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微博披露去拉萨朝佛的藏僧被扣机场派出所

图为去拉萨朝佛的康地藏人在成都中转,却在拉萨遭遇困难。

两天前,一位在成都上大学的年轻藏人高兴地发微博说:“十个木里的老乡第一次来成都,明天去拉萨,现在梅朵我们带他们去换登机牌……”。

他还发了这些老乡坐在成都街头的照片(见上图),看上去是边远之地的质朴藏人。他们是专程去拉萨朝佛,辛辛苦苦地积蓄,准备了很长时间。年轻藏人在微博上说:“……能在成都遇到这些自己家乡的同胞,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他们的西藏朝圣之行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算是做了件好事。他们一生中最难忘而神圣的时刻就从今天开始了,希望他们十个人今天到拉萨后一切都顺利!”

木里即今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1952年,分而治之的政策,将藏人历史上有名的属于康地的木里地区,划入彝族地区。

鉴于拉萨目前对外地藏人实行的特殊政策,非拉萨本地藏人若要进入拉萨需要准备各种证件、证明,否则不一定能进拉萨。

果然有了麻烦。今天,这位年轻藏人在微博上发出急切呼吁:“急!急!急!请卫藏地区的同胞,微薄各位朋友帮帮忙。求转,求扩散!”并附图如下:

这张图片的内容是:“我的朋友次尔杜基是木里藏族自治县木里大寺的一名普通扎巴(注:普通僧人),一直以来持戒守法,从未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他于昨天六月二十五日与老家的八个朋友从成都乘飞机前往拉萨朝拜,抵达贡嘎机场后因为僧人身份被扣留于机场派出所。告诉他需要出具当地公安局,民宗委以及寺院的证明,昨天他联系好上述单位,均愿意帮助他出具证明,而机场派出所却又拒绝接收我们本地有关部门的证明传真,要赶他回原籍,可如今正值西藏旅游旺季,近期的机票,火车票都早已买不到。杜基至今被扣留于机场派出所。请各位微博好友帮帮忙,出出主意,该怎么办?

在这条微博下面,诸多网友留言:

向西:藏人在藏地甚至没有行走的自由。 

希热多吉居士:此事我会转给中央统战部七局 。 

云那边:县级主管部门跟机场或当地县乡对口单位联系并出示相关证据呢? 

泽丹卓玛1006:我的老乡在拉萨被赶回来了……  

康巴木里_次仁彭措:回复@希热多吉居士:谢谢您~~~现在的问题是,要让他回来但是根本没票可以买到,拉萨又不让进。我们这里出证明那边却不接收传真。我今天打电话给他,让他把电话给监视他的工作人员接听,那些工作人员根本不接电话。请多吉居士您帮帮忙,谢谢。 

佛灯下-诵经:可否请当地的相关部门把证明文件发传真到别人手中,有能力的人去机场交证明,看能否可以,为什么机场那边拒收传真呢 

寻找丢失的佛珠:我们藏人真的没法活了 

云那边: 辗转联系齐扎拉或他身边的人呢?要不行就只能央求当地主管部门去拉萨领人了 

旺秀才丹:本人侄子骑自行车到拉萨,在当雄被阻,也是开证明、搬朋友、找担保、过安检等手续,才惊魂数日,平安回家。还差点连累拉萨朋友。 

壹十三点:到底怎么了?朝拜要手续吗? 

琼萨:真是官逼民反呀 好好地良民都不让当了 

琼萨:哎 这种敏感的事情呀 微博了能有用吗?这可咋办呀  

仁青青青:如果在拉萨滞留超过五天,连其他乡亲都会一起被遣返。哎。。  

卓玛娜-:我还打算暑假去西藏耍,咋办哦,咋那么烦哦。都不敢去了 

夏扎孟加布:最好的方法就是联系他所在寺院的领导人,还有县或乡的领导。让他们领导间谈话。 

马骥远: 藏族公民在藏区居然不能自由旅行……  

卓奴布穷次仁:宪法被践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已经侵犯了人权,自由权,也属于非法拘禁! 

我是许杨勇:倘若继续以这种方式维稳,最终结局定是顷刻间突然崩溃!//@下导: 麻痹的,凭什么这样对待一个普通僧人!民族地区的安定就是靠这种方法来维持的么?! 

德木才让:这是什么意思呢,直接宣布穿僧衣非区内人猪狗不如,非法不就得了?干!

莫哇_索郎嘉:他奶奶的,不分辨是非就扣留,他妈的无法无天,正宗的强行霸道!!!我可爱无辜无助的人们,我们为何不气、不怒?!!!!! 

丹增卓尘:谁都帮不了。请转告你们老家的人,若不俱全五证最好别来拉萨,免的到时候哭笑不得 

丹增卓尘:别太担心,这边应该会安排遣送的,只是时间问题

与此同时,这位披露家乡僧人朝佛被扣的藏人继续发微博说:

昨天他已经给大寺的寺管会主任以及我们当地公安部门负责人都联系了,都愿意帮他出具一切证明,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机场那边派出所根本不配合,传真机密码也不说,到现在具体需要什么证明我们也不清楚。 

刚和他以及寺院管委会主任通了电话,主任的意思是干脆想一切办法回来得了,但他很想能去拉萨,毕竟辛苦准备了多年,花了那么多钱,就这样回去很不甘心,而且和他一起同去的那些乡亲,在当地语言又不通,没他引导寸步难行。就是希望能否通过微薄在拉萨那里联系到一家传真机店,我们想办法把材料传真过去 

我也是昨天知道这事过后非常着急,他是个孤儿,从小寺院长大,人非常好。今年我的大舅病重时候,他来家里照顾了半个多月,一直到最后舅舅去世,办完所有事情才离开。 

主要是这次朝拜他准备了很多年,还带上了自己村里的几家人。我们木里藏语在拉萨根本没办法交流,而他的那些亲友又只会木里噶米藏语。没他引导,他们估计在拉萨这样朝拜也很困难。 

现在想想我也很后悔,前天在成都时候我就说先成都办好手续再过去,他们怕第二天飞机,时间来不及说到了拉萨再补办。要是当时就在成都弄好了就没现在这些事了。 

目前只有他(被扣),其他八个大人一个小孩已经放行!

就在我整理微博上的相关内容时,突然发现披露家乡僧人朝佛被扣的微博已被删除,而这位发微博的年轻藏人补充说:

关于扎巴杜基的事情,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也有很多朋友私信给我出主意。现在那边大政策是无法改变的,有的事情网络也无能为力。刚和扎巴通了电话,他也打算明天就去买票等待遣返,寺院那边也是这个意思。真的谢谢大家的重视,通过此事也提醒了其他藏区有打算近期去西藏的同胞,要慎重考虑。

微薄是我自己删除的。有一些朋友也提醒了,这事改变的几率几乎为零,如果事情闹太大,对扎巴会有影响,现在他还在那边,寺院的意见也是回来好,我不希望他和其他朝圣的同胞因为那条微薄受到影响。谢谢大家! 

——这就是拉萨的现状,这就是藏人的现状,是以为记。

2012年6月26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26日, 1: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