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理:《北京日报》逞了霸气,输了底气

  这几日,媒体的两个“道歉”吸引了很多网民的目光:广东的《时代周报》因登了一篇反驳《北京日报》某观点的文章,《时代周报》高层赴京向后者登门道歉;广东的腾讯网也因“擅自”改动《环球时报》社论标题而被迫向后者刊文道歉。

这样的“道歉”,当然引发网络的轩然大波。看看《时代周报》5月24日的文章《直面真相就是媒体的社会责任》,接受采访的文化学者朱大可、中国人大新闻学院教授陈力丹和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针对“北日”的某些观点而提出的批评(“媒体发言须尊重常识”、“警惕以左牟利”、“马克思是捍卫新闻自由的代表”),违反哪一条法律法规了吗?没有;涉嫌构造事实而诬陷了吗?没有;涉嫌人身攻击了吗?更没有。那为何还要专程赴京“登门道歉”?只要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这背后有见不得的动作、说不得的理由,与明明白白显示出的霸气。

再看看腾讯网向《环球时报》的道歉。很多网友都早已明白分析过,腾讯网所拟的标题是根据“环球时报”那篇文章的关键论点提取的,意思并无歪曲。更可笑的是,“环球时报”的母报网“人民网”也用的是与腾讯网同样的标题。但“环球时报”在其“适度腐败”论引发网络大量的批评嘲讽之后,感觉脸上无光,竟把怒气发泄到了腾讯网身上。这样的流氓习气,确举世罕见。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观点不同引发的争论,完全可以平等、自由地继续争下去,是真金不怕火炼,是真理越辩越明。“北日”与“环球”如果坚持自己是对的,对方观点或提炼的观点有错,完全可以再撰文予以批评驳斥,以理服人,是非自有公论,是非也只能付诸公论。更何况这两报还尽享现体制保护,占尽话语权优势。何以不用平等的充分辩论这种最能以理服人、最能争取公众认同的方式,却动用公权逞霸道,来为自己“挣面子”?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它们早就自知,在说理方面它们没有自信,没有底气!

但是如今,“权力就是真理、刀枪就是真理”的做派早已广受唾弃,特别是信息技术飞跃发展的互联网时代。“北日”与“环球”们,固然可以动用公权逞了霸气,挣了“道歉”,但在公众眼里,你们已经明明白白输了底气。一个连正常说理的底气都没有的媒体,还能有多少公信力可言?还能真正赢得公众认同吗?鄙人一再说过,不走可以强拉,不吃可以硬灌,不招可以逼供,不从可以强奸,但老百姓从此心底里死也不再相信你,那是你最无可奈何之事。某些官媒及其背后的主事者,真的连这一基本道理都不懂?当人们再也不信你们制作的镜头里那信誓旦旦的保证、慷慨激昂的表态、声情并茂的述说时,当“群体性事件”、“意外事故”频发,大家宁可相信并传播“小道消息”,也不听从你们的“谆谆告诫”时,当你们一发布消息就备受质疑、一发布评论就广受嘲讽时,你们可曾想过,你们此前的霸道行径“功不可没”?

《杂文报》5月25日头版登了丁火先生的文章《纸媒的尴尬》,揭示了如今一些靠强硬摊派订阅的纸媒(其实应该是“纸官媒”)一送到办公室就被扔在那里无人理睬、等待做废品被收购、擦屁股都没人要的“悲惨命运”。霸气的“北日”“环球”们,你们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明白自己如今在民众心目中的真正位置?真的一点都不懂什么叫羞愧?你们真的以为,依靠蛮横权力的庇护与撑持就可以包打天下,而不想想自己这样做的结局将是公信尽失,是被公众、被市场彻底唾弃?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4日, 12:5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