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叙利中部霍姆斯省胡拉民区日前遭大屠,死亡人数达108人,包括49名儿童。那被裹尸布覆盖的一具具小尸体的照片,震惊了世界。多国一致谴责叙利亚巴沙尔政权,英美8个国家宣布逐叙利外交官。美国公布星照片指出屠是巴沙独裁政府所61日,与西方立场有异的普京也软化立场,称叙政府军至少“部分参与”杀害平民事件。

 

《人民日报》日前发表《胡拉大屠杀叙利亚政府嫌疑最小》一文指出:西方一直将“防止人道主义灾难”作为干涉他国内政的惯用伎俩。胡拉事件无疑为西方借机干涉叙内政提供了绝佳借口……此文推断屠杀事件可能是反政府武装所为,叙利亚政府的嫌疑反而最小。此文义正词严地指出:当务之急是查清真相,“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我忍不住大声呼喊一声:好!好一个“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就为这句话,我可以暂时不计较《人民日报》曾刊登那些亩产几十万斤粮的害死不少人的“”,不计荣辱地顶它一次。 是的,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没有真相,公平正义的阳光就永远无法照耀这块大地。是不是可以这样说,至少这句“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就是全世界普遍认同的价值理念,就是普世价值。

 

真相是如此的重要,然而,真相从何而来?中国有一些人认为,既然“叙利亚政府已承诺调查事件真相,”世界各国就应该等待结果,而不得把事件“政治化”,更不应借此干涉叙利亚内政,侵犯一个独立国家的主权。

 

他们口中的主权很神圣,却不知道,在一个独裁者那里,所谓主权,只不过是他们主导他人命运的绝对权力而已。对于这些独裁者来说,人权和主权都是他们用来保护手中政权的工具。对于他们,掩盖真相就是我们所能够知道的惟一真相。

 

纳粹屠杀犹太人的集中营真相等到推翻希特勒政权后才大白于天下,柬埔寨波尔布特大屠杀的事实也是在独裁者死后才逐渐揭露出来,伊拉克最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独裁者萨达姆屠杀了多少无辜的平民与孩子,也是在他像畜生一样躲进地洞后才逐渐暴露在阳光下,现在,竟然有人指望叙利亚巴沙尔独裁政权来“调查事件真相”?你看到有几个独裁者会告诉世人,他们用坦克与大炮杀害了多少无辜的学生?

 

掩盖事实真相是一切独裁者的共性。他们用枪杆子与笔杆子死死控制现在,偷偷篡改历史,通过宣传与洗脑,试图永远控制未来。然而,时代不同了!民主取代专制已经成为历史无法阻挡的潮流。一百年前,地球上大概90%的国家是专制独裁者靠枪杆子统治;50年前,降到50%以下;现在,全世界算得上独裁专制的国家不到10%。米洛舍维奇走了,萨达姆走了,卡扎菲也走了,在不久的将来,还有更多独裁者也会被赶走,或者被被消灭。历史不会让你久等,逐渐觉醒的民众不会让你失望。相信我。

 

就在离叙利亚西边不远的埃及,那位当权几十年而始终不愿把绝对权力关进笼子的穆巴拉克终于被埃及民众关进了笼子,接受审判。当他被判终身监禁的时候,等候在外面的民众点燃了庆贺的鞭炮。这鞭炮一定是惊醒了古老东方的那一小撮人,他们战战兢兢地发话了:中东“阿拉伯之春”的民主变革并没有带来和平与稳定,伴随民主改革而来的是社会混乱与民众对前途的迷茫。穆巴拉克时代的“稳定”被民主的混乱代替……

 

我曾经说过: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几千年的专制制度在洗脑、奴化与严密控制民众思想上与时俱进,不断“完善”,在极少数国家甚至更上一层楼,几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然而,再完善的独裁,也永远是独裁。地球上如果只有两种选择——专制与民主的时候,只要不是天生想做奴隶的贱种,或者性奴们生下的脑残儿,都会宁愿选择不成熟的民主,而不是成熟的专制。

 

历史不能改变,但后人对历史的认识与评价却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独裁者并不都是“死路一条”,他们都曾面临选择,都曾拥有选择的权力。就在埃及审判穆巴拉克,就在全世界谴责叙利亚独裁巴沙尔的时候,在地球的另一边,在中国的台湾,也上演了一场对真相的拷问。

 

刚刚上任台湾文化部长的著名作家龙应台女士日前到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员会做报告并接受立委质询,民进党立委要求龙应台回答:白色恐怖的加害者是谁?“人权博物馆”该不该真实呈现蒋介石的历史定位及功过?

 

作为作家的龙应台早就以一篇篇文章回答了这个问题,我能够理解作为官员的她不不知如何回答。然而,她回避了,我们却不应该回避,每一位台湾人,每一位中国人都应该直面这个问题。

 

如果打乱时空的界限,如果能够上演穿越,我们将看到,穆巴拉克、蒋介石甚至巴沙尔与卡扎菲,都可以归类为同一种人:专制独裁者。回到历史中,我们也无法否认,蒋介石统治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几十年里,手上沾的鲜血并不比他们少,至少不会比穆巴拉克的少。如果蒋介石活到今日,如果他依然不肯放松紧握权力的双手,他的下场可能不会比卡扎菲好多少,肯定无法逃过穆巴拉克今日的遭遇。

 

但就是这样一位“独裁者”,如今却获得了完全的不同的历史地位,相当多的台湾人,以及更多的中国大陆人,对他采取了宽容的态度,甚至多了几分尊重。为什么?因为,他和他的继任者最终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松开了紧握权力的双手,还权于民,还政于民,在台湾率先实行了宪政民主。

 

任何个人、政治党派与政权,都会在历史上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也会犯一些严重的错误,甚至罪行,但并不是无法更改的。更改历史的办法不是擦掉墨写的史书,封住民众的嘴巴,更不是用追问真相人的鲜血去混淆历史的墨迹,而是用实际行动书写新的篇章。历史事实也许无法改变,但对一段历史事实与历史人物的评价,却可以因后继者做了什么、如何做而有所不同。“子孙们”做了什么,不但决定现在和未来,而且,也在“改变”着历史。

 

设想一下,如果蒋介石的继承人蒋经国与李登辉依然实行一党专制,不开放报禁党禁,不允许人民说话,不允许追寻真相,那么,以当今世界已经没有几个独裁专制国家可以独善其身的事实来推断,台湾要就是在全球正义力量的干涉下岌岌可危,终日靠“维稳”度日如年;要就是经过了某一轮民主革命之后,蒋介石被订上了历史的耻辱柱,他的继承人被民众关在笼子里推出来审判……

 

当今世界上,巴沙尔这种以掩盖真相为己任的政权已经不多了。越来越多的民众认识到,没有真相的国家,也与真理和正义无缘。有了真相,才有正义;有了真相,才能和解,才有宽容,才有持久的和谐与繁荣。

 

201264

 

参考阅读:

 

人民日报:胡拉大屠杀叙利亚政府嫌疑最小

 

别了,穆巴拉克!

 

台湾二二八事件,到底是谁下令开枪的?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