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港曾经排名世界前三名,可是在全球经济的赛跑中,台湾港埠的货柜装卸量十年来近乎停滞,高雄港已少有塞满货轮的荣景,反而常见整排货柜起重机闲置的孤单。联合报记者/摄影

“成功的故事愈来愈少,失败的故事愈来愈多。”新竹科学园区曾是台湾的骄傲,二○○五年美国《商业周刊》更曾以“隐藏的全球经济中心”形容竹科;但华邦电子创办人之一、台湾科学工业园区公会秘书长张致远,对竹科卅年来的发展,却发出如此的感慨。

竹科不升级 难逃被淘汰

竹科厂商依旧在,台湾GDP约有一成是竹科创造。但世界变得更快,加上中国大陆崛起,全球科技分工急速变化,有“东方硅谷”美誉的竹科若无法升级,也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换个场景到高雄,优越的地理位置曾将高雄港推升为世界第三大港,而今早就被盐田、上海、宁波等超越。

进出高雄港快卅年的李船长回忆,八○年代的高雄港,排队进港的船只络绎不绝,盐埕区港湾街上的舶来品店、酒吧,更被船员挤满,对照现在车马稀,根本是两个世界。

四小龙韩国 晋贸易大国

时代的变化还不仅于此。与台湾并称亚洲四小龙的韩国,从一九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的耻辱中站起来,凭着意志与决心,与美国签署FTA;去年,韩国外贸总额突破一兆美元,晋升为贸易大国。

从竹科、高雄港到韩国,凸显了台湾经济危机:再不奋起直追,恐怕在世界舞台上找不到位置、找不到角色、找不到自己,甚至就此消失。

台湾从来不怕危机和艰难,一直是在孤立无援中走自己的路。台湾就像一艘航空母舰,百万中小企业是围绕母舰的小舰,领导人是舰长,政府是舵手,率领庞大舰队走过外交孤立、两次石油危机,也谱出台湾奇迹。

提著一只○○七手提箱打天下,是台湾经济史页上耳熟能详的故事。儒鸿企业董事长洪镇海说,早年就是提著○○七手提箱向买主报价。

创于一九七七年的儒鸿,历经美国取消纺织配额、加入世贸组织(WTO)等考验,从不惧怕自由化挑战,但洪镇海近来忧虑日深。他说,因为政治因素,台湾企业本来就比较辛苦,现今各国大签FTA,筑起一道道贸易障碍,企业四处碰壁情况将更严重。

政治纷扰下 台湾失动力

但更严重的是,“目前看不到突破困境的曙光,”一位台商说,十年来,台湾陷入无止尽的政治对立与民粹氛围,台湾这艘航空母舰彷佛失去方向与目标,停止追求台湾外贸最需要的自由化,也限制了对外的联系,只会“关起门来吵架”,却不知外在局势早已天翻地覆,直到韩美、韩欧FTA生效,韩中日FTA谈判启动,才惊觉大势不妙。

怎么办?中日韩宣布启动FTA谈判后次日,“经济部长”施颜祥即召集一级主管开会,他只问了一个问题:“如果台湾再不自由化,二十年后的台湾将会如何?”在场没有一个官员回答。

“如果台湾再不自由化,二十年后的台湾将会如何?”这岂仅是经济部长要想的问题,所有台湾人也必须面对。

台湾经济现今不只后有追兵,而是早被世界远远抛在后头。面对区域经济整合下的自由化浪潮,台湾已没有龟步改革的筹码,必须加速推进。

不只国际局势逼著台湾快转,政治时空也只给予快转的空间。从现在到二○一四年底的两年间,台湾没有重大选举,政治干扰最少,提供朝野凝聚共识的机会,也是马英九必须掌握的关键两年。

经济部决策官员说,“政府要用两年补十年缺口,能不快转吗?”

 
来源=《联合报》|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联合新闻网》

朝鲜日报中文网 chn.chosun.com
本文内容归朝鲜日报和朝鲜日报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摘编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