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耀杰 | 评论(0) | 标签:张耀杰, 百年共和, 漫谈录

以下是本人于2012年6月29日在腾讯微博参加#百年共和漫谈#的记录。为了保证记录的完整性,对于相关的提问进行了拷贝,特此说明。本次访谈的主持是《炎黄地理》杂志主编李礼先生——回顾百年共和,荣誉是有的,但创深痛巨,其中的教训值得中国人永远铭记。6月29日10:30—11:30,“前民国、后民国——百年共和漫谈”的线上访谈将和大家见面,夏骏、、冉云飞三位担任访谈嘉宾,主持人《炎黄地理》杂志主编李礼将与三位嘉宾同台漫谈共和百年,欢迎提问!

访谈页面地址:http://zhibo.qq.com/mbask/4648/index.html

#百年共和漫谈#话题页面地址:

http://k.t.qq.com/k/%E7%99%BE%E5%B9%B4%E5%85%B1%E5%92%8C%E6%BC%AB%E8%B0%88

其一,提问:楼妃逸:#百年共和漫谈#共和百年和辛亥百年有什么关系和区别?

回答:|| @zhangyaojiexingyan: 冉云飞先生说错了。辛亥革命百年从1911年10月10日武昌首义算起。共和百年从1912年 2月12日《清帝逊位诏书》颁布开始。 || @tufeiranyunfei: 那是说共和与辛亥革命同年发生,实际上所谓的共和被夸大了。

其二,提问:

李礼:#百年共和漫谈#就过去100年来说,中国坏制度遮蔽了很多值得开掘的优秀文化传统,而让其中的“恶之花”觅得土壤,肆意开放。此消彼长之间,最大的失败可能就是坏制度令中国人对自己文化多有挫败感。中国问题,不能把方向推之为国民或文化问题。 @夏骏 @张耀杰 冉云飞

回答:

|| @张耀杰: 一句话,每个人像胡适先生希望的那样,做一个自我健全的主权个人就可以了。个人强大了,您像孔子说的那样乘槎浮于海,也是可以在全人类面前为民族争光的。个人不强大不健全,好的制度也会被败坏的。孙汶的二次革命就是如此的

其三,提问:

马三:#百年共和漫谈# 冉云飞 请问国民党作为第一大党,拥有大部分各种资源,最后却失败了,教训是什么??

回答:

|| @张耀杰: 比我说得好! || @tufeiranyunfei: 其教训就是,民众不能通过选票更替的政党,最终必然会被民众用武力更替。|| @张耀杰: 没有杀掉该的匪类。

其四,提问:

蓝敏:#百年共和漫谈#比如对于袁世凯和孙中山,对于历史的迷雾障碍了民众的眼睛,请问需要持有什么样的历史观?@夏骏、@张耀杰、冉云飞

回答:

|| @张耀杰: 胡适说,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才能做不受人惑的健全个人。具体可以看本人的历史书。袁伟时先生和雷颐范泓等先生的书也很好。冉云飞先生的书里面,有一部分是靠谱的。

其五,提问:

夏骏:#百年共和漫谈#中国变革的艰难,呼唤坚韧而有操作能力的新一代,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定要咬牙前行,又一定要懂得渐进的策略,裹挟更多的力量形成潮流的力量。

回答:

|| @张耀杰: 我的夏骏师兄,早在《河之殇》时期,就在咬牙前行的! /玫瑰

其六,提问:

夏骏:#百年共和漫谈#袁世凯、孙中山这两位领袖人物的研究成果开放传播得不够,在剧烈转型的关键时期,这两者互动中的遗憾也是一个关注焦点。

回答:

@张耀杰: 冉兄这段话非常经典的。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一份自信和努力的。总是强调外因和指责别人的,是懦夫。 || @tufeiranyunfei: 袁世凯不像我们漫画的那么坏,孙不像国共两党宣扬的那般伟光正。社会变革不是去找圣贤,而是去培养更多合格的公民。我们不可自我让渡自己命运 ||

其七,提问:

杨宁远:#百年共和漫谈#中国政治从专制转向共和,可能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一百年可能也不算长。诸君以为如何?但是现在还不转,似乎已经拖了地球人类的后腿。

