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了解,6月6日早上死亡,《南早》的7日订户版(主要是学校和酒店)以25CM的记者署名方式在国版报道,但同日的零售版则以100字左右在简讯出现,但却有两名记者的署名,显然是仓卒抽调;至于原来的位置则改为刊登台湾前总统李登辉5日晚上与大陆学生舌战的新闻,香港记者协会在响应传媒查询时曾质疑,后者在影响伍、轰动性和时效性均不及李旺阳的离奇死亡,期望《南早》解释,但《南早》总编辑王向伟一直未有响应该传媒查询。

直至19日,《南早》编辑柏立斯(Alex Price)向所有同事发送他质询王向伟的电邮和早前的对话,显示他在报道见报当天已用电邮要求王解释,王只简单说,那是他的决定。柏立斯再要求他解释,因为事件被质疑是自我审查;王拒绝解释,并说,「若你不喜欢,你知道怎么做。」柏立斯认为总编辑语带恐吓,是要他收口或辞职;王否认。柏立斯19日再向王发一篇较长的电邮,并附给编辑部同寅,指李旺阳为坚持理念而死亡,各报大肆报道,《南早》却只作简讯处理,其后即使改为大篇幅报道,并于日前作专题处理,亦难掩事发当天的处理问题。柏立斯更明言,有关处理令新闻操守和《南早》的公信力岌岌可危,王总编辑欠员工和读者一个解释。

香港记协19日向王尚伟发出电邮,要求对方解释其决定,该会强调,尊重各传媒的编辑自主,但事件已引起公众关注,成为社会事件,该报有必须清楚交代。新闻行政人员协会主席赵应春响应传媒查询时亦认为《南早》应作解释。

另外,三间大学的新闻系教授亦要求王向伟解释,其中,浸会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表示,王向伟以吉林政协身分领导《南早》,已令人质疑他会染红《南早》,李旺阳事件的报道手法难免令人联想与其背景有关,若传媒机构视报章为公器,应向社会交代。

《南华早报》有109年历史,是香港主要的英文收费报章,自副总编辑林和立被老板郭鹤年公开批评并冷待而辞职后,即由具中国背景的王向伟掌管中国版,《南早》的中国新闻处理已间中受到质疑。今年2月,该报更擢升王向伟为总编辑,辅以与中联办官员友好的谭卫儿,《南早》的新闻报道更受质疑,而且范围扩及中联办支持的候任特首梁振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