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西木1984 | 评论(1) | 标签:时事观点

2012年6月29日 (五)

【 明 报 专 讯 】 编 按 : 许 多 在 內 地 成 长 的 80 后 青 年 , 都 爱 看 香 港 电 视 剧 与 电 影 。 他 们 在 各 类 影 片 中 , 见 识 香 港 的 一 些 价 值 观 。 內 地 80 后 张 炳 剑 , 在 香 港 回 归 15 周 年 之 前 , 分 享 他 所 知 的 七 一 与 港 式 言 谈 。

先 从 警 匪 片 谈 起

小 时 候 , 我 有 一 个 理 想 , 就 是 当 一 名 香 港 皇 家 警 察 。 它 源 於 当 时 一 部 非 常 火 爆 的 警 匪 片 《 O 记 刑 警 录 》 , 剧 中 的 警 察 可 以 隨 时 拔 枪 射 击 的 特 权 , 让 我 觉 得 很 酷 。 后 来 , 我 又 羡 慕 起 了 香 港 的 「 古 惑 仔 」 , 他 们 不 仅 能 横 刀 街 头 , 还 可 以 指  警 察 的 鼻 子 骂 「 警 察 好 巴 闭 咩 ? 因 住 我 投 诉 你 」 。 小 流 氓 居 然 也 能 这 么 威 风 。 再 后 来 , 我 又 爱 上 了 香 港 的 律 师 , 相 比 內 地 菜 场 式 的 法 庭 、 土鳖式 的 律 师 , 香 港 大 状 之 间 的 辩 论 简 直 堪 称 艺 术 了 。

哦 , 请 原 谅 我 的 三 心 二 意 , 实 在 是 香 港 有 太 多 的 东 西 吸 引 我 了 。 我 与 朋 友 聊 天 时 , 常 常 感 慨 : 中 国 幸 亏 还 有 香 港 。 而 他 们 也 都 会 频 频 点 头 , 表 示 认 同 。 当 然 , 我 並 没 有 做 过 严 谨 的 调 查 研 究 , 以 此 来 说 明 香 港 之 於 大 陆 , 这 15 年 来 到 底 起 了 怎 样 的 示 范 作 用 。 我 只 能 从 个 体 的 感 知 出 发 , 分 享 几 个 故 事 , 或 许 我 们 能 从 中 体 悟 到 一 些 什 么 。

港 剧 主 角 上 身

最 近 , 我 的 前 僱 主 淘 宝 网 闹 出 了 很 大 的 新 闻 。 由 於 监 管 不 力 , 一 些 员 工 利 用 职 务 之 便 , 以 权 谋 私 , 收 受 商 家 贿 赂 , 最 后 东 窗 事 发 , 鋃 鐺 入 狱 。 可 是 , 这 样 的 事 情 放 在 以 前 , 是 不 会 有 人 理 解 的 。 在 大 部 分 內 地 人 的 认 识 范 围 內 , 腐 败 不 是 只 发 生 於 政 府 官 员 身 上 吗 ? 普 通 人 之 间 送 些 钱 办 点 事 , 那 是 再 正 常 不 过 的 交 情 了 。

但 当 我 与 身 边 的 许 多 朋 友 谈 论 起 这 件 事 时 , 他 们 都 惊 人 地 对 我 说 出 了 一 个 法 律 名 词 : 商 业 贿 赂 。 当 我 一 脸 惊 讶 地 看  他 们 , 准 备 说 点 讚 美 之 词 时 , 他 们 中 的 许 多 人 就 会 很 不 好 意 思 地 摆 手 说 , 都 是 从 电 视 剧 学 到 的 。 这 时 , 我 们 便 会 相 互 莞 然 一 笑 , 心 知 肚 明 。

近 年 来 , 在 很 多 港 剧 中 , 甚 至 是 一 些 新 闻 中 , 我 们 都 能 看 到 香 港 廉 政 公 署 的 身 影 , 他 们 往 往 破 案 如 神 , 並 能 屡 屡 扳 倒 高 官 、 富 商 , 令 腐 败 分 子 闻 风 丧 胆 , 其 反 贪 经 验 引 起 广 泛 关 注 , 反 贪 模 式 也 为 各 地 反 贪 机 构 所 仿 效 , 而 內 地 自 然 也 在 其 中 。