回答:

|| @张耀杰: 从1840年开始,几乎一直在拖人类后腿的。现在尤其明目张胆。1912年是短暂的进步

其八,提问:

蓝敏:#百年共和漫谈#民国有充分民主土壤,军阀割据另一方面造就了联省自治的条件,仿若周制之初。言论的自由保证,人民有理由可以觉醒。如果当今要实现联省自治,需要什么条件?@夏骏@张耀杰@冉云飞

回答:

|| @张耀杰: 开放报禁。开放裆禁。像香港和台湾一样,实行民主宪政的一国一制。

其九,提问:

夏骏:#百年共和漫谈#之所以近代一路被动,走不出一条新路,与各方政治力量的素质有关,也是有机会有资格充当领袖的人物中缺少真正的伟大人物。在复杂的局面中清醒、坚韧,舍小我求大我,一切有“度”,一步一个脚印,把这段转型扛过来。缺!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是这样。民主宪政完全是西方社会的文明结晶,要想民主宪政就必须虚心学习西方先进文化。中国真正学习文化明白西方文化的第一人,是提倡健全的个人主义的胡适。此前的所有中国人,都没有系统全面地领悟到西方文明的真谛。

其十,提问

李礼:#百年共和漫谈# 共和百年,其中有不少糟糕的历史教训,理性总结起来,诸位认为哪些是最为紧要、关键之处? @夏骏 @张耀杰 冉云飞

回答:

|| @tufeiranyunfei(冉云飞): 我完全同意,也是如此做的。但我们必须清楚告知公众和执政者,素质不高不是不实行民主自由的前提。就像婴儿不能走路不是不走路的前提,而是通过走路乃至摔跤来练习,最终把路走好 || @张耀杰: 我还是那句话,每个人都像胡适所说的那样做一个健全的个人主义者,而不是张口就指责别人的素质如何低。一个真正有素质的人,绝对不会指责别人素质低的。

其十一,提问:

李礼:#百年共和漫谈#1912年,共和来了,很多人一定以为中国霉运结束了。然而在随后的20世纪里,中国各种灾难和痛苦如此之多,有人重提中国所谓国民性等话题,对未来表示悲观。诸位如何看? @夏骏@张耀杰 冉云飞

回答:

||冉云飞: 呵呵,张兄,你的理性自负才使得你对民国那些人物说出许多断语。其实我与你不矛盾。谦卑多点,更利于自己,我们共勉 || @张耀杰:云飞基本上属于书没有读明白的那一类。 || 冉云飞: 张兄此说作为个人修炼值得提倡,但以此作为才能改进的前提,那和官方没素质不可搞民主有何区别?我们应该提倡个人革新和健全,但要说这不是实行民主自由的前提,否则陷于鸡与蛋的纷争中不能自洽。|| @张耀杰: 制度和人相比。人是每一位的。先有一些健全的个人,才会设计建立起健全的制度,而不是相反

其十二,提问

我痛我在:#百年共和漫谈#在争取共和和公民的道路上,只有夏瑜们在绝望中努力。

回答:

||@张耀杰 :本人确实有疑罪从有的有罪推定的诛心嫌疑,主要是为了激将哈。抱歉。||@张耀杰 :既然是夏瑜们,为什么是只有呢?为什么非要自绝于大众去充当特殊材料呢?为什么不像胡适那样充满希望地立异求同呢?而且夏瑜即秋谨,几乎是没有权为民所赋的公民意识的一个人。是鲁迅在小说里面煽情而已。 || @A60811059: 我的意思,自己在夏瑜的道路上绝望地前行。怎么就被你推导出等待享用人血馒头了呢||@张耀杰: 您的意思是,您自己宁愿不努力,而等待享用别人的人血馒头吗? /偷笑

其十三,提问:

我痛我在:#百年共和漫谈#在中国,共和制度的建立和公民意识应该是同步的。这需要一个过程,就是说在建立共和中走向共和,在公民实践中成为公民。

回答:

|| @张耀杰: 再强调一遍,在没有民之主宪之政的社会里,必须是个人的自我健全优先于制度建设。在西方文明国家里,制度与个人才是相辅相成,良性循环的。但是,那是人家的先驱自我牺牲的结果。

