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05日 07:22:32

——社会道德与经济发展水平的关系
涂子沛专栏
6月3日,周日。南方电视台的记者李佳佳在出差途中,惊喜地发现白云机场的国际出发厅新安装了苹果手机的充电端口。她把自己的手机插上去充电,然后坐在两米开外的座位上等待。没想到在十分钟之内,经历了几次惊魂:先后有两人想把手机"顺"走,其中一男在绕台三圈之后,绝然出手,但李佳佳眼明手快,纵身跃起,早他0.1秒按住了手机。两手相撞、四目对视,李佳佳在其微博中描述:“他‘哦’了一声闪人了”。
李佳佳的微博图文并茂、生动形象。令我想起了在美国的一些类似经历:曾经不止一次看到街边的台阶上有手机,路人穿行,但就是没有人拿,躺在那里静静的等着失主。有一次自己掉了的手机,也被别人送了回来。我也相信,一些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小事,其实可以反应一个社会的大体的道德水准。时下的微博,每天打开都是乱象丛生,各种负面消息的底线,一个比一个低。我不禁感叹说,我们中国人,现在是不是特别缺“德”?
有网友立刻接过话头,质问我说,你说得是真是假?他建议我在美国做个实验,拍下来给大家看看,以证事实。巧的是,美国恰恰是个行为研究的大国,各种社会调查、田野研究非常发达,这种视频其实不需要我去拍,网上就可以顺手拈来。
先从近的说起,今年3月21日,为了调查经济萧条有没有导致人们的道德水平下降,美国广播新闻公司(ABC NEWS)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做了一个实验。他们把一张50美元的现钞和一张700美元的支票夹到一起,丢在路边,并用隐藏的镜头实拍路人捡到之后的反应。实验进行了一天,共有7个人“成功”入镜,其中5个人立即把捡到的现金和支票送到了附近的银行,这其中,有公共汽车司机、失业人员,还有送外卖的服务员,在电视台随即跟进的采访中,有人回答说“上帝在看”、还有人回答说:“这不是我的钱、不能要”。最后一位走进镜头的大妈成了这个视频的催泪炸弹,她叫Simone,是一名64岁的失业人员,每晚在收容中心借宿,兜里的7美元现金几乎就是她全部的财产。她也居然推门进了银行,请工作人员代寻失主。当记者含着眼泪问她为什么不把钱留下的时候,她说:她的生活确实艰难,但她妈妈从小就告诉她,永远不能偷窃。Simone大妈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ABC NEWS后来甚至为她设立了捐款专线。
2007年年初,另外一位研究人员做了一更有心、更周全的实验,他把一个装有现金、购物劵以及身份证件的钱包,丢在了街道、停车场、餐厅门口等等不同的公共场合,抓拍了一百人的反应,并把现场的视频、捡到钱包的人和他联系通话的音频都公布在WalletTest.com的网站上。根据他的统计,一个月之内,74个钱包被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这74个,还不包括钱包和证件送了回来、现金或购物劵丢失的情况。
其实,类似的实验一直在做。再说早一点,2001年美国的《读者》杂志甚至做了一个跨国实验:在全世界33个国家丢了一千多个钱包,以检验每一个国家人民的反应。实验结果是,挪威和丹麦并列第一,100%的钱包都被送回,新加坡第二,送回率为90%,美国的送回率67%,70%、韩国70%、印度65%、巴西60%,中国香港排名倒数第二,只有30%。中国大陆没有参评,但我们稍加思考,自己的位置是不是就能心知肚名?
从以上3次实验的结果可以看出,美国拾金不昧的比例比较稳定,都在70%左右波动,实验结果的一致性,说明其结果是可以信赖的,也说明美国的道德风气并不完美、也不是全世界最好的。事实上,我在美国生活,偶尔会听到用枪顶着脑袋抢劫的恶性案件,美国超市里的偷窃现象,也一直令商家头疼不已,这个社还很不完美。但我们考察一个社会的道德风气,看得最多的还是离我们最近的、最大众、最普通的、类似李佳佳的故事和经历,而不是极端的个例。她的经历,发生在机场的国际出发厅,那里的人群,在概率上是要归入精英群体。但李佳佳的惊魂,从跟贴来看,并不是偶发的特例。南方电视台的编导徐静在评论中说:这种充电口,她也用过。“可我没你淡定,我都是守在那里,眼睛不眨的”。如果一个社会,在机场的国际出发厅都必须彼此提防到这种地步,那我们是不是缺了什么?该不该感到悲哀?
李佳佳的故事,其实还没完。8个小时之后,她抵达日本成田机场,接着去充广州没能充完的电。她发现成田机场也有类似的免费充电台,但4部手机静静地躺在那儿,主人一个不在。又有网友在李佳佳的实拍照片下留言说,这个对比,没意思,日本的机场有镜头监控。还有人说,“试想当你需要花一个月的薪水去买一部手机的时候,它的珍贵性就来了”。也有朋友评论我的微博说:中、美两国的这种差距,是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造成的。这又引出了一个新的话题:美国人、日本人的道德水平较高,是因为那里的人民不差钱;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人穷志短,道德风气差理所当然。这个逻辑有没有道理?一个社会的道德风气是不是由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的?其实,这个问题已经相当“陈旧”,古今中外的学者对此有更多的研究。但我留给诸位看官来做结论,因为我实在担心,这边嘴一开,那厢立刻会有人要我去埃塞尔比亚的街头,再拍一段视频回来。
首发于《南方都市报》、略有删节

 

上一篇:
中美家庭教育的细节差异
下一篇: 没有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