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志 | 马英九为何创下史上最低民调?

2012年06月08日 12:38:24

四年前马英九首次就任时,民意满意度高达六成六,但此后逐渐下降;到了第二任就职前的这个五月初,不同媒体或机构所做的民调虽有不同,但其满意度就是在百分之十八到百分之二十三之间──前者是歷任总统民调满意度最低的,几乎和限於贪腐困境的阿扁差不多。许多在一月份投票给他的选民都表示后悔投票给他。
 
 马英九一直给人的印象就是缺乏魄力、没有执行能力和视野。过去两三个月,油价和电价上涨,含有瘦肉精的美国牛被开放进口,尤其决策过程反覆,没有清楚地说服人民,让人深感马政府对民生疾苦无感。马政府就算意识到民眾对於贫富差距的不满而高喊改革税制,但当財政部提出证所税改革方案,马政府却未积极协调立法部门来推动,让人看不出马英九有推动社会公平的决心。
 
 月前的台北市政府强拆士林王家就已经揭露当前马政权的侷限:是特殊利益主导的政治加上傲慢的政治权力:原本都市更新是要为了公共利益,但王家事件却让人见到政府为了特定建商利益,不惜牺牲民眾权利,而强行拆毁王家。
 
 强拆王家的象徵性在於其並非个案,而是08年后这个幽灵就一再以不同形式出现:以开发观光之名在东海岸强徵原住民土地,以科学或工业园区之名强徵农民土地,或者此刻正在彰化溪州发生的中科四期爭夺农民水圳,其实捍卫的都是为了特定財团利益。政府所谓依法行政,不过是个藉口──想要实行对利益集团有利的政策时,就会「依法行政」,但如果是触犯到財团利益时,政府就会公然违法:之前中科三期被法院撤销环评结论,环保署依却拒绝要求中科停工;之前台东美丽湾饭店经法院判决违反环境影响评估法,县政府却依然发予建照。
 
 办隨著这些巨大利益的开发,是推土机作为国家暴力象徵的日益粗暴:当苗栗县政府的怪手开进大埔农田时,台湾社会没想到政府可以如此土匪;如果那是欺压弱势的农民,现在,人们却见到在怪手在台北市中心公然摧毁一个家族安身立命的祖厝。这几乎可以说是民主体制下的行政威权主义。
 
 这个服务於特殊利益的金权政治加上威权行政主义的歷史基础,是台湾不完全的民主转型。因为与台湾政治转型同时出现的,是新自由主义式的市场开放和私有化;在这过程中,过去主导发展的国家机器弱化了,部分国家垄断的资源被释放出来了,然而发展主义的思维却仍是主导的价值。同时,民主化过程中也造成金权政治的土壤,让国民党和財团重新结盟、对於政治献金等利益政治的管制宽鬆、选举制度不利於社会正义等等。
 
 相对的,在两千年前做为反对党的民进党,由於其本质就是反国民党联盟,所以是混杂著部分福利政策与解构党国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想像,而无能提出真正的另类社会经济方案 。政党轮替后,反商的强烈焦虑加上政治金援的需求(他们没有党產),所以亟欲拉拢资本家。因此不论哪一党执政,金钱始终主导著台湾民主。而此次一月的总统大选,诸多资本家为国民党站台、恐嚇人民,更是赤裸裸地告诉我们谁是国家的统治集团。
 
 另一方面,由於台湾的民主转型过程是由威权时期的执政党主导,缺乏对於转型正义的追求,因此並未清除威权的歷史遗毒,使得行政权力依然强悍而傲慢。零八年国民党的重新上台不过是一场欺罔的转身,本质上並未有太多改变。
 
 因此,財团主导的金权政治和从旧时代转身而来的新威权主义,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民主的印记。房地產商主导了城市发展的想像、市民生活的景观,大资本家支配了台湾的国土开发、挟持2012年的总统选举。也因此,过去四年,台湾的社会运动重新掀起高潮,一波接一波的挑战这个政商联盟,而马政府的低民调更证明了一般民眾的失望与愤怒。
 
 百日前马英九的连任成功,並不是因为人民肯定过去四年成就(选举过程中双方民调相距甚小),而是诸多因素如连任的执政优势、最后一週財团出来恐嚇民眾的结果。如果马政府持续不在乎人民的愤怒,持续地显露权力的傲慢,那么那个巨大的幽灵將不只恶化他的统治危机,也將会一直缠绕著台湾的新生民主。
 
 

上一篇: 革命在他方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8日, 8:5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