我 有 一 个 中 学 同 学 , 也 是 我 多 年 的 朋 友 , 在 老 家 的 基 层 法 院 当 法 官 , 主 要 审 判 经 济 类 案 件 。 每 次 我 回 家 , 他 都 会 开 车 接 站 , 然 后 送 到 家 门 口 。 在 旁 人 看 来 , 这 样 的 关 係 , 若 求 他 办 点 事 情 , 该 是 很 容 易 的 。 於 是 , 有 一 天 , 我 的 一 个 邻 居 找 上 门 来 , 问 我 能 否 帮 他 跟 我 的 同 学 打 声 招 呼 , 他 有 一 桩 土 地 纠 纷 案 会 在 我 同 学 所 在 的 法 院 里 开 庭 。 出 於 情 面 , 也 出 於 虚 荣 心 , 我 隨 口 就 答 应 了 。 接  , 我 就 给 这 位 老 同 学 打 了 电 话 , 详 细 地 向 他 说 了 情  。 本 以 为 , 他 会 爽 快 地 说 : 没 问 题 , 包 在 我 身 上 。 却 不 想 , 他 丟 来 一 句 : 「 我 可 不 想 被 请 去 喝 咖 啡 , 你 懂 的 。 」

当 然 , 我 肯 定 是 懂 的 。 我 们 在 中 学 时 代 , 最 爱 模 仿 港 剧 角 色 经 常 会 说 的 一 句 「 你 懂 的 」 ( 编 按 : 粤 语 为 「 你 明 啦 」 ) 。 掛 断 电 话 后 , 我 心 里 十 分 惭 愧 , 原 来 向 来 以 自 由 主 义 者 標 榜 的 自 己 , 在 廉 政 意 识 方 面 居 然 还 没 有 一 个 身 处 「 官 场 染 缸 」 的 政 府 人 员 强 。 看 来 , 我 这 些 年 的 港 剧 真 是 白 看 了 。

內 地 示 威 源 於 香 港 游 行 ?

记 得 2007 年 6 月 某 天 , 有 个 福 建 朋 友 从 QQ 上 给 我 传 来 几 张 图 , 然 后 很 神 秘 地 说 : 出 大 事 了 , 厦 门 人 开 始 「 散 步 」 了 。 起 初 , 我 没 有 反 应 过 来 , 厦 门 人 散 步 不 是 很 正 常 吗 ? 它 可 是 美 丽 的 滨 海 城 市 。 於 是 , 我 给 他 发 了 一 个 「 ? 」 表 示 我 的 不 解 。 接  , 朋 友 立 即 给 我 贴 了 一 段 话 , 大 意 就 是 厦 门 市 民 因 不 满 PX 项 目 落 地 本 市 , 在 6 月 1 日 和 2 日 两 天 , 成 千 上 万 的 人 从 四 面 八 方 走 到 街 上 。 我 打 开 图 片 看 到 , 一 群 人 井 然 有 序 地 在 示 威 游 行 , 他 们 有 人 衣 服 上 繫  黄 丝 带 。 有 人 挥 舞  黄 丝 带 , 也 有 人 现 场 演 讲 、 呼 口 號 。 但 令 人 诧 异 的 是 , 没 有 发 生 骚 乱 , 甚 至 据 媒 体 后 来 的 报 道 , 他 们 没 有 留 下 垃 圾 , 也 没 有 损  公 物 。 这 该 是 多 文 明 的 游 行 啊 , 它 真 的 是 发 生 在 我 们 中 国 大 陆 吗 ?

厦 门 市 民 的 和 平 「 散 步 」 , 以 及 在 这 过 程 中 表 现 出 的 守 秩 序 和 守 法 , 令 我 想 起 一 个 香 港 朋 友 跟 我 讲 的 关 於 港 人 游 行 的 小 故 事 。 说 是 有 一 天 , 一 队 游 行 队 伍 经 过 , 警 察 奉 命 维 持 秩 序 , 但 这 支 队 伍 的 队 形 居 然 比 警 察 的 队 伍 还 整 齐 , 而 且 还 不 断 有 人 喊 : 大 家 保 持 队 形 , 不 要 跟 警 察 发 生 肢 体 衝 突 ; 和 平 游 行 , 和 平 诉 求 。 结 果 , 几 百 人 的 游 行 队 伍 居 然 没 有 出 现 一 点 骚 乱 , 甚 至 有 人 想 上 厕 所 时 , 为 了 避 免 警 察 误 会 , 还 对  警 察 喊 : 「 我 想 离 队 上 厕 所 。 」 待 警 察 同 意 之 后 , 才 离 队 。 我 这 个 旁 人 听 了 , 简 直 是 吃 惊 地 掉 了 下 巴 , 居 然 还 有 这 么 文 明 的 游 行 , 真 是 太 少 见 了 。

