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26日 14:10:03

                                                          密匦这东西

                                                               

密匦就是今天的检举箱。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检举箱可是个熟悉的东西,以前只要有运动,每个单位都立马设置这么一个东西,鼓励人们检举揭发。检举箱神秘莫测,没见过有人往里投信检举,但里面多半会有东西,什么时候投进去的,夜半无人之际。明明是公开鼓励人们做的事情,偏偏要偷偷摸摸地做,即使在运动中,也是如此,人性真是有点奇妙。

密匦这东西,据说是武则天开始设置的。作为一种制度,当初被很认真地看待。每个密匦,都有专人负责,定期取出里面的东西,交给专门负责的御史。但有意思的是,密匦本身,并没有要人检举揭发坏人坏事的意思。当初的密匦是一个方形的盒子,四面颜色不同,各有名称,东面叫延恩匦,“怀才抱器,希于闻达者投之。”意思是说,如果你觉得自己有才干,但现在被埋没了,可以投匦自荐,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投上一份自我吹捧的简历,期待得到一份offer。南面叫招谏匦,“匡政补过,裨于政理着投之。”意思是人们对于时政和政策有所建言,有所匡救,投进去。西面叫伸冤匦,“怀冤受屈,无辜受刑者投之”。北面的叫通玄匦,“进献赋颂,涉于玄象者投之。”意思是有想表达对女皇爱戴之情,进赋献颂者,但又写得比较玄妙,跟李唐家自称的祖宗老子有点关系的,玩点三玄,老、庄、易者,就投到这里。当时武则天虽然称帝,但还没改李唐名号,传统还是要顾及。

如果照密匦上的这些字样解释,这个神秘莫测的玩意,似乎跟告密检举没有什么关系,完全是领导人密切联系民众的一种措施,同时也接受一点人民群众的正面歌颂。可是,密匦设置之后,真正的用途,就是接受人们的告密检举,从来没有什么傻帽往里投简历,或者献赋颂。倒是负屈含冤之辈,倒是有可能往里投点什么,但也不多,大家都知道这玩意到底是干嘛的,当然不乏有真正为国分忧,为女皇分忧的积极分子,但也有浑水摸鱼之徒,谁看谁不顺眼,写个黑状子一投。

武则天做皇帝,天下不服气的人多,异己势力蠢蠢欲动。从来只听说过太后临朝,没听说过女皇帝,尽管因为此前北朝鲜卑人统治多年,唐初女人比较嚣张,但中国还是一个男权社会。做女皇,无论如何都是件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儿。在武则天看来,自家的屁股能不能坐稳,关键看能否及时剪灭异己,镇得住这些不服的人。自古以来,聪明的统治者都谙熟人性的阴暗,用不着奖励,只要放手让人告密,就会有人跃跃欲试,试的人多了,自然人人自危,大家互相怀疑,谁也不能信任,原来的社会密切关系,就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再整治,也就容易了。跟密匦制度配套的,是酷吏的严刑逼供,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古代问案,尤其是这种从密匦出来的政治性案件,谈什么证据?只要有人告下了你,基本上就死定了。密匦横行多年之后,真正的反叛,或者曾经参与反叛、同情反叛的人也能被检举揭发出来,但更多的则是被冤枉之人。冤狱遍地的结果,是人人钳口,个个服气,不止反叛的危险消除,连不服气的念头都没人敢动了。也可以说,当年武则天设置密匦制度,要的就是营造这种人怀疑人,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等到大局已定,再杀几个当日过于专横的酷吏,安抚一下人心,她就可以放心改朝换代了。

不过,古代的中国,毕竟是个熟人社会。人与人的信任,是这个社会赖以维系的基石,尽管是皇帝,如果刻意摧垮这样的信任,也一样会遭到强烈的抵制。武则天的密匦制度,基本上只实行于社会的上层,用于消弭上层的反抗,如果她把这一套强力推到下层,肯定会引起天下的纷扰。因为无论哪个皇帝,都没有这个本事,可以把政权体系立体化,贯彻到社会每个角落,管到每个家庭,当年统一六国的秦始皇都做不到,张良刺杀他,博浪一锥,然后大索天下也没找到行刺者。即便如此,在武则天实行密匦制度的那些年,仍然让官僚阶层很不舒服,最后,在达到既定目标之后,就慢慢废弛了。如果武则天一直这样做下去,恐怕她的统治反而会不稳了。告密固然可以整人,但却难以避免请君入瓮,被人如法炮制。人性固然有阴暗的一面,但人性更不喜欢紧张,尤其是日常生活中的紧张。人与人持续而强固的紧张,是会把人逼疯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