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替: 昂山的护照,吴登盛的扩权

 

 当昂山素季决定从议会改选着手民主、接受当选誓词之后,她也进入了吴登盛设定的政治路径:放弃推翻当下的缅甸体制,走渐进改革之道。

  5月4日,缅甸著名反对党领导人昂山素季,终于在24年之后,重获缅甸内务部核发的护照,铺平了她下月访问挪威和英国的道路。

  昂山素季15岁开始就在印度、尼泊尔、英国、美国、不丹求学生活,1988年43岁的她因为要照顾母亲而回国,缅甸当局随即没收了她的护照,并且在24年之内拒绝发还或者更新。她因此无法亲自参加1991年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晚会,也不得不和英国丈夫艾里斯在1995年永别,4年后艾里斯在英国逝世。电影《The Lady》中,杨紫琼非常传神地演绎了这个感伤故事。

  自从2010年她被当局解除软禁之后,世界各国都对她发出了访问邀请。4月13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在仰光访问,见到她这位“亲爱的牛津校友”时,邀请她再次访问英国,而昂山素季女士也表示这次很可能成行。6月将访问挪威、英国,接受她自己的诺贝尔和平奖,去看望母校和定居在那里的孩子。这是对她过去24年政治生活的悲壮总结,缅甸也终于告别了令人窒息的专制过去。

  昂山女士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在4月1日议会改选获得全部45席位的43席位之后,她很快就向当局提交了护照申请。卡梅伦首相的5天访问也是护照通过的催化剂,缅甸政府深深知道,如要迅速结束被制裁,昂山女士是关键。缅甸最近所表现出的“进步”,已促使欧盟决定结束大多数的对缅制裁,也让日本着手大规模援助缅甸,只有美国,还在继续对缅甸政府保持观察。目前,美国议员们纷纷向昂山女士发出访问华盛顿的邀请,可以想见,美国对缅制裁,肯定只会随着昂山女士权力的崛起,才会逐步解除。

  这个方面,昂山女士和美国的想法基本一致。她本人一直也认同把制裁当成迫使缅甸走向民主的政治手段。在长期的被软禁生涯中,即使缅甸遇到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她都没有呼吁国际社会放松对缅制裁。这一点,也常常遭到了一些缅甸民运人士的批评。但常年制裁所导致的财政崩溃,终于在去年迫使军政府放权给吴登盛文职政府并给予昂山女士自由。回头看,全球制裁的确是对缅甸民主前途的最好推动。

  但当昂山女士决定从议会改选着手民主、接受当选誓词之后,她也进入了一条吴登盛总统设定的政治路径:放弃推翻当下的缅甸体制,走渐进改革之道。参照台湾,从1981年“国大代表增选”,到1996年民选出“国民党总统”,再到2000年第一次“政权更替”,花了近20年的时间。而在缅甸,下一次全国民主联盟在议会的更大胜利时间点,只能是在2015年议会选举。问题是届时议会还有非民选自动产生的25%军方代表,只要有少数民选建制派代表拒绝加入,昂山女士的修宪计划就无法实现(修宪需3/4 以上的议员同意)。无法修宪是缅甸民主化目前最大的障碍。

  但在2015年之前,吴登盛总统可能已在渐进改革中获得了军方的支持和反对党的谅解,成为重要中间角色。参照埃及在阿拉伯之春后的民主化历程,军方利益在民主建制中的安排,是非常重要的议程,否则昂山女士有被军队再次推翻的危险。目前,因为历史积怨,全国民主联盟尚无直接和军方谈判的空间,完全由吴登盛政府作中介。而吴登盛在2011年3月上台之后全力支持开放,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借助昂山女士和国际社会援助的力量来打击保守派。当两股力量终于削弱了保守派对缅甸的控制之后,吴登盛也会最终利用军方和建制派,成为昂山女士的真正对手。

  当然历史有其偶然性,否则缅甸军政府至今不会放弃权力,阿拉伯之春也很难发生。军方在未来的缅甸政治中只要犯错,就很可能激怒缅甸人民、国际社会甚至政府建制派,达成修宪共识,令其被迫做出更大的政治退让,甚至导致发生政权更替,实现更进一步的自由民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22日, 2:00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