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韶关市力拓民爆器材厂员工5月初开始举行罢工,抗议厂方侵吞他们的买断工龄款。评论界人士表示,中国基层干部侵吞民众利益的现象相当普遍。

拥有八百名职工的韶关市“力拓民爆器材厂”去年被“宏大爆破”收购,得到一笔买断工人工龄的款项,结果这笔钱却被工厂领导所侵吞。从网上的报道来看,工人们从去年至今已经忍耐很长时间了。为了抗议厂干部的贪腐行为,工人们在厂门口挂上“还我血汗钱”的巨大横幅。6月22号这天,工人们封锁工厂大门,不让领导离开,并堵塞马路,交通也随之瘫痪。当局派出数百名警察,试图驱散工人,结果导致冲突;警方动用催泪弹加以弹压。23号,警察增至近千人。事态当下仍在发展中。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表示,侵吞百姓血汗钱的情况无论是在基层企业还是在农村都相当严重:

“基层的腐败是很严重、很普遍。另外它的腐败也是上下沟通。这种腐败现象也由于上面监督不利,有很多事情不透明,比如说厂子发给下岗工人的一些钱,这些钱发给厂里的干部,到底发多少?总数是多少?工人可能都不知道。他们给到工人手里的时候给得很少。后来他们去打听,发现是他们给侵吞挪用了。这种现象不但在工厂里有,在农村里也是如此。在农村征地,上面给些钱,村干部、乡长都要捞一把,最后到农民手里钱就很少了。这种事情大量地发生。现在不但是广东,山东也有不少。我们这里有个厂也是出现这种情况,也是要一些工人下岗,下岗后给工人的钱很少,就闹起来。这种事情往下走,可能会越来越多,为什么呢?因为现在中国的经济不景气,四、五月份的GDP在下降,增长的幅度在缩小,因为出口受限制,欧债危机,美国复苏也很慢。国内民众要增加消费也很难,因为现在的数字也很少。这样第一就会产生一些工厂或者部分停工,或者让一部分工人下岗来解决他们的收入不足。所以这种事情可能下面会发生更多一些。”

美国博尔州立大学荣誉退休教授郑竹园表示,中国官员的贪腐连美国务卿克林顿都有所了解:

“前阵子有人传东西给希拉里说不晓得你看到没有。国务卿希拉里讲中国的富翁统统把钱赚到以后就跑到外国。她讲如果一个国家有钱人都跑掉的话,这国家多少年之后,中国可能是世界最穷的国家。有钱的人都跑掉了。这个有钱的人里很多都是官员,所以,毛泽东讲他有他的长处,来个运动,把贪污的写大字报公布出来,在毛的时候每几年就来次整风运动。”

郑教授说,对情节恶劣的贪官污吏,要动用严刑重罚:

“应该有一个大有为的政府,真是用雷厉风行的办法,从中国的历史来讲,朱元璋最痛恨贪污的人。当时的办法就是把贪污的人给挂在城门上面示众。这当然在现在做不到了。当时一定要做到严刑重罚。”

郑教授说,政府要鼓励民众检举贪腐。

郑教授还表示,中国大陆可以借鉴香港和新加坡的反腐经验,特别是要求官员申报个人财产:

“所有的官员应该把他的财产都公开,公布出来。香港本来在五十年代也是很贪污,后来有廉政公署之后,所有的官员都应该申报财产,这个办法香港做,新加坡也在做。”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表示,要从政治体制着手解决防腐反腐问题:

“这关键是制度体制。有些官员他不受制约,他都是归上级党委领导。一条线下来。所以要出现问题的时候,也要找党委的问题。他们不能告党委,法院是规党委领导的,政法委这套系统下来后,它不能够司法独立地执行它的任务。另外,媒体也不懂理。可以把事件公布出来,到底上面发下来多少钱,他给工人多少钱,这也可以算账啊。媒体可以揭露,媒体也没有,也不独立。所以这样他就必然权力垄断,垄断导致腐败。”

从网上的报道,既可看到警察严阵以待的照片,也可看到大片人群撑着雨伞站立在罢工现场的照片。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