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采夫 | 欧洲杯断篇:当巴洛特利射门时在他想什么

2012年06月20日 23:40:03

    意大利对爱尔兰,卡萨诺用后脑勺磕进第一个球,当时的巴洛特利还在场下摆着造型,杏眼含春威不露,他也许在回忆卡萨诺之前接受《太阳报》采访的话。
    然后,上场,被拉拽,射门,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那不是一记天钩,那是法国人帕潘在AC米兰时的回身空中侧身翻凌空钩射,巴洛特利当时心理活动活跃异常:“这么点时间派我上来,我问候普兰德利你自己,卡萨诺都进好几个了,我到现在还没破瓜,你们跑来跑去的干嘛,我TM就站在这儿了有种你派城管来,拽我衣服我还就不摔倒谁倒是因扎吉,我倒这球砸脚上了,哦天哪天哪天哪天哪!”
    这是本届欧洲杯上最美进球,92年的神作,是巴斯滕点球打柱子上,94年是沙特队一位大哥,从本方禁区带到对方门里,以及马拉多纳对希腊那个抽疯版的进球,96年太多了,加斯科因的进球珠圆玉润,但波博斯基和苏克的挑射明艳不可方物,这辈子不会再遇见第二次,再往后,再往后记忆就模糊了,听说人老了,就只能记得远古的事情。巴洛特利这个进球,以难度、美感综合评分,可进前十。封神有余,封帝不足。
    但巴洛特利才没有想这些,神从来不会在乎自己在封神榜的位置,那是范佩西、托雷斯们才焦虑个不停的事情,在射门的一瞬间,山呼海啸的体育场空空荡荡,流氓停止呼叫,纸片不再飞扬,情侣定格在闭目深吻,巴洛特利支起耳朵,身体内响起神秘的气息,从意大利的残垣断壁,到黑非洲的丛林,似咒语,似鼓点,似一声长嗥,那是来自远古的声音,是来自荒野的呼唤。巴洛特利向天空伸出了他的——脚。
    进球之后,巴洛特利又一次忘记了庆祝,而思考怎么庆祝的时候又会丢掉进球,这像一条不存在的军规,荒诞地困扰着巴洛特利的心。他试图张开嘴巴发出声音,却被队友紧紧捂住,专家解读他在骂爱尔兰球迷:“你们这些婊子养的。”那不过是庸人自解,他并没有想说些那些,他只是试图问一句:“谁TM把我给拽倒了?”
    “卡萨诺那篇采访?想起来了,卡萨诺确实接受了《太阳报》采访,说自己最佳的备战就是上床,并报出“600”的数字。听到这个我就想笑,卡萨诺太爱搞了,《太阳报》根本不知道典出在哪里,他们只要去GOOGLE上百度一下就知道,那是马拉多纳的数字,他还给私生子朗诵过一封信:《儿子,请原谅》。如果卡萨诺真的600个,那张伯伦就真的一万个,我就是个处男。”
    为什么我不笑?我爱养大我的爸爸妈妈,也爱抛弃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有足够的理由赢得我的爱,但除此之外就没了,我的小学除了打就是被打,中学除了踢就是被踢,大学?什么是大学?普兰德利才不喜欢我,他喜欢35岁以上的老男人,曼奇尼,他只喜欢特维斯,这是他们之间秘密,情感这回事,谁知道呢。
    如果下场还让我替补,那我该摆个什么姿势呢?
    得了吧,上面都是你们的污蔑,我不是神,我一直纯洁得像个孩子,其实射门的那一刻我在想: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个问题从生下来开始,会一直纠缠我到死。

    潘采夫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20日, 10: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