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英杰 | 常识不管用了吗?

常识不管用了吗?
文/魏英杰
在闽南,许多人家里客厅桌上都摆着功夫茶具。生活在这里,记忆都飘散着铁观音的气味。对这个地方的人来讲,喝茶就是一种生活,是人生必不可缺的一部分。
可如今,这铁观音却越发让人看不懂了。报上说,安溪茶叶市场上,部分来自江苏、浙江等地的茶叶,也被当作铁观音出售。看了消息,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安溪的老同学。聊起铁观音,各自都有一番感慨。临挂电话前,追问了一句:在安溪,真正的铁观音到底需要多少钱?老同学苦笑无语。
看来,铁观音的市场现状,已经超越我和他的经验范畴。以前并非不知,有人会把当地出产的价格较低的本山、黄旦,掺入铁观音里一起出售。只是没想到,这一手法不仅已名正言顺,还被美其名曰茶叶“拼配”手艺。更不曾料到,连我们这种“土著”都很难辨别真假铁观音了。
喝个茶是这样,在生活中其实也常常会遭遇类似困惑。
去年在江边住了段时间。那里靠近钱塘江,边上是一个著名的江鲜市场。原本以为,这下可以大快朵颐了。一开始,我尽量跑到码头边买鱼。可很快发现,在码头上贩鱼的,其实是边上市场里的人。这些人在市场里摆个摊,在码头上也摆个摊,一样的鱼卖不一样的价。
后来又发现,这些人卖的鱼,并不是江里的野生鱼,而是从别地方收来的。真正要买野生江鲜,必须等那些渔船靠岸。这些渔船也大有讲究,有的渔船并不捕鱼,而是收购别人家的鱼,或者干脆载着养殖鱼在江上兜一圈回来。要看是不是江鲜,还得看鱼的货色。比如钱江白条,又肥又大的肯定不是江里捕捞的,真正江里的白条一般又瘦又小,肉一点也不鲜嫩。
最终真相是,这个远近闻名的江鲜市场,野生鱼其实寥寥无几。如果不是渔政部门每年定期放养鱼苗,这里估计已经濒临无鱼可捞的困境。想想也是,一斤长江刀鱼动辄卖数千元,生态环境之恶化可想而知。站在码头上,望过去捞沙船比渔船多出不知多少。这更加说明了问题所在。
买条鱼如此大费周章,不由让人感叹:在这个时代,难道生活常识都不管用了吗?
生活常识是人生经验的积累,也是指导日常活动的理念基础。放眼当前,生活常识却不断被“新知”颠覆。卖鱼的可能不知道小饭馆里用了地沟油,经营饭馆的却也未必懂得,药用胶囊是用工业明胶制作。当坐在味千拉面馆里喝着浓缩骨汤,却想象这是由上等原料熬制而成,或者来一杯豆浆粉冲泡的豆浆,却以为这是现场磨制的,你大脑里的常识其实已经欺骗了你。
或许不能责备常识的困窘,而只能怪“新知”太令人眼花缭乱。这自然不是什么知识的进步,而是一种反理性的胜利。饮着刚买来的铁观音,心里计算着一杯茶里的农药含量,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对人生充满犹疑?
2012年5月8日

  秀萌宝照片,酷赢“拉比盒子”  “警告:您的主城已被占领!!”  发现兴趣所在,玩转新浪Qing!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5月28日, 2:19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