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泽 | [转载]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2012年6月14月上午贵州大学主管维稳的党委副书记和我所在学院的党委书记就我在网上关于贵阳黎庆洪涉黑案件发帖交换了意见。他们明确地告诉我希望我在敏感问题上不要再发帖了,希望理解学校的难处。说实话,他们既是我在贵州大学的领导,又是我的同事,从私人情感来讲,我应该理解他们的难处和善意,而且在谈话中他们对我的态度是和蔼的,友善的也是爱护和理解我的。正因为如此,我给他们提出了我的三点意见:1.我发帖内容所提的批评意见是希望法院能够认识到他们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进而能够主动改进工作,取得社会公众的认可和支持,而不是把我的批评意见当做反面的意见,在找他们的麻烦,在挑刺。2、我的所有发言都是受宪法保护的,是我的宪法权利,这没有任何质疑。3、两位贵州大学的校级和院级党委领导是我在贵州大学的领导和同事,从私人情感出发,既然有难处,我要理解他们,给他们脸面,确实不希望我再发帖的话,我可以在敏感时期不发贴有关小河黎庆洪涉黑案件的帖子了。

回到家后,我心里一直很纠结,有隐隐作痛的感觉。在黎庆洪案件问题上,如果小河法院真的可以改进工作,为什么不通过改进工作来赢得包括我在内的社会公众的信任和理解,却反而要让我所在的大学的领导和我都很为难和痛苦呢?建设和谐社会,依靠的是疏导而不是封堵,法院真心诚意接受批评意见,改进工作,难道不是通向真正和谐社会的阳关大道吗?

很遗憾,小河法院一方面方让我和我所在贵州大学的领导兼同事为难,另一方面又在网上通过五毛对我行人身攻击,将我污蔑为“信谣言、瞎起哄、图名利的伪教授。”这让我感到非常难受、伤心和无法理解。

说实话,我们的社会要有基本的共识。那就是公平、正义和做人要有基本的良知。如果没有共识,而且知错不改,反而变本加厉地胡说八道,无知加无耻,那么我希望社会和平转型通向合符常识的社会看来是一厢情愿的幻想了。难道上天真要让这多灾多难的民族雪上加霜?

一定要记住,一个不懂得尊重知识、见识和认知能力的族群,绝对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族群,一定是一个通向毁灭的族群。愿苍天蒙宠中华民族。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14日, 9: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