其 实 , 这 只 是 我 的 少 见 多 怪 罢 了 。 朋 友 告 诉 我 , 香 港 是 一 个 法 治 社 会 , 港 人 非 常 守 秩 序 , 也 非 常 守 法 , 只 要 看 看 那 里 有 序 和 通 畅 的 交 通 就 知 道 了 。 这 位 朋 友 又 介 绍 说 , 香 港 的 街 上 常 常 有 游 行 , 而 在 一 些 特 殊 的 日 子 , 还 会 有 十 万 , 甚 至 百 万 人 参 加 的 大 型 游 行 。 比 如 , 每 年 七 一 , 港 人 就 会 上 街 游 行 , 而 2003 年 的 7 月 1 日 , 就 发 生 过 数 十 万 人 参 加 的 游 行 。 但 就 是 这 么 一 个 天 天 都 有 游 行 示 威 的 地 方 , 却 少 有 听 说 有 关 游 行 的 暴 力 和 衝 突 。 如 今 , 观 摩 港 人 的 游 行 , 更 是 已 经 成 了 內 地 人 去 香 港 旅 游 的 一 个 必 看 项 目 。 只 是 , 他 们 看 到 的 更 多 是 这 样 一 种 场 面 : 这 边 是 口 號 高 涨 但 秩 序 井 然 的 游 行 队 伍 , 另 一 边 则 是 神 態 安 逸 、 无 所 事 事 的 警 察 。

谁 能 说 , 厦 门 市 民 的 和 平 「 散 步 」 没 受 到 港 人 这 种 守 法 游 行 的 影 响 呢 ? 而 经 过 几 年 的 学 习 , 大 陆 一 些 地 方 的 市 民 已 经 將 这 种 方 式 的 游 行 示 威 练 得 炉 火 纯 青 了 。 此 后 , 大 连 市 民 也 通 过 「 散 步 」 的 形 式 , 成 功 抵 制 了 PX 专 案 的 落 实 。 青 岛 市 民 也 通 过 这 种 方 式 , 为 城 市 爭 取 了 绿 色 空 间 。 而 发 生 於 2011 年 的 广 东 乌 坎 事 件 , 起 初 乌 坎 上 万 村 民 走 上 街 头 合 法 散 步 , 和 平 、 理 想 地 表 达 诉 求 , 不 管 是 从 地 域 上 还 是 文 化 上 的 相 近 度 , 大 概 都 与 香 港 的 影 响 离 不 开 吧 。

禁 书 癮 源 自 香 港

我 有 个 女 同 事 , 大 概 50 岁 上 下 , 她 在 思 想 上 是 一 个 纯 正 的 「 马 克 思 主 义 者 」 。 每 当 我 在 办 公 室 试 图 说 一 些 党 的 「 坏 话 」 时 , 她 便 义 正 词 严 地 打 断 我 说 : 「 小 张 , 你 这 样 说 是 不 对 的 , 你 怎 么 能 这 么 说 呢 ? 书 上 说 的 那 些 你 都 好 信 的 , 我 们 都 是 党 培 养 的 , 不 能 这 么 说 的 。 」 这 种 情  下 , 出 於 辈 分 尊 卑 以 及 维 护 同 事 间 良 好 关 係 的 考 虑 , 我 只 好 不 再 爭 辩 , 默 默 退 场 了 。

可 是 , 突 然 有 一 天 , 她 主 动 跟 我 谈 起 了 一 本 书 , 它 就 是 齐 邦 媛 的 《 巨 流 河 》 。 她 问 我 齐 邦 媛 是 谁 , 我 告 诉 她 是 台 湾 大 学 的 教 授 , 她 听 后 喃 喃 地 说 : 「 教 授 啊 , 那 应 该 不 会 瞎 写 。 」 她 又 问 我 , 当 年 共 產 党 打 长 春 , 真 是 死 了 这 么 多 人 吗 ? 我 说 , 应 该 是 的 , 我 从 其 他 资 料 读 到 , 当 时 是 围 而 不 攻 , 造 成 很 多 人 断 粮 饿 死 。 她 听 后 又 独 语 道 : 「 那 真 是 太 残 忍 了 ! 」

大 概 是 见 我 一 脸 狐 疑 , 她 便 主 动 解 释 。 原 来 是 最 近 她 跟 丈 夫 去 了 一 趟 香 港 , 在 朋 友 的 推 荐 下 , 便 买 了 一 些 书 回 来 。 起 先 , 他 们 並 不 知 道 这 些 就 是 所 谓 的 「 禁 书 」 , 只 到 在 閒  无 聊 时 翻 翻 看 的 时 候 , 才 发 现 上 面 有 那 么 多 的 「 大 逆 不 道 」 的 情 节 。 可 是 , 在 猎 奇 心 的 催 动 下 , 她 还 是 一 本 接  一 本 读 了 起 来 。

