于《京华时报》、《新京报》、《北京青年报》等均同日刊发评论助阵斥骆,这场对骆家辉的集体批判在那个周五引发巨大反响,以至于到了子夜零时零分,当《新京报》的官方微博账号发出一张小丑照片,写道“在夜深人寂时,缷下言不由衷的面具,对真实的自己说声‘对不起’”后,人们纷纷感慨中国新闻从业者在政治压力下的悲哀。

今日恰恰又是周五。前一天,似乎是要与《北京日报》要求骆家辉公布财产的微博之言针锋相对,美国驻华大使馆官方博客转载了《美国国务院员工和骆家辉大使的工资》一文,声称“骆家辉自从政以来,几乎每年都会按照地方或联邦政府的规定申报财产”,财新网亦已在晚间对此做出报道,并得主编胡舒立推介。

与此同时,那篇《唱响主旋律是中国媒体的社会责任》应该也已排入首都市委机关报的“七日谈”版面。作者批评道:“任何社会都存在着大量的问题,媒体的目光如果老盯着犄角旮旯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恐怕多少版面都报道不完。一个社会所需的,不是大量负面新闻所暗示出的不安定感,而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社会氛围。我们的社会有那么多的好人好事,我们的国家有那么多的发展成就,可一些媒体就是看不到,或是假装看不到”,“一直以来,西方的那套新闻理论和新闻观在国内一些人中十分吃香。有的媒体工作者更是言必称西方,将‘’、‘第四权力’等奉为金科玉律。在他们眼中,宣传国家的发展成就就是‘虚伪’的,而揭黑唱衰就是‘社会责任’的体现。”

从《财经网》到《中国经营报》,再到《新周刊》,这些媒体同行的微博运营者决定第一时间将《北京日报》的最新论断推向网络受众,被摘录出来重点展示的那一段是“近来,食品安全、医患矛盾等负面报道层出不穷。这些现象的出现,有的是受西方所谓“新闻自由”的观念所蛊惑,有的是抛弃了媒体职业底线。中国媒体要唱响主旋律,这是中国媒体的社会责任所在,更是全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

示众之下,骂声一片。更是多有跟帖者将《北京日报》此文与《环球时报》上谢文之论两相对比,感叹梅宁华社长比胡总编更加“五毛”,更加“不可救药”。甚至连一些同样拥有机关报背景的媒体决策者也不以为然、公开反驳,例如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主管的中国新闻出版报社长姜军在其实名微博上也要慨叹:“什么是媒体职业底线?我原来一直以为是不搞虚假新闻。但现在有人说报道食品卫生负面新闻是抛弃媒体职业底线,我这半辈子新闻算是白学又白干了。媒体这行当真难见底线啊!”

混战之中,新华社下属《新华每日电讯》今刊一论也被解读作当面驳斥。这篇《专业舆论有助于消除“吃的恐慌”》明确反对“将人们对食品安全现状的恐慌情绪归咎于媒体报道”:“直面问题才是解决问题的基础,媒体报道食品安全问题,是一种值得鼓励的舆论监督和社会监督,很多问题企业最终被整顿就源于媒体曝光,全社会对这一点应该有共识。”同时,作者易艳刚亦劝告那些乐于制造轰动效应的同行:“食品安全毕竟是一个高度敏感的领域,这要求媒体在扮演好‘监督者’‘瞭望者’的角色之时,还应时刻秉持专业、理性、负责、建设性的原则。”

不过,这种集体围攻《北京日报》的行为,不一定为主管官员所能承受——在展示“北京日报:食品负面报道不断是受所谓‘新闻自由’蛊惑”一小时即收获近两万转发后,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在晨间9时许通过新浪微博官方账号置顶声明:“网友反映评论消失并关闭,本条微博评论并非本博所关,具体情况不知。”

三、“还可以读”

人民日报《国企民企,谁也离不开谁》

长江日报《要市场公平更要社会公正》

南方都市报《开放市场竞争,为国企履行责任提供最佳途径》

晶报《坚持市场道路,反对“伪”市场经济》

凤凰网《国企如何理直气壮》

人民日报《“恶客”必须依法治》

网易《老外跷脚骂人,国人主动躺枪》

检察日报《清理“三非”外国人需整体性制度支撑》

京华时报《信息公开涉深水需配套措施护驾》

新京报《三胺奶粉赔偿:信息越多越应公开》

中国青年报《虚拟的“23号”,温热的心灵鸡汤》

中国青年报《雄辩胜于事实的时代,谁关心真相》

云南信息报《“最美女教师”没编制带来的启示》

(注:本文中之点评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本文编辑刘波[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