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很多人都問:為甚麼第一位女太空人劉洋上太空了,同是中國女性的廿二歲陝西婦女馮建梅,卻因交不起四萬元罰款而被迫流產,誕下七個月大死嬰?為甚麼「蛟龍號」能潛入六千九百六十五米深海,卻查不到李旺陽死因?

類似疑問還有很多:二○○八年至二○一一年,中國主辦了史上最奢華的北京奧運和上海世博,還有廣州亞運、山東濟南全運會及深圳大運會,共耗資逾萬億元。但是,二○一一年教育開支二千九百億元,中央的醫療撥款一千七百億元,合共四千六百億元。更甚者,為甚麼國產奶至今還是不能喝、益力多要到香港搶購呢?

看似很難的送人上太空、深潛數千米等,中國人做到了;但看似很易的建立有效的食物安全監管體制,中國人做起來卻難如登天。這是中國政治體制造成的。

中共實行一黨專政,政權的認受性、合法性成疑。解決此問題,中共並非像多數國家那樣開放政制,讓人民以選票選出合法、認可的政權,而是「一手硬一手軟」。硬,建立舉世無雙的維穩系統,每年撥款逾七千億元去打壓所有威脅其政權的勢力:監控政治異見人士,鎮壓群體性事件(示威抗議活動),遣送堵截上訪寃民。軟,就是發展經濟、展示國力,使老百姓改善生活之餘,更要他們對國家成就引以為傲。

問題是,改善老百姓生活並非易事,即使投入大量資源也未必有很大效果,更何況欲壑難填,「不可使長飽,不可使長饑」,就是用來控制民眾預期。相反,把資源放在櫥窗工程、面子工程,其展示國力的效應就可成倍放大,讓人民心理好過點,醉倒於大國崛起的虛幻中。

神舟載人太空計劃,正是這類櫥窗工程佼佼者。目前全世界有能力發射人上太空就只有美俄兩國,更何況上太空代表了科技、現代、國力等,即使中國的太空技術落後美國多年,火箭負載能力只及美國十分一以下,但中國也能做到,就能說明中共治國有方,在中共領導下國力大增、科技能力走向世界前列。正因為這是很易產生的聯想,中共才不惜耗資數百億元啟動神舟計劃,劉洋自然成為國家英雌,所有太空人都能享受高幹式特權。

《新京報》曾報道,甘肅太空城附近有多個天然飼養場,乳牛場負責人表示,太空人到達基地前三個月,他們就選出幾頭精神十足、皮毛光亮的牛隔離飼養,並有一個月「休藥期」,把牛體內藥物分解、排泄,才向太空人供應新鮮安全牛奶。

正因為劉洋有此示範中共政績、展現中國國力的作用,她才被捧上天;相反,馮建梅只是十三億蟻民之一,她的命運如何,誰理會?

張華

蘋果日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