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自6日起,从香港发起了要求调查李旺阳被自杀事件的全球联署活动。现在有多少人签名?

北风:“到今天下午两点四十分(香港时间),有3650人参加了签名。我们的统计发现,40%的签名者来自香港―香港参加签名的人最多,另有接近40%的比例来自中国大陆;其他人则来自美国、台湾等地。”

法广:香港还有那些声援活动?

北风:“据我所知,香港已经有很多声援活动。出事当天中午,就已经有支联会的人去中联办门口抗议。这两天,其他机构也都参与了抗议活动,包括在中联办。今天,在中联办门口,有两个机构设立了吊唁用的灵堂,并且有中华民主书院的郑宇硕教授和陶君行在那里绝食70小时,现在正在进行中;另外一个比较大的活动是星期日下午三点半有一场游行,可能规模会非常之大;另外,支联会会在下周三,也就是李旺阳的“头七”的那一天,也会有一场哀悼活动。“

“星期日的游行活动由民阵发起。其实有很多团体都参与发起这次游行,但是,民阵是其中最大的机构,每年的七٠一大游行都是民阵发起的。”

法广: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的活动得到海外民主人士的支持。您认为,这些支持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对当地政府形成有效的压力?

北风:“毫无疑问,从当局开始时抢走遗体、不让家属接触遗体,到现在答应家属可以让家属监督解剖的过程,我想这起码是一个让步。并且,事情已经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如果他们贸然进行遗体火化,我想,即使他们没有做杀人灭口的事,法官也不会相信。并且,今年七٠一是香港回归15周年,香港整个社会的民意对这件事反应非常强烈,已经有团体提出,胡锦涛主席来香港出席“七٠一”庆典的时候,他们要想尽办法来表达抗议,那对中央来讲,这都是很丢面子的事,我想中央不会听任邵阳当局这样胡来。“

法广:关于李旺阳,其实,他出狱以后,有香港媒体采访他,大家都难以想象像他这样坚强的人会选择自杀这条路。您觉得当局会有什么想杀人灭口的动机么?

北风:“我想,他即使是被杀人灭口,也不是由高层至下部署的。但是,要考虑到李旺阳(虽然)每天有10个人看守他,但他还是被朋友从医院接回家,接受了香港媒体采访,并且,采访在六٠四前两天播放,我想,这会不会导致看守他的人恼羞成怒,然后,有一些泄愤的动作?但是,李旺阳身体非常不好,那这些会不会导致他去世?这都是可能发生的事情,未必就是自上而下有指令性的行为。所以,还是需要通过对遗体的检查,才可以有准确的结论。”

“最近,好几家国际机构已经发出声援,要求关注这件事,包括大赦国际,我觉得这些都是对当地有关政府有影响力,或者说能够形成压力的行为。”

1950年出生,原本是湖南邵陽市玻璃厂的工人,但受19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启发,1983年就曾带头成立工人自助会。八九民运中,他出任邵阳工自联主席,声援学生的民主运动,六四镇压之后,他又举办六四死難者追悼會。他因此而被捕,并最终被判刑13年。2000年,他因身患重病,而且左眼失明,双耳接近失聪而被提前释放,但2001年,他又因为要求有关当局对其在关押期间受酷刑致残要求赔偿而再度被捕,判刑10年,2012年5月5日,他刑滿出獄时,病情惡化,双耳已經完全失聰,只能抬回家中,其後轉往大祥醫院接受治療。但6月6日,他竟被发现挂在医院病房的窗前,好像自缢身亡。而就在几天前他还接受香港媒体采访,表示将继续为争取民主而努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