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三十四)大风波始末(八)

2011-9-26
5月20日 大风波第三十四天

这天凌晨0点,北高联和其他贡生组织的头目在香格里拉开会,会议的宗旨是关于钱的问题。此前香港捐助的50万港币已经到位,而且被人全部换成人民币现金。这些钱被当做活动经费分发各个组织,争吵了一番,北高联拿到了大头30万。接着送钱的人转达了“上面”的意思,要求贡生不畏强暴、不怕流血牺牲、斗争到底。因而会议决定,当天凌晨两点,北高联等组织开始到广场发动贡生,王丹宣布,将有20万贡生参加绝食。他说,本来我们已经打算停止绝食,但是李大鸟、杨六郎说我们是DONG乱,因而我们要把绝食规模扩大。接着是各个高校的老师演讲,他们说他们也要参与绝食,所以这样做,他们认为贡生是对的,政府是错的。

于是,当天的广场更加混乱。一部分黔首纷纷打着大明朝廷各部委的牌子,宣布独立。广场贡生不知真假,信以为真,以为这些部门都宣布独立了,大明肯定完了。当天,首都建设集团的工人拉来了截成一米长的螺纹钢,还有的弄来了菜刀。其余各种物资应有尽有,纷纷声援贡生。王府井饭店等一些饭店组织送饭。

还是用图片表示:

而阻挡丘八的工作还在继续,这时候丘八的反应也不一样。有的地方丘八和黔首动了手,一些躺在路上的黔首直接被丘八抬着扔在一边。而有些地方的丘八则纷纷下车,听贡生讲述,贡生们特别讲述了新HUA们捕快“打死”贡生的事情,很多丘八开始流泪。有的直接脱掉军服,转向贡生。丘八被围期间,当地黔首送水送饭,目的就是要劝说他们放下武器,反将起来。

5月21日 大风波第三十五天

朝廷在马不停蹄的动员丘八进京,而先头进京的丘八则被阻碍,而有的则干脆投降。这一情况更是矮凳儿最最担心的。所以这一次矮凳儿亲自部署,杨七郎等夜召集心腹直奔京畿,大军远远不断,但其中不乏消极怠命者。

在紧急调度下,前期的丘八也被后面来的丘八挤在前面,这正是矮凳儿的部署,坚决不能给动摇的丘八留有空间,防止他们倒戈。同时命令先期丘八火速进驻广场,并调用直升机,在丘八头顶盘旋,高音喇叭直接下达命令。在这种情况下,丘八开始前进,则和黔首发生冲突,几十个坚决不后退的黔首被开枪打伤,当日没有死亡报告。丘八开始前行。

这一天,香港文汇报当天“开天窗”,上书四个大字“痛心疾首”。香港上演了百万人大暴走,声援北京贡生。自大风波开始以来,香港很多人都认为北京的学CHAO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普遍不同意当局的把学CHAO定性为“DONG乱”,以及进行JIE严。在前一天晚,台风布伦达吹袭香港,虽然香港挂起八号风球,但当晚仍有4万人冒着台风威胁在公园JI会并暴走到当时在湾仔皇后大道东的新华社香港分社。在当日,香港更有100万人暴走,支联会也在当日成立。暴走持续达8小时,直到晚上10时才结束。暴走期间大致和平,并没有发生不愉快事件。这一次还发出了香港市民捐款的号召,并成立专门的机构,由支联会统一管理,而后有香港立法会议员支联会副会长李捉人负责送进北京。当日凑款550万港元。

这天下午,直升机在广场散发传单,传单内容是关于李大鸟JIE严令的讲话,这更加引起了贡生的大肆鼓噪。

5月22日 大风波第三十六天

这一天,香港的暴走以及捐款的送到,给了贡生极大地鼓舞,这一次李捉人带来了130万现金,直接交给北高联。北高联当晚开会决定,第一把北高联总部从广场撤到北大,理由是怕被朝廷一网打尽。第二决定当日下午排除更多的联络组,去各厂矿单位居民区联络,拟定在23日举行更大的贡生和黔首一起的暴走。

京郊丘八开始通过立交桥等火速进驻广场,这中间流血冲突开始。不仅是丘八开始开枪,而且黔首也开始放火,设置各种路障。

这一天的广场和昨日一样,群情激奋。

5月23日 大风波第三十七天

这一天,北京爆发了百万人大行走,不少机关、干部、文化届、科技界、工业界认识走上街头,而更多的则是跟着凑热闹的黔首,一时北京交通瘫痪,响应者越来越多。他们的口号也很激烈,直接高喊李大鸟下台谢罪,矮凳儿退后让位。而一些先头进京的丘八,则被声势浩大的黔首赶跑,丢弃的军车被焚烧。此时开始有人拥有了武器。