又 过 了 几 天 , 她 突 然 很 神 秘 地 问 我 龙 应 台 是 谁 , 我 告 诉 她 是 台 湾 的 一 个 女 作 家 , 在 世 界 范 围 內 都 很 有 名 。 接  , 她 就 跟 我 谈 起 了 《 大 江 大 海 》 这 本 书 , 她 告 诉 我 , 自 己 被 书 里 的 內 容 嚇 到 了 , 她 看 到 了 一 段 完 全 相 反 的 歷 史 , 而 这 段 歷 史 在 龙 应 台 细 腻 而 平 缓 的  述 下 , 又 显 得 那 么 真 实 。 说 了 一 阵 后 , 她 又 警 觉 地 边 摆 手 边 说 : 「 这 种 书 不 能 看 了 , 不 能 看 了 , 看 多 了 会 犯 错 误 的 。 」 当 然 , 这 个 时 候 , 我 会 知 趣 的 走 开 。

渐 渐 地 , 我 与 她 聊 得 话 题 多 了 , 从 书 本 到 现 实 , 我 发 现 , 她 慢 慢 地 开 始 接 受 我 的 观 点 , 甚 至 有 时 候 也 会 从 她 嘴 里 蹦 出 一 些 「 大 逆 不 道 」 的 词 汇 。 有 一 天 , 她 居 然 义 愤 填 膺 地 说 道 : 「 何 清 涟 在 书 里 说 , 中 国 的 基 层 政 府 已 经 黑 社 会 化 了 , 从 这 件 事 看 , 我 觉 得 她 说 的 太 准 確 了 。 」 闻 此 , 我 在 一 阵 错 愕 中 , 向 她 投 去 了 讚 许 的 目 光 。 看 来 , 我 已 经 可 以 跟 她 说 一 声 : 同 志 , 你 好 !

港 剧 金 句 成 金 律

新 生 代 又 如 何 ? 记 得 以 前 看 到 过 这 样 一 则 新 闻 : 大 陆 某 地 一 名 中 学 生 因 在 课 堂 上 吵 闹 , 被 老 师 体 罚 , 但 该 学 生 並 不 认 可 老 师 的 做 法 , 於 是 便 和 老 师 起 了 爭 执 。 老 师 气 急 败 坏 的 说 , 这 是 我 的 课 堂 , 一 切 我 说 了 算 。 没 想 到 该 学 生 也 义 正 词 严 地 反 驳 道 : 我 是 交 了 钱 来 学 校 的 , 我 就 是 你 们 的 衣 食 父 母 , 就 是 你 们 的 纳 税 人 , 老 师 了 不 起 啊 ? 小 心 我 投 诉 你 。 结 果 , 当 场 就 把 老 师 给 气 哭 了 。 这 句 把 老 师 气 哭 的 话 , 让 我 想 起 了 香 港 影 视 剧 里 经 常 听 到 的 那 句 话 。 后 来 , 读 了 一 些 自 由 主 义 方 面 的 书 后 , 才 知 道 这 原 来 是 一 种 公 民 意 识 , 或 者 是 纳 税 人 意 识 。 没 想 到 , 事 过 境 迁 之 后 , 却 被 內 地 的 学 生 「 学 以 致 用 」 , 成 了 对 付 老 师 的 「 法 条 」 。

如 今 「 小 心 我 投 诉 你 」 已 经 成 为 许 多 內 地 人 的 口 头 禪 。 我 们 常 常 会 在 某 些 国 有 企 业 的 办 事 视 窗 , 甚 至 是 政 府 部 门 的 办 事 大 厅 內 , 听 到 某 个 人 拍  玻 璃 或 者 桌 面 大 声 喊 叫 : 「 把 你 们 领 导 叫 来 , 我 要 投 诉 你 。 」 显 然 , 这 样 的 威 胁 是 有 用 的 , 在 接 下 来 的 短 时 间 內 , 这 个 人 的 事 情 就 「 特 事 特 办 」 了 。 当 然 , 在 香 港 人 看 来 , 这 也 许 並 不 是 一 种 公 平 的 做 法 , 但 確 实 是 目 前 为 止 最 好 的 投 诉 方 法 ?

( 篇 幅 所 限 , 文 章 经 刪 订 。 原 题 「 回 归 15 年 , 香 港 示 范 內 地 」 )

作 者 简 介 : 1984 生 , 內 地 专 栏 作 者 、 文 化 评 论 人 , 现 居 杭 州 。

文 . 张 炳 剑 编 辑 袁 兆 昌 电 邮 [email protected]

西木1984的最新更新:
  • “淡定”源于一种多视野的融合 / 2011-12-23 23:05 / 评论数(0)
  • 给历史多些“宽容” / 2011-08-18 23:00 / 评论数(0)
  • 董桥:一曲微茫度此生 / 2011-03-24 22:05 / 评论数(0)
  • 帝制衰败的绅士因素 / 2011-03-16 16:25 / 评论数(0)
  • 民族主义与偏见 / 2011-03-06 12:07 / 评论数(2)
  •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