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采夫 | 5月29日八卦掌

2012年06月01日 17:10:09

  1、高希希:“虽然司马迁好像和刘邦家有仇一样将他写得很烂,但我们还是对《史记》当中的描述做了很大的尊重,其中也加入了我们现代人对于刘邦的一些判断。比如我们就没有把刘邦塑造成一个痞子,而是将他刻画成了一个普通农民。”
    5月18日 《新快报》
    高希希说对了,司马迁老师跟老刘家确实有“除根”之恨,“撸管”之仇。

    2、高希希:“陈道明当然不是戏霸,因为你要知道像他这种类型的演员,自己对人物的把握、理解以及塑造都已经达到一个高度了,所以我对于给他一定的创造空间是相当支持的。比如说剧里面的一些台词,如果太文绉绉了会让观众觉得拗口,但太现代化了又没有历史的感觉,这方面他就做了很多的推敲。”
    5月18日  《新快报》
    嗯,那还是戏霸。

    3、白岩松:“孔子学院可以更好地在美国发展。但是对于我们也要思考,在文化交流的过程当中如何润物细无声,如何用用别人喜闻乐见,在别人需求的情况下双方一拍即合,同时这个问题我们也要思考,我们打造中国形象,应该所有的人都去思考这样一个命题,我们要打造一个中国什么样的形象给这个世界呢?”
    5月29日 央视网
    和平演变这事,“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能做到孔夫子这句话就谢天谢地了。

    4、张浚生:“金庸先生只在云松书舍住过一个晚上,1996年云松书社建成后,金庸先生觉得书舍建得太美满了,又在西子湖畔,不应由他一人独享,应公诸同好,让普通人都能分享美景,所以决定将云松书舍无偿捐赠给杭州市。他和夫人只住了一个晚上及翩然离去。”“不对外售票,普通游客都可进去参观。”
    5月28日 中国新闻网
    金庸走后,杭州当地政府将云松书舍变成了豪华会所,每人五百起步,不对外开放哦。
   

    5、巩汉林:“龙年春晚和潘长江准备了小品,整体效果很好,导演组甚至没给出任何修改意见,但为什么最后没上?因为我们谈的是买房子的事,可能会让大家大过年的看着心里难过,这就不太好了。”
    5月29日 《新闻晚报》
    如果是好节目,你不上老百姓心里难过,上了以后领导心里难过,两难。还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吧。

    6、纪怀昌:“北京有很多‘画二代’,经常聚在一起写字画画,但多写不过头代,第一代写得多好啊,二代就差远了。但大家喜欢请他们来写个字、画个画,给点润笔费,他们也乐意。”
    5月28日 《武汉晨报》
    原来你们画二代也互相拆台啊。这位是纪晓岚的后人,老纪当时可能享受个副总理待遇。

    7、汪国真:“我的书法石刻在张家界、黄山、五台山、九华山、山西晋祠等风景名胜地都有。歌手白雪录我作曲的苏轼《但愿人长久》,唱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就哭得唱不下去了,只好重新录音。中国歌舞剧院的歌手雷洋唱我的《分别别多久》,第一次边弹边唱时就哭了。从歌手那里,我知道,我的音乐是可以催人泪下的。我有了信心。”
    5月28日 《新华日报》
   
    不管干哪行,汪国真都是“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1日, 5:3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