其十四,提问:

张昊:#百年共和漫谈#在清末条件下,以三位老师对当时内外条件的研究,到底是立宪还是共和更符合中国当时的情况?如果当时走上立宪的道路,是否中国的历史会被改写?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立宪就是最好的共和。当年的同盟会把共和等同于推翻皇帝,是在故意误导舆论搅混水。目的就是章太炎说的同盟会要一党一派包办政权。

其十五,提问:

武宁公社:#百年共和漫谈#请几位老师精炼评价毛泽东和蒋介石的功过得失!谢谢

回答:|| @zhangyaojiexingyan: 蒋介石既不愿民主宪政也不会专制独裁,所以他必然要失败给打着民主宪政的旗号搞专制独裁的恶魔对手。

其十六,提问:

李礼:#百年共和漫谈# 1912之后,立宪派精英(梁启超为代表),忧虑的革命继之以革命的现象,确实发生了。20世纪中国思想史,激进一直是突出特征之一。诸位认为背后的历史动因是什么? 夏骏 张耀杰 冉云飞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中国人总是习惯于嫁祸于人和推卸责任。譬如动不动就说一切罪错都是制度不好。制度是人造的刚性文化和刚性程序之一种。没有自限权力自我健全的文明个人,就不会有文明的制度。连梁启超自己就从来不是文明人。他对于日本文化和西方文明从来没有虚心学习过。他一直是一知半解的文化贩子。

其十七,提问:

夏骏:#百年共和漫谈#领袖的性格莽撞,加上操盘手们的过于年轻和理想化,过于本党利益本位,使得国会第一大党的导向偏于轻率而狭隘,又是一个重要原因。宋教仁死的时候才30多岁,国会中国民党议员的60%以上都是35岁以下。对于极为复杂的政局而言,博弈的经验格局怎能如此单薄?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当年最大的问题是,年轻议员们自己不明白民主也是有边界的,制定宪政法律的议员本身,必须要首先自限权力的。他们总想凌驾于袁世凯以及全国人民之上违法立宪。

其十九,提问

李礼:#百年共和漫谈#1912年,共和来了,很多人一定以为中国霉运结束了。然而在随后的20世纪里,中国各种灾难和痛苦如此之多,有人重提中国所谓国民性等话题,对未来表示悲观。诸位如何看? 夏骏张耀杰 冉云飞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对未来悲观的人是对自己不自信的人。只要每个人自己有坚持有操守,就谈不上悲观。犹大人即使亡国了,他们还在全世界创造了金融帝国。现在是地球村时代,只要自己足够强大,连国籍都是可以选择的。个人主权才是第一位的

其二十,提问:

胜利:#百年共和漫谈#正如鲁迅先生所说,这是一个坐稳奴隶的时代,请问三位大师,现在的中国民众和100年前的民众有何区别? 夏骏 张耀杰 冉云飞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当年的军阀,是遵守旧道德的。当年的老百姓是相信三尺之上有神明的。只有同盟会之类的革命会党,才会杀人不眨眼的。现在无论官民,都严重缺乏公共领域遵守契约法律的道德自律意识了。

其二十一,提问:

张昊:#百年共和漫谈#芦笛认为宋教仁被刺案很有可能是陈其美所为,孙中山也脱不了干系,请问三位老师怎么看宋案?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本人刚刚出版了《谁谋杀了宋教仁》,结论与芦笛基本一致,但是芦笛主要是推断。本人是完整证据链的实证。

其二十二,提问:

李不白鲁非迅:#百年共和漫谈#段祺瑞当年有没有在八一三惨案发生后长跪不起,晚年有没有为八一三惨案死难者食素忏悔?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这个是伪历史学者的造谣扯谎。段祺瑞长跪在当年的报刊中根本没有记录的。他吃素信佛也不是忏悔。1937年前后他还想联络阎锡山在北方成立日本人的伪政权。被阎锡山拒绝了。

