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渔 | 看足球,说历史

2012年06月15日 12:25:01

  欧洲杯小组赛阶段,部分比赛如同鸡肋,看之乏味,弃之不舍,而且很难提前抉择。强强对话,通常认为火星撞地球,但双方反而倾向于保守,和为贵。如果放弃,又唯恐出现上届欧洲杯的土耳其队,频频在不可能之处创造奇迹,让没有观看的观众后悔错过。

  乌克兰和瑞典的比赛,就是事先被认定为乏味,事后庆幸没有错过的一场比赛。老将舍甫琴科和伊布,包揽了所有进球,一时有时光倒流、昨日重来之感。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在舍甫琴科进球的瞬间也是欣喜异常。让我留意的不仅是这个进球,还有解说员的一段背景介绍:本次欧洲杯的主办国波兰和乌克兰,在申办成功之后,国家元首均已出现变动。

  限于时间,解说员未作详细介绍,这里不妨补充一下。

  2007年4月,经过欧足联投票,波兰和乌克兰击败了意大利,最终成为2012年欧洲杯举办国。当时乌克兰的美女总理季莫申科,如今身陷囹圄。原因说法不一,乌克兰法院的理由是滥用职权,支持者认为是政治报复。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时,季莫申科曾将亚努科维奇拉下马。

  由于季莫申科在狱中遭到虐待,此次欧洲杯遭到多国政要抵制,法国、英国、德国等纷纷表示谴责。赛前,德国队队长拉姆也希望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能够重新考虑赛程安排,他说:“我认为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是重要的一部分,乌克兰限制了许多事情,现在乌克兰的局势和我的理想并不一致。”但是,普拉蒂尼非常强硬,表示不予理会。

  相比之下,波兰似乎更加不幸。2010年4月,波兰总统卡钦斯基夫妇赴俄国出席卡廷惨案70周年纪念活动,老式的专机坠毁,他们与随行的86名波兰高级官员一并殒命。此次欧洲杯,俄罗斯队专程前往位于波兰总统府门前的空难纪念牌,敬献花圈并默哀。

  虽然这次空难的惨烈程度远甚于季莫申科的遭遇,但是波兰比乌克兰幸运的是它已经完成了民主转型,有一套较为健全的体制,国内政局不会因为元首的更迭而发生巨大变化。此次欧洲杯的波兰主办城市,除了首都华沙,另外三个城市格但斯克、波兹南和弗罗茨瓦夫都在波兰转型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似乎有些巧合的是,近年来的世界杯主办国大都是民主转型不久但是转型较为成熟的国家。

  2010年的世界杯举办国南非,在上世纪90年代放弃种族隔离制度,释放了被关押了27年的民权领袖曼德拉。

  2006年的世界杯举办国德国,在80年代末告别柏林墙,东德西德破镜重圆。直到这次世界杯,德国国民才终于没有顾忌地在公众场合集体歌唱国歌,挥舞国旗。此前出于对历史的反思,德国国民对于这种集体表达国家认同的方式一直心存疑虑。这种疑虑并非多余,如果看过电影《浪潮》就会知道其来有自。

  2002年的世界杯举办国之一韩国,在80年代开始了转型。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更是直接推动了韩国的转型。世界杯时期的韩国总统金大中,在80年代曾因反对军政府身陷囹圄,一度被判处死刑,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得以幸免于难。

  就连2014年的世界杯举办国巴西,也是在80年代开始转型。巴西历史上首位女总统,即现任女总统罗塞夫,在转型之前曾因反对军政府遭遇酷刑。前任总统卢拉,当年因为组织工会运动被监禁。

  足球和历史,说来话长,就此打住。

  (原载《东方早报》6月13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14日, 11: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