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台湾《联合报》的报道,这份人权报告指出,台湾主要的人权问题是,对妇女和儿童的暴力案件以及官场贪污,去年,台湾有超过400名官员因涉嫌贪污遭到起诉,其中有54名高层官员。

这份年度人权报告书共分成7个章节讨论台湾的人权状况,文中提到性侵害和家暴等妇女受害情况依旧严重,由于受害妇女担心曝光后遭歧视,根本不敢报案,台“内政部”统计岛内妇女遭性侵的数目,是向警方报案的十倍之多。此外,台湾儿童受虐也是个大问题,根据可靠的非政府组织统计,全台每年大约有二万名儿童受虐,远超过一般民众了解的状况。司法制度方面,尽管政府努力减少司法贪渎案件并避免政治干预司法,但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对此,马英九表示,注意到这份报告提出的几项人权问题,对于不足之处,一定会持续改善。

报道引述台湾总统府发言人范姜泰基表示,马英九对美国国务院报告中肯定台湾的人权状况感到欣慰,同时又强调说,要持续全面地检讨改进不足之处,并希望“人权立国的理想获得真正落实”,打造一个不分你我、友善尊重的人权环境。对此,有网友点评说,把台海两岸对待美国人权报告批评的态度作个对比,哪一边更高明,更值得表扬呢?当然是台湾了!台湾的表现很大气,而这边则给人以小肚鸡肠的感觉。

博客中国上作者杜导斌的文章说,就连中国古人都知道,如果你做得不好,有人不留情面地给予中肯的批评指正,那是为了帮你改正,是为了你好!马英九虚心接受批评,表明台湾民选政府是真正以民意为本,目的是便于今后在保障人权方面做得更好,让台湾人民更满意的同时,国民党也可以增加连任的胜算。大陆这边呢,其恼羞成怒的态度实在不敢恭维,极力护短不说,还文过饰非,给人的印象就好比是,一个依靠瞒天过海的角色被人家揭了老底,气急败坏。目的不过是,不愿意对此作出任何改正,以便那些有利于权贵和政要们继续为所欲为的,严重侵犯人权的权力体制和机构能够永远维持下去。

谈到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这些年来,无论是历任的中央高层在国内外不同场合的公开演讲,还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都会不厌其烦地重复一句话,那就是:中国的人权状况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对此,作者蔡慎坤的文章回顾说,当然,与毛泽东时代相比,今天中国的人权状况确实有所改善。过去外国领导人来访,只要跟中国一提“”两字,官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粗暴干涉中国的内政”,也是国内外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的阶级斗争新动向。

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话说回来,中国人权虽有进步,但缺点则在于改进的速度太慢,有进步不能成为掩盖现存问题的理由。这就好比说,一个得了20分的孩子,如今考了个25分,有进步没有呢?有!但仍然远远处于及格线以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现在别忙着瞎吹什么自己“为世界人权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等等,能把中国本身的事情尽力做好就不错了。杜导斌的文章又说,尽管中国人权有进步,但这也是“被进步”,是被国内民众不断兴起的维权抗争,和国际人权组织以及舆论压力推着进步的,并不是中国执政党自己发善心施舍才进步的。

尽管如此,现在官方却硬要把它说成是,自己主动积极要求进步的,不过,考虑到中国人权的任何点滴进步,都必然伴随着权贵集团既得利益的同步后退,这也不能说就是坏事,懂得“向好向善”总是值得肯定的,但就是给人以某种不诚实之感。此外,虽然中国政府这几年确实在注重改善人权,但如果说中国己经把尊重和保障人权作为治国安邦的一项重要原则,感觉就有些过头了,难免有夸大其辞的成分。

杜导斌的文章分析认为,中国政府目前在人权领域所面临的最纠结不清的问题就是,尊重和保障人权,与维持其一党统治地位之间存在的紧张关系。具体来说,当人权与党权的矛盾没有突显出来的时候,政府还是愿意为保障人权做些事情的;但是,一旦人权与党权,甚至只是人权与某些地方政要的现实利益发生冲突时,人权就只能退居次要地位了,而党权和官权则永远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此外,中国官方总是宣称,“中国把解决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方面的问题放到首要地位,取得巨大成就。从1978年到现在,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实现了从贫困到温饱、从温饱到小康的两次历史性跨越,消除了约2亿多贫困人口,提前完成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为世界减贫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 对此,杜导斌的文章点评说,生存权和发展权都不是国权,是国民自主选择的内容,国民要生存,是生物本能,与国家何干?不在中国生存,移民到美国就不能生存了? 难道也可以作为中国政府的“成绩”?

所谓“发展权”现在已经成为危害国家社会稳定的根源之一,许多地方政府就是以发展为名,任意强制剥夺国民的土地、房屋、矿产,任意污染河流,是导致民众对政府,对执政党不满的深刻原因。发展是硬道理的命题是中国这三十年来最大的误解,发展不是硬道理,人民自由地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自由地追求自己的人生梦想,才是硬道理,也才是尊重人权。国民不愿意发展,他就愿意按自己原来的生活方式生活,比如某些藏民和维族人,政府对此就应该充分尊重,无权强迫他们按照汉人的模式来发展。

把发展权等所谓的集体人权误当人权,是中国人权与世界不同调并被视为半野蛮的原因之一。把减少贫困也说成是政府的业绩,却忘了政府根本不创造财富,这与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所说的正好相反,他说政府和执政党不是人民幸福的施舍者,他的这句话是广受好评的。再说了,减少贫困,受益者是中国人民,跑到联合国去报什么帐表什么功?什么叫“为世界减贫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像下级向上级领导汇报工作似的奴才语言,这样的语言在国际舆论看来 ,好象中国政府是联合国的下属机构似的,简直让人笑掉大牙,没出息的东西才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