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 | 我认识的朱承志 / 文:王荔蕻

作者:老虎庙 | 评论(0) | 标签:流民, 人物, 知青

朱承志,湘人,祖籍邵阳,今年62岁,属虎。

初识朱承志在2009年。当时京城有一位网友“老虎庙”(现已被赶回原籍西安),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提出“民间救助——让天安门广场不再有冻死的人”(此前几乎每年冬季,在天安门广场地下通道等处都会有冻死的流浪者)。于是有一帮子京城“傻人”,从2008年底始,捐款、捐物在大兴的南小街为流浪者租了几间房子,以做冬季暂避之所。这伙傻人自称救助队员,每逢周末,就带着捐助物资向南小街聚集。

一日,在南小街,老虎庙说新来了一位救助队员。说着,从马路对面走来一位清瘦老者,中等身材,身姿挺拔,上身是中式对襟藏蓝隐花灯芯绒褂子,藏蓝裤子下是一双中式黑色便鞋。清癯的脸上最明显的特征是,下巴留着一把山羊胡子,一派仙风道骨的感觉。但老者一开口,却离“仙气”差得远了点:一是太爱聊天,北京人讲话:见面熟,逮谁跟谁聊;二是满口的湖南普通话中夹杂着诸多语缀,一句简单的话中间加上诸多“这个的话啦”、“是不是啊”、“对不对呀”“是吧、啊啊啊”,“那就是说”简直就让人云遮雾罩。加上语速那个慢……简直能让听者不顾礼貎四处寻找逃路——这分明是一个超级话痨~

老朱话痨,还表现在打电话上,不管谁给他打电话,他都不会主动挂断电话。所以,我一是怕跟老朱说话,二是怕接老朱的电话。不过话说回来,老朱跟我说话或电话时,却都是尽量简单明了。可能是老朱知道我害怕话痨吧。

老朱刚来北京,给人感觉像是个有钱的主。当时救助队比较棘手的问题之一,是流民小张残疾腿的治疗需要一大笔钱,老朱一上来就捐助了一万元。让流民自食其力,是另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老朱住在南小街,每天都去“流民营”了解情况、安慰流民,做一些琐碎的事情,空闲时间就到处寻找可以为小张治疗骨髓炎的医院。从这看他又不像个有钱的,因为他在南小街一个小旅馆每天的住宿费是30元,条件比访民好不了多少。

我喜静,所以见着话痨的老朱便有点怕。但老朱以他的长者风范和老黄牛般的耐性,在救助队员和流民中赢得了很高的威信。

2009年6月底7月初,“福建三网民”案发。老朱听说了游精佑长年关注公益、救助弱势的故事,三网友(游精佑、范燕琼、吴华英)为严晓玲的母亲林秀英仗义执言,挺身而出被构陷入狱的事迹,毅然决然加入了福建三网友关注团。

2010年“319”、“416”,老朱都自费前往马尾法院,申请旁听。“416”围观时老朱跟现场负责的警官耐心沟通,取得了警官的理解,对于平和理性和谐围观,做出了贡献,让我们看到他长者的冷静和睿智。当他听到三网友仍然分别被判两年、一年、一年时,老朱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我们又看到他的一片赤子之心。

近几年每到4·29,老朱都要到苏州林昭墓祭奠林昭,并曾两次被请到当地派出所喝茶。老朱在喝茶的过程中,终于找到了过“话痨瘾”的感觉,跟警官们海聊,最后警官都求饶了,说老先生你可以走了!您猜怎么着?老朱说,这个滴话哩,不着急嘛,是不是啊、我还没说完呢,那就是说,是吧、啊啊啊……

老朱在云南和朋友一起开了个矿,因为经济纠纷,涉及官商勾结,已经拖延几年的官司,把老朱折腾得够呛。因为判决书被私自篡改,他曾愤而在云南高院喝农药抗议。老朱曾想让我写一篇文章,说说他的案子,可是我一则懒,二则因为算术超差,面对他一摞材料,始终没搞清那其中的来龙去脉,所以一直没动笔。现在想来,不禁惭愧。

老朱是个心宽之人,自己的案子没名堂,却也不大着急。一边委托了刘晓原、林洪楠律师做代理,一边该干嘛干嘛。遇到有其它访民咨询官司的事,便耐心地帮他们分析、解释、劝说。一通电话一说就是一两个小时。

老朱还是是好玩之人。对于电脑、网络、推特等年轻人玩的东东,怀着永不衰竭的好奇心。老朱还会开车,这不算奇怪,出人意料的是他会修车。听阿尔说,他们一起在云南飚车时,阿尔对于赖着不走的老爷车一筹莫展,是老朱三鼓捣两鼓捣——飚起了。所以朋友们都说老朱就像洪七公,嘿嘿,是个古灵精怪的老顽童。

今年6月6日,老朱的老家湖南邵阳出了大事。老朱的一位老同学被“自杀”了。

老朱的同学叫李.旺.阳,因为23年前的5月35日惨案,被前后关押了22年。出狱后双耳失聪,双目失明,贫病交加。老朱是性情中人,面对老同学的惨状,又动了古道热肠。去看望,陪聊天,更在网上公布了李.旺.阳的帐号,呼吁网友们给这位不是为自己坐牢的朋友以道义捐助。

当6月6日早上,老朱被李.旺.阳的妹妹叫到医院,看到在经历了22年的牢狱磨难后,老同学的尸体就那样蹊跷而悲惨地挂在窗户上,想起两天前他还跟这位老同学亲密交谈,他还在为老同学不屈的精神感佩;想起他还在为李.旺.阳到北京治疗失聪的耳朵而着急……侠肝义胆的朱承志,内心经历了怎样的风暴,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但他的行动告诉了我们他的愤怒:他用随身携带的相机拍摄了李.旺.阳出事现场的视频。

李.旺.阳的死亡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邵阳警方一定被上峰痛骂,于是控制了李.旺.阳的家人,并气急败坏地抓了老朱。

拍摄现场照片和视频的不只老朱一人,但为什么要抓老朱呢?原来老朱被要求写下不再关注他同学李.旺.阳的保证书,他不写,于是被拘留十天。6月18日是他拘留期满的日子,但他没有回来 。

老朱的妻子在拘留所外等了一天,没有见到老朱,第二天早上被告知,朱承志又被送到看守所。

没有书面通知。

善良的朱大嫂不知该怎么办。

朱承志,你out了:在这个神奇的土地上,古道热肠是有罪的。在我的国,你犯了“大声罪”、“大哭罪”、“制作视频罪”、“见义勇为罪”、“不作保证罪”“给官方添麻烦罪”……

话说回来,在现在的天朝,面对众生的苦难、面对一茬又一茬的恶行,还能淡然面对,习以为常的聪明人越来越少,像老朱这样的站出来说话做事的傻人日渐增多。众生平等,悲悯相扶,平静持守中体现了作为人存在的意义。

朱承志,在这个国家,做人居然有罪,这是何等恢弘的特色价值观啊。它们最不会放过的是像傻人那样站出来的人,你是傻人的一个代表,像老黄牛一样的一个代表。

老朱,这一段时间以来,很多人都在喊你回来,什么时候你才能回来?我们要像你一样,“那就是说”,像傻人一样,听你的唠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26日, 6: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