其二十三,提问:

武宁公社:#百年共和漫谈#袁世凯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总统不做,执意去称帝? 夏骏 张耀杰 冉云飞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这个主要是袁世凯没有像孙中山那样到西方实地考察过。而且他信命相。骆宝善先生谈到过,袁世凯家里几代人活不过60岁。他想当个皇帝去闯关。

其二十四,提问:

夏骏:#百年共和漫谈#对孙中山先生在不同阶段的客观评价,是海峡两岸都做得不够的。比如,宋教仁被刺,并没有有效证据确认袁世凯就是主谋,而且查案人和具体司法者就是国民党人,此时,作为国会第一大党的领袖悍然发动武力推翻现任总统,黄兴等人都不同意。如此鲁莽,不是搅局?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本人的《谁谋杀了宋教仁》一书中,一直强调的就是这个意思的。

其二十五,提问:

李不白鲁非迅:#百年共和漫谈#民国时期,风云激荡,大师辈出。梁启超、章太炎、蔡元培、鲁迅……反观49年后,不仅大师鲜有出现,连号称“五百年才出一个”、“教授中的教授”的陈寅恪先生等人反而遭受迫害致死。请问几位老师,造成这种巨大反差的原因是什么?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大师不是当时人可以立起来的,而是要后人追认的。在本人看来,今天的张思之、贺卫方、茅于轼、袁伟时等人,远远超过当年的梁启超、章太炎、鲁迅等人。说陈寅恪是大师,更是小文人的夸张。|| @tufeiranyunfei: 这当然的原因是各种自由包括学术自由丧失的一部分。

其二十六,提问:

李礼:#百年共和漫谈#抛开共和制和共和那些严肃的政治学概念,诸位对其感性的理解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和”? 夏骏 张耀杰冉云飞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共和简单说是五族共和。不能像清朝那样有种族歧视。扩大了说就是西方社会的自由与平等、民主与宪政政的公平竞争。宋教仁专门发表文章谈到过,英国的君主宪政就是共和。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和一党训政,就是不共和与反共和。

其二十七,提问:

迩東晨:#百年共和漫谈# 此前满、汉行政分治为地方自治打下基础,清末期尤甚。清廷被迫立宪,各省咨议局初具规模。请问诸位:假如当时皇帝非满族,君主立宪成功可能性会更大,还是依旧会习惯性地滑入打天下坐天下的泥潭?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皇室假如不是满族,革命党民族主义的理由肯定是不那么理直气壮的。 || @tufeiranyunfei: 我不认为皇帝不是满族,立宪机会更大,袁世凯为何不遵守宪法,既是实力的博弈,也是国人长年累月把权力看得太重的结果。|| @张耀杰: 清朝统治者假如不是满族,君主立宪的可能性肯定是更大一些的。但是也不必然。蒋介石的国民党是汉族政权,不是同样可以被毛泽东给推翻掉吗?关键还在于政权本身,有没有建立起民主宪政的纠错机制。

其二十八,提问:

李礼:#百年共和漫谈#张老师作为宋教仁研究专家,宋是武昌起义后《中华民国鄂州约法》的起草者之一,一生翻译过《日本宪法》、《英国制度要览》、《美国制度概要》等多国宪政著作的宋教仁,有着自己较为成熟的宪政理念,宋教仁理想中的中国共和政治图景是什么?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宋教仁有民主宪政意识是真,但是说他较为成熟是假。本人昨天晚上刚刚在腾讯的燕山大讲堂讲过,宋教仁最理想的共和图景,是黄兴当大总统,他自己当内阁总理。而且湖南人在日本东京时就算命说,宋教仁有三十年太平宰辅好命相。

其二十九,提问:

郑宇彭:#百年共和漫谈#你认为中国现在民主进展如何?有那些特别注意需要改变的?

回答:

|| @zhangyaojiexingyan: 本人认为执政党提出的以人为本,权为民所赋,就是最为先进的民主宪政观念。只要全体国民坚持不懈不折不扣地公开要求所有执政党的官员,脚踏实地地做到以人为本、权为民所赋,中国就会逐渐走上正确轨道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