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伟 | 谭厚兰给中央文革的第一个战报



刘亚伟注:这是一幅遥远而陌生的图景,它一下子把我们拉回到46年前那个时代的精神气围之中。它的价值不仅仅是向我们提供了红卫兵们做了什么的真实依据,而且向我们展示了红卫兵们造孔家店反的真实心态。狂热、真诚。他们在反右斗争,反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反彭德怀反党集团,反右倾,反修防修等等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的运动中长大,是这一系列斗争喂养了他们的精神和灵魂。


《北师大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岗山战斗团”写给中央文革小组讨孔第一阶段的战况汇报》

 

(1966年)十一月十日,我们井岗山战斗团战士,及师大革命师生共二百三十余人,怀抱着毛主席著作,举着红旗来到曲阜。十号早(晨)拜访县委时,县委高书记口头表示支持我们的革命精神,但对我们先遣队提出的八项正义要求则只字不提。我们意识到在我们面前将有一场复杂的斗争。但是,我们牢记毛主席的教导:“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一)揭开孔府黑幕:在参观调查孔府等处文物时,我们冲破了重重阻力,揭开了孔府的一些内幕。查出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党旗和满洲国国旗、党徽、证章、信件和蒋介石等人的题词、照片;孔祥熙、韩复渠赠给孔府的杀人屠刀,屠杀共产党和革命人民的《清乡册》,以及日本帝国主义、汉奸汪精卫与孔府来往的各种物件。

这些罪证充分揭示了孔家店解放前是个吃人的阎王殿,解放十七年来,依然是藏污纳垢的封建堡垒。

在孔府里我们还要求参观了设在孔府里的“国际旅行社曲阜支社”(无外宾),但是旅行社干部如临大故,后经我们据理力争,终于进去了。原来这个设在县城里的旅社,散发着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香风臭气,树立修正主义的权威,战士们看了非常气愤,立即进行了揭发和批判。

至此我们才明白,为什么解放十七年来,外国人和那些肥头大耳的权威老爷尽可以在这里大摇大摆,而贫下中农却被拒之于门外,概不接待,原来这里有鬼!为什么县委忙于改良活动,害怕我们参观调查。

(二)深入群众,开展宣传。揭开了孔府黑幕,看穿了县委心怀鬼胎。我们便接连几天在群众中开展了广泛的宣传活动。全团战士和兄弟院校红卫兵一道,走上街头,用大字报、油印传单、文艺节目、广播、交谈等方式,大力揭发孔家店的滔天罪行和孔府黑幕,批判孔老二的反动思想,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

有部分战士深入到附近农村和贫下中农一起劳动,一同吃饭,一块学习毛主席著作,控诉孔家店的罪恶,决心打倒孔家店。

同时,我们还不顾县委的阻拦,开放了孔府,举办了孔府罪恶展览。广大群众第一次有机会跨进孔府的大门,目睹了孔家店世世代代荒淫无耻、残害百姓的滔天罪行,目睹解放后窝藏至今的极端反动的罪证,“倾听”了我们的揭发和批判,个个义愤填膺,强烈要求“火烧孔像刨平孔坟,撤底打倒孔家店!”

(三)砸烂保皇碑!彻底闹革命。但是,有人却利用国务院“保证重点文物”的石碑欺骗群众,吓唬革命战士。说什么,“这是国务院决定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没有国务院的批准,谁也不能乱动。”保皇派这样说,一些对孔家店怀着仇恨的贫下中农也无可奈何地这样说,国务院的这块石碑给孔家店复辟资本主义的大本营,披上了合法的外衣。这块碑成了县委及有关方面庇护孔家店,抵制我们造反的一张王牌。

毛主席教导我们: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国务院的这块石碑阻碍文化大革命,维护孔家店,我们就要造他的反,推倒它,砸烂它!

消息传开了,县委负责人和保皇派们害怕了。他们一是劝阻,一是威吓,甚至有人公开诬蔑:我们砸国务院的碑就是反对国务院,反对党中央。但是,广大的红卫兵战士,和贫下中农支持我们,鼓励我们。

十一月十五日,我们井岗山战斗团和曲阜各校红卫兵代表及部分贫下农代表、工人同志们,在全城游行,在孔府门前举行“彻底捣毁孔家店的誓师大会”,砸烂了国务院关于保护孔府、孔庙、孔林、周公庙等处的、“
保皇碑”和其他歌颂封建地主阶级的反动石碑。

砸烂了“保皇碑”,这是一个大解放,大造反,大震动,它敲响了孔家店彻底覆灭的丧钟,它向全中国、全世界壮严宣告:毛泽东时代的年轻革命闯将和广大的工农兵撤底捣毁孔家店,大破四旧,大立四新,大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摘自刘亚伟(亚子)、王良(良子)著:长篇历史纪实《孔府大劫难》,1992年香港天地出版公司)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23日, 9: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