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采夫 | 6月6日八卦掌:亲爹干爹都一样

2012年06月09日 10:10:03

八卦掌

调解协议:“马甫平先生、纪连海先生在本协议生效后,都不得以任何理由对此次事件相关内容向新闻媒体和社会公众进行评论。否则,后果自负。”
6月4日 《京华时报》
马甫平告纪连海抄袭,随即被一万块钱摆平,嘴巴还贴了胶条。学者,你忒也不值钱了。
     

张发财:“并未事前征得您的同意就擅自使用您的画作,真是惭愧万分,特来向您负荆请罪。”
6月5日 《南方都市报》
古书读多了,张发财错将今人当古人,错用了当代画家的作品,非要闹着学廉颇。还别说,相对于纪连海的着人摆平,负荆请罪真是个挺来劲的事。

许钦松:“我觉得态度不错,挺诚恳,《舌尖上的中国》栏目组用国画来表达传统美食文化的内涵,这种创意我还是很欣赏的,对个人作品被错认为是古画,也大可一笑置之。但我的另一层身份让我不得不想更多的问题。”
6月5日 《南方都市报》
一边负荆请罪,一边惺惺相惜,这一出叫“将相和”,纪连海先生,读过《史记》吗?

刘心武:“我说的主流红学,也就是你们都知道的某个研究所,他们体制下的一帮人,享受局级待遇,拿着拨款,没做出这种事儿,还不让大肆报道。这种压制,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不理解。我只能说,周汝昌做出的各种成就都是在单打独斗的前提下,他跟研究所合不来。”
6月1日 凤凰网
周汝昌刘心武陈林胡文彬自称非主流,冯其庸周思源刘梦溪蔡义江也不愿认领,这年头啊,说谁“主流”那是骂谁。

 
格非:“当我们的作品刚出来时,马原、莫言、韩少功等,包括王蒙,对我们非常忍耐,不遗余力地给予赞扬,让我们从前辈的方法中汲取到东西。现在我们与80后、90后作家之间,可谓相敬如宾,但也很少尊重对方的创作,很少对同行的作品进行指责。否则会被人家说,你老一辈作家拿着棒子打我们。”
6月5日 《新闻晨报》
从韩寒的《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逼》开始,作家们就应该明白,“沟”已经大到根本不用挤了,只好相敬如“冰”,否则举案齐眉(棍)。

马原:“我真的是喜欢,我觉得百年之后能留下来的书,肯定有一本《活着》,一本《废都》。”
6月4日 《新京报》
在这两本之外,我选《我与地坛》,那两本盛的是肉身,“地坛”载的是灵魂。

:“有一次我跟杨澜讲,很多诬陷过来的时候,我只要拨一个电话就能解决问题,但如果这样的话,我辞职的意义就没了,所以我没有拿起这个电话。”
6月2日 四川在线
怪哉,“诬陷”这个问题,难道不是找法官解决吗?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莫非余秋雨家的电话能杀人?

王蒙:“我是中国革命、中国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设与发展的追求者、在场者、参与者、体验者、获益者、吃苦者、书写者与求证、作证者。我喜欢追忆、咀嚼与研讨中国的政治,我有责任说出真相,我必须泄露一些‘天机’,而不能听信各式的信口雌黄。”
6月2日 中新网
曾经是革命的红小鬼、部里的年轻人、文学的流放者、文化的官老爷和老庄的发言人,王蒙有资格写《天机》,但他说“到现在都没有麻烦,都是鼓掌”,不靠谱。

 
黄秋生:我讲电影,你班×契弟就嚟生事打架,又唔睇人写嘅前文后理,一味断章取义,不停洗我板。搞到我要请教你班××仔乜×系罗志祥。唔识咪唔识啰,唔识有罪呀?唔识刘德华就话啫,出咗华人世界都有人唔识刘德华啦,有乜咁出奇!吾好以为你吔好捻重要,人吔讲乜都有你份,成日想害你。有病睇医生啦,×××!
6月5日 《南方都市报》
谁给翻译成中文?

范冰冰:“我入行以来没找过‘干爹’,也没任何‘干妈’、‘干哥’、‘干姐姐’之类的,也许找‘干爹’的人是觉得一个亲爹不够吧,我亲爹特别好,我很爱他,所以也不需要再找‘干爹’抢夺来自女儿的爱。”
5月28日 《南都娱乐周刊》

《红灯记》李铁梅这样唱道:“虽说是亲眷又不相认,可他比亲眷还要亲。爹爹和奶奶齐声唤亲人,这里的奥秘我也能猜出几分,他们和爹爹都一样,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六六:“他把曾经为我打印的论坛文章拿出来放在我眼前,我信手翻看一下当年小少妇的爱情笔记,日子里除了风花雪月就是恩爱缠绵。才十年,我再看他已然几近陌路。时间是一把杀猪刀,那头猪,就是我曾经的爱情”。
6月6日 《潇湘晨报》
欧洲杯开始了,六六这是要举牌换人调整阵容呐,联想起了陈晓卿的博客名字:人老猪黄。

     
潘采夫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9日, 9:1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