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非得拿根撬棍打碎点光亮进来不可

闪读|12-88

★《在和风中假寐》,老愚著。《蜜蜂的午后》后,常在网间追读老愚。本以为,这本“假寐”会是那些“剃刀边缘”激愤时评的结集,读完才知又是又不是。“假寐”所收文本书评时评文评杂感手记都有,全以惆怅贯穿,而正是这些断片相衔的怅惘与剃刀之刃一同勾兑出漫天冰凉甜腥,像时间,像时事。

★《炽焰燃烧》,罗恩-拉什。小说中人尽为草根。作者以简省笔墨写出他们的绝望,包括骄傲和黑暗。此外,作为诗人小说家,他在紧扣人物的同时,也常以数声清脆口哨将故事宕开,让笔下那个绝望世界多少瞬间抽离粗粝,像那洼黑得一塌糊涂的山坳,“非得拿根撬棍打碎点光亮进来不可。”(P3)

★《读书》杂志,2012年第6期。评阎连科小说《四书》,孙郁先生写:“对历史无法进行清醒的艺术处理,是我们时代知识群落的通病。阎连科意识到,表现什么,或如何表现,对当代作家都是一个问题。而对精神存在的秘密的打量,我们的流行语言都难以胜任。进行文学叙述的时候,重新刷新自己显得异常重要。”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27日, 1: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