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举报老师思想反动的思考》一文在共识网发表后,引发了一些讨论。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历史系主任张进教授评论说:“瞎扯!事情都没有弄清楚就评论,实在可笑。请问甄鹏先生:你有什么根据说学生是举报老师思想反动?”我答复:“文章第一段已说明,来源也注明。再请张进教授看一下@拍手笑青鸥 的微博。”

  南师大社会发展学院教师童文莹博士发言:“吴(稼祥)的微博害死人啊!误解太大了!其实大家说的观点多对,但问题是所以为的事实有出入。所以最后的结果很容易鸡同鸭讲。。。”[1]

  由此,我们之间展开了一番讨论。童文莹博士是程平源老师的同事,她的观点有一定代表性。我们之间的讨论有助于了解事情的真实情况,有助于南师大校内和校外的交流。对我而言,也算是我对《思考》一文的补充和解释。现将讨论原文整理如下。

  我说:“举报是权利,但政治问题要慎重。这是我的文章的中心点。另外,我的文章反映的是一种社会现象,程平源事件不过是引子罢了。”

  童博士说:“那么同意你后面的观点,不同意引子。说点我对于举报的观点(和引子无关),课堂本就是公开的,不存在告密,举报是个人权利也应是公民义务,只是处理应该慎重,标准应该是以是否合法为准绳,而不应是道德评判。”

  我回复:“您说的大部分内容与我的文章一致呀!最后一点我绝对不能同意。如果您了解武则天、朱元璋、文革时代的历史和现状,那些举报者进行举报也不违法。在非民主社会,举报政治问题关系到举报者的良知。建议您读读我的文章,明白我的意思。”

  我接着说:“看了@大河之滔滔 提到的意见书,其中有政治问题。所以,不算冤枉上书者。我认为上书的学生不妥之处有两点:不该提政治问题;不该冒同学之名。后者的真实性暂且存疑。”

  童博士说:“对意见书我不做评论,意见书及相关表达也不止一个版本,大河提的只是一方的观点。张老师说的对,不能偏听偏信。其实我们熟悉事件经过的大多认为目前对程老师最好的保护是这个事件越低调越好,可偏偏程老师一方自己不这么认为”

  我回复:“1、您也认为这是个公共事件,所以必须放在社会学和政治学视野来看;2、单看对个体的保护:如果学校要简单处理,当然越低调越有利;如果学校要严肃处理,还是公开为好。是否程老师对此问题不乐观?或者他本人不能左右外人的言论自由?”

  童博士说:“观察了几天了,其实撇开事件本身而言,网上就此事吵的两派未必是意见相左的,只是大家所处位置不一样,理解基础因吴微博误导而不一样而导致不一样。其实你仔细看看,除了事件直接相关的两派,基本了解当事双方的旁观者的站位你应该能看出一些问题了。其实我相信如果我不了解整个事情,我会和大多不了解真相的一样激愤。”

  我回复:“我也关注一段时间了。张进教授的意见与吴先生的观点有明显不同。我的算相对中间吧。吴先生的也不能算误导,不全面而已。”

  童博士说:“说实话我觉得程老师在这个事情上钻牛角尖了,他自己把事情闹大了。本来小范围已经解决了,学校也不知道,学生也没意见。你说现在这样学校还可能不知道?想低调处理都不行了”

  我回复:“我一般不讨论动机,意义不大。也许是程老师私下告诉朋友吴先生,公开是吴先生自己的意思。一种可能性而已,我轻易不讨论动机。”

  童博士说:“这么说吧,吴只是听了程的话,但张老师是在全院了解的情况,其实程老师给我们每人都发了邮件,说了他的观点和证据。如果真是学生过份,我们同样是老师,也是会说所谓敏感内容的老师,怎么会不支持他?”

  我回复:“按照我的观察,程老师算个‘异类’了,大家一般不会支持异类。我同样观察到张进教授的观点和表达方式不太理性。他不能很好地面对别人的理性质疑。”

  童博士说:“其实我相信院里大家也挺担心程老师的现状的,但是真对他好,应该是控制现状,然后慢慢做工作,事情闹的越大对他越不利。。。。。。”

  我回复:“也许他是为了一种社会现象牺牲一下自我?猜的。贵校曾出过一位更有名的‘异类’郭某,所以领导和老师有心理承受能力,您就不要担心了。”

  童博士说:“学生提老师意见的确有,但不是网上歪曲的这样。当然程老师私下肯定有想法,小圈子里说也行,但不该让吴发这么个微博。程老师的确是个有个性的特别老师,能让学生要不恨他要不爱他,而且现在还针锋相对”

  她最后说:“我倒觉得程老师不是像网上有人说的故意整学生,很可能他自己真觉得学生可怕,举报他!所以才有如此行动。算了,这事已经不是我们能烦的了,学校领导已经介入了,相信很快也要有结果了。”[2]

  我们之间的对话虽有立场和观点的差异,但始终是理性的。感谢童文莹博士!

  参考文献:

  [1]晋文的新浪微博.(2012-06-16)[2012-06-17].

  [2]甄西月的新浪微博.(2012-06-16)[2012-06-17].http://weibo.com/1740183025/yobnmdi0t.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