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非“狗熊”,也非英雄

  2012年5月23日下午,在第二期“《律师文摘》沙龙”上,张思之律师评李庄事件时说李庄先生应写一封《告全国律师书》。为此,5月29日刘桂明先生也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了《我也不理解李庄当时为什么要认罪》一文。这期间有许多人发表了同情李庄先生的文章。

  看到这“许多人”误会了张思之律师的本意,深感不安,所以也想说一些心里的话。“李庄事件”发生时,有许多法律界人士评说其在中国法治进程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我当时就不以为然。因为深处当下的中国,我们都会对“潜规则”的大行其道有所体验或领略。

  就时势而论,在重庆“捞人”时,做为律师的李庄是不是“潜”了别人,虽无定论。但李庄自己被“潜”了,在其出狱后是得到了其本人的证实的。依“潜规则”的逻辑,倘若不是深谙其道,何以做为律师的李庄敢赴“虎穴”?如此勇敢的李庄何以甘心被“潜”?

  然而,李庄先生有没有错?因这有没有的错有没有罪?其实,张思之律师并没有说做为个体的李庄–不管是李庄律师还是李庄个人有错,更不会说他有罪。李庄事件发生时,张思之律师做了许多中肯的评述。这些评述与此次评说的核心思想应是一致的。在我看来,张思之律师内心是期望“李庄事件”在中国法治进程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但是,事件发生后直至今日,法律界的“潜规则”并没有改变,甚至也没有改变的迹象。“里程碑”树在哪里?“一封《告全国律师书》”,可以让这“里程碑”树在法律人或关心法治进程人的“脑海”中。“脑海”是每个有思想有灵魂的人的根。

  做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个体,做为一个有爱有恨的个体,做为一个有爱恋有恐慌的个体,我没有胆量对“李庄事件”中的李庄先生求全责备。以当今的中国话语,我认为做为律师的李庄是一个能人–虽非“狗熊”,也非英雄。同样曾为律师的“圣雄”甘地在我心目中是一个英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