这一天,26岁的河南浏阳的中学老师余志坚伙同22岁的浏阳报社美术编辑喻东岳以及汽车司机卢德成,下午两点的时候,凑近天安门城楼,将染料蛋砸向城楼上的太祖像。这引起了很多黔首的反感。在黔首的鼓噪下,北高联出来表态。表示他们只要求改正政府弊端,无意推翻CCP,于是把这三人扭送北京市公安局,以此撇清关系,不让朝廷找到借口。这三个人最后分别被判了无期、20年、16年,押回湖南原籍。余志坚00年因病假释,09年解除监视居住则马上被美国接走。06年喻东岳获释,也在09年被美国接走,但他已经精神不正常,很多人认为是服刑期间被打所致。卢德成则早在98年就获释,04年被接到加拿大。

这天晚上,北高联已经把总部搬到北大,香港李捉人带来的130万使得他们内部引起了纠纷,很多人对这些钱的掌管以及用途意见不一。最后投票决定,先投票选举王有才任北高联秘书长,而后扩建秘书处,建立各部委班子。这些班子是根据一个国家的常规班子设立,也有外交部之类,可见当时他们认为全世界都在支持他们,香港单独把钱交给他们更让他们感到外界已经承认了他们的和发行与代表性。至于这些钱,因为还有更多没送来的,所以他们成立了一个财务委员会,监管这些钱,但到后来,这些巨款都被这些人瓜分。

5月24日 大风波第三十八天

这一天,绝食的贡生越来越多,广场如前日一样火爆。流血冲突虽然不多,但也时有发生。朝廷没什么动向,只是在等各路进京的丘八。而这些丘八除了空15军、38之外,其余的都在磨磨蹭蹭。

当日,北京市急救中心公布,自贡生绝食的11天中,北京市各大医院共救治学生9158人次,留院观察8205人,无一人死亡。

这一天,大明朝廷召开模特会,决定停止阳君职务,实施正式的监视居住。同时胡启立、阎明复、宝哥、鲍彤、杜润生、安志文(他是高岗的秘书,原中共组织部长安子文的弟弟,当时紧随阳君)被停职。

5月25日 大风波第三十九天

这一天,广场开始盛传矮凳儿在朝廷进行权利大清洗,阳君被指控是反CCP集团,而其余被停职的七人被指认为成员,而恰在这一天,李大鸟公开接见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向众人展示他让然掌权。这一下更加激怒了贡生,广场上对矮凳儿的谩骂声一片。很多愤怒的黔首涌出广场,对一些军车开始焚烧泄愤。

经过前日的开会决定,此时阳君集团唯一的掌权者就剩下时任举手党党魁的万千里。而万千里此时正在美国访问,因而他当时的表态举足轻重。就在当天,当万千里得知这些事情后,在多伦多发表讲话:贡生、知识界、科技界和工人群众要求民主、反对腐败是促使加快改革的爱国行动。这等于公开表示大明朝廷意见不一,因为万千里是大名举手党党魁,意味着最高权力机构的掌管者。外界则期望万千里利用他能以中国宪法上最高的权利代表,以法律推翻JIE严令,恢复阳君职务。然而,万千里的这一表态令矮凳儿愤愤不已,火速召万千里提前结束访问,马上回国。但不回北京,直接到上海。在上海,矮凳儿做工作、摆出路,直到万千里悔过,方才放心,但还是要他在上海养病,不准回京。

5月26日 大风波第四十天

这一日,老左派所聚集的大明顾问委员会召开会议,云长老主持,会议结果公开表示用户朝廷JIE严的决定,公开指出极少数人制造复杂局面,煽动反对CCP。与会的有一波、任穷、秋里、澜涛、得志、肖克、定一、鵬飛、耿飈、黃镇、时伦等人,大胡子、彭真人、念长老也站出来表态。只是徐帅、聂帅说丘八不会针对贡生。

这一来说明朝廷已经达成一致,zhen压大风波已经在所难免。这一天广场上人数骤减,黔首们似乎兴趣也不大了。各路丘八进京还算顺利。

5月27日 大风波第四十一天

这一天,香港在跑马地举行的民主歌会,凑款1200万港币,这些钱统统被送进京,那些贡生领袖都有巨款分的。当日,负责来回送钱的香港立法会议员李捉人在北京机场被朝廷截获,被拘留。从其身上搜出100万港币的现金。三日后,李捉人在签署了悔过书后,被释放,钱被没收。

这一天是周六,京城相对平静,只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预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