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炳棣教授与世长辞了。海外和中国的知识分子中有很多人不会忘记这位学术界的辛勤耕耘者。

  记得当我读到何炳棣教授关于番薯和中国明清时代人口增加的关系问题的论述时,我的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了。我因父亲被关押判刑,母亲携我从上海下放农村,落户到湖北大冶港湖人民公社。那里是丘陵地带,田地起伏,港湖交错。粮食作物除了部分稻米,主要就是番薯(当地方言曰红苕)和玉米。我在那里度过了五年岁月。农民平日的饮食和三年饥荒中的啼饥号寒在我少年的心灵中永远挥之不去。成年之后,根据何教授的结论,我进一步认识到,某些合适的粮食作物可以令一个国家的人口直线增长,错误的政策可以让这个国家的人民大量地死于饥饿。我深深钦佩何炳棣教授远在大洋彼岸,却能从浩瀚的史料中掘剔出这样深刻的因果关系。

  但是何炳棣教授的失误也如日月之蚀,有目共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政治最黑暗、文化统治最严酷的时期(大量知识分子被整肃、关押、自杀),何教授的导师雷海宗先生含冤去世,无望恢复名誉的时候,何教授却发表了大量文章去歌颂毛泽东和四人帮的文革。何炳棣教授希望忘掉这一段历史,但是经过了文革的一代知识分子实际上很难忘掉。我们的苦难,却被人误去谱作了颂歌!

  当然,与这些宣传文章相比较,何炳棣教授的主要著作,仍然是瑕不掩瑜。我这里提出来说一说,也是希望所有学有成就的海内外学者注意知识分子的社会意识。我甚至理解何炳棣教授的“忘掉说“,也包含着这样的隐喻,以警世后人。(光提一下”忘掉“,却不说错在哪里,当今的年轻人会觉得莫名其妙。)

  我的想法十分直率坦诚,不吐不快。

  《欧华导报》编辑 彭小明 2012 6 1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