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 | 民生比登天还难?!

2012年06月17日 19:07:31

  神九成功升天,不少国人欢庆,我也高兴。毕竟这是一个国家强大的象征之一,毕竟这个国家是我的国家,不管它现在被谁掌管和代表着。
   但我同时也很清醒,不像一些人那样表现得“欣喜若狂”,譬如《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先生在微博中这样写道:中国能搞好航天,证明了我们只要真下决心并努力,就能解决最复杂的其他问题
   我很欣赏胡先生的乐观,谁不希望自己的国家诸事顺遂,百姓幸福安居呢?可我毕竟是读过多年书的研究生,又是从事特别讲究逻辑的新闻职业,呵呵,我不得不指出胡先生这段话的逻辑错乱之处。
   首先,航天是一门高精尖的科研活动,需要朝着一个目标不懈努力,这与社会领域的工作不同,后者应对的是每个不同的个人,满足他们的不同需要。因此,能搞好专一的航天事业,不一定就能干好宽泛的社会事业。这次神九上天后,就有网友评论说,这证明:解决养老、医保、教育等民生问题比登天还难!虽是戏言,却有相当道理,发人深省。
   其次,航天事业旷日持久、耗费巨大,非举国之力不可持续。也就是所谓的“集中力量办大事”。这在中国历史上并不陌生,万里长城、阿房宫、大运河,哪个不是集中力量办成的?可是建筑这些大工程的王朝,哪个解决了长治久安的问题?
   前苏联、美国都是航天大国、强国,在开拓宇宙方面先行中国数十年。两者后来命运的迥异启迪世人:如果一个体制只会集中力量办大事而不能或不屑解决升斗小事,那么该体制只是虚胖迟早要崩溃。而当一个体制既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又能很好解决升斗小事,该体制将获得长久生命力。
   前苏联未能解决好升斗小事而美国却能办到,这就是体制的区别。极权体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但升斗小事却需要分散力量,一对一地予以解决,这点正是民主体制所擅长的。
   另外,一个只会“集中力量办大事”且以此自夸的体制,往往也会“集中力量办坏事”且不可追回,给国家和人民带去深重灾难。这是这种体制的可怕之处。
   我还是欣赏并向往那种能区别“好事”和“坏事”的体制,在那种体制下,经过大多数人充分的讨论,何谓“好事”何谓“坏事”一目了然;经过大多数人的同意,何时以何种方式干好事,以及预防和制止坏事的发生,也很清楚。在那种体制下,集中力量办成的基本上都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即便偶尔决策失误,也会在中途发现而予以纠正,不至一错到底。
   具体到中国而言,当下最大的事,如果非要说航天重要的话,那么也有不少和它一样甚至比它更重要的事,例如:医疗、教育和养老。这些民生难题可能不像航天那样关系到一个国家的面子,但切实关系到每个公民的生存与发展权。
   对待登天和民生的态度,可以显示一个政权的底色。如果重前者而轻后者,那么这绝非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因为大多数人民关心自己的健康与发展甚于登天。
   当然,我并不是说中国政府是在重航天而轻民生,我只是提醒那些因神九升天而对这个体制寄予厚望的人们不要欣喜若狂而产生不切实际的期待。
   最后,在再次表达一定喜悦心情的同时,我对面子又添光彩的中国政府提出诤言:千万别沉浸在集中力量办成大事的巨大喜悦中忘乎所以或者骄傲自大,如果继续耽搁民生难题,这所谓的“面子”最终会输掉!
 

上一篇: 沦落兽境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17日, 7: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