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作恶的暴政者持继作恶,既无悔意也不平反,民众又没有能力翻案,在这样情况下,民众并没有对暴政作恶者宽恕或报复能力,所以谈这些问题是空谈;但是,基于民主中国的可能性和现今人们的思想状况,谈论民主社会条件下对前暴政者要宽恕还是要报复,还是很有必要。因而,宽恕、报复问题引起人们热情的讨论。

  以下谈谈宽恕与报复的思想的较量。

  报复者提出:受冤受害者对不悔改仍行恶的施害者报复是正义,是人的基本权利。

  响应时,宽恕者一贯回避涉及正义问题,对正义问题从来不敢正面回答。他们惯常做的是横出神经刀:“用正义杀人”、“用正确杀人”、“用道德杀人”、“自以为代表正义”…好像是神经刀一横出,只打人不说理,这个世界的正义就不存在了。

  宽恕者反对报复正义的例牌理由是:“报复必然导致以暴易暴恶性循环”。

  报复者举出大量“以暴易和”、民主革命(暴力革命或非暴力革命)没有出现专制而建立民主的事实,也从常识理论逻辑去论证暴力可以出和平民主。

  面对这些事实和理论,宽恕者应对的绝招是:做戈陪尔忠实信徒,把“以暴易暴恶性循环”重复万千次。企图否定正义的事实,以谬误的量去压倒正义的质。

  这个问题之所以会引起这么强烈的对抗性争论,是基于政治现实。是*官方真理部、御用文人、意图从统治者中讨得残羹剩饭利益和名誉地位的有奴才奴隶思想的平民和精英、政治投机小人…为一方,与大多数的维权平民百姓、民主人士等(即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追求者)为一方的实际利益与立场观点的对抗。问题涉及现政权及当政者和全国民众权与利的冲突,这种对抗本质决定了对抗强度。

  社会腐败、不公义,官民两大集团分化严重,所以两者态度鲜明激烈对抗,无法调和。官方怕其不义恶行遭受到民众的正义报复而鼓吹宽恕;民间受辱申冤、为争取受苦受难受损的补偿、为争取应得而未得利益、权利和权力而作生死斗;因所有和平之路都被统治者堵死,所以多数主张报复。

  宽容者的宽容道理。

  理由一。“神要这么做”。

  宽容者中,很大部分借神、上帝名义宽恕暴政行恶者如邓小平李鹏类。我不是基教徒,不过由另一些基教徒提出圣经中载有大量神、上帝反对宽恕主张报复的条文。可以说是圣经与圣经打架。从中可以看到,引用圣经宽容暴政恶行者是极之随意且片面的。

  理由二。“把最终审判的权利交回给神”。

  其一,宽恕者要求世人饶恕暴政行恶者、强盗、罪犯…要求受害者们都“不会寻求报复”。可是这么一来就绕不过被人质疑反正义。于是他们创造了一套骗人说词,叫做“把最终审判的权利交回给神”。这是虚审罪人实恕恶魔。给受伤害者虚的安慰而令其放弃反抗和报复、放弃正义,给魔鬼实的财富保障、人身自由、生命安全,令其永掌政权。这个结果是受害民众全输,作恶魔鬼全赢。

  其二,如果受伤害者在人间无权正义报复、无权审判罪犯,把审判罪犯权利全交给虚无飘缈的神成为事实的话,一定会出现这么样的一种荒唐世界。村民欢送入村奸杀掳掠的强盗回山,对强盗说:上帝会惩罚你们的;检控官对上堂的疑犯说:你在这里没有事了,请你回家等待上帝审判吧;低到地方审判所高到国际海牙法庭都收档了;于是人们根本就不知道甚么是叫法庭、甚么叫惩罚、收监;当然,你可以到茶楼酒家饮饱食醉后拍拍屁股走人,对侍应说:请你们叫上帝埋单。有请小说家们照此写一本《宽恕镜花缘》。

  理由三。“只代表个人宽恕”。

  不管你是只代表自己还是代表众人,在犯罪者没有停止犯罪、没有悔意之时,你宽恕罪犯,就是对罪犯说:“你做对了!请继续。”

  柴玲既然认为她的宽恕是“神要这么做”,用神的名义原谅和宽恕,“以耶稣万胜的名祈祷”,反对报复邓小平、李鹏、冲进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官兵。神不会只要求柴玲一人宽恕而要别人报复吧!信神者能不听神的话吗?打起神的招牌,分明不是只代表个人而是要求别人也听神喻,与她一样有同样思想和行为;不能理解为“只代表个人宽恕”。

  这是以守为攻的手段,是为宽恕辩护中最常用而且看似最有力的理由。

  如果真的“只代表个人宽恕”就应该是不涉他人,只在极其私人间关系的事,是十分私人化的抉择,也应该在极其私人化范围内表达。若是只代表个人宽恕,就没有必要公诸于众;保留在心愿中、写在私人日记里、写封信给你要宽恕的人、停止对你侵犯者的诉讼…就可以了。

  有人说,公开说出来是人们的言论自由权利。这个说法当然有理由;但是若有人追问,你为甚么要行使这一权利?即行使权利的目的是甚么?你就很难回答。比如说每个独身男女都有追求异性的权利,为甚么这么多异性你不追,偏偏向阿M示爱?无它,因为你爱阿M,你行使示爱权利是想得到被阿M爱的回报。同样道理,柴玲行使她的言论自由权利把她宽恕的心愿公开表达出来,其目的就是希望别人认同(没有人认同就失去了人生存意义,追求别人认同是人生的目的之一);所有发表文章、公开或私下交流都有祈求别人理解认同的用意。可见,所谓只代表个人只是退的手段;进的目的是:期待别人认同她的主张:“原谅邓小平和李鹏。”“原谅士兵们冲进1989年天安门广场”!

  理由四。是个人宽恕还是要众人宽恕?

  现在最大纠缠是个人宽恕还是要众人宽恕。一个重要区别:你宽恕的是与他人无关的私交对象,你宽恕的是众人之敌之仇,是不同的两回事。

  你宽恕了正在吃人的狮虎或正在奸杀村民的强盗,可以是个人行为吗?

  如果你心里宽恕了暴政魔鬼,若到了你有权力这么做,或你的影响力极大的时候,产生了宽恕了暴政魔鬼的事实,这时你的宽恕就是剥夺了别人的正义。

  宽恕还是报复,会产生如下问题。

  其一就政治角度来说,你民众不宽恕前暴君及行恶者,他们就死不放权,与你鱼死网破恶斗一场,结果是要付出极沉重代价。在这样情况下妥协,同意不对他们作法律惩治是理智的;是无奈的被迫接受的宽恕。

  即使做到了对他们不作法律惩治,但是找寻事实真相,对恶行作思想批判,对冤错案平反昭雪是必不可少的。即使如此,事情演变的结果,有可能会立法惩治冤错案制造者。波兰就是如此。

  其二,宽恕前暴君及行恶者不是唯一政治道路,严惩不贷也有前例,德国对前纳粹就是如此。中国将来是用波兰模式还是德国模式,很大程度决定于现今*统治者。照目前统治者思想状态和权益结构看,德国模式可能性大于一切。

  本文一些观点、理论、数据取自网上文章。

  20120615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