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 | 《坏民主》:在美国当官为啥容易想不开?

警长之死


新年伊始,波士顿人就盯着州长任命Middlesex县的新警长。这 不免又让人们联想起前警长James Vincent
DiPaola悲剧性的自杀。

Middlesex紧靠波士顿,首府在拥有哈佛和MIT的剑桥。以人口(不足150万)而论,不仅是麻省最大的县,而且在美国也排到第23位,同时也是美国第10个拥有百万富翁最多的县。县一级的警长,是竞选产生的公职。同时,警长一般也是地方上薪水最高的公职之一。

James Vincent DiPaola一生在警方效力,勤勤恳恳,人望甚高。1992年当选为州议会的议员。1996年赢得特殊选举,成为Middlesex县的警长。一生可谓平步青云。但是,到了事业的终点,则被一个似乎是很小的沟坎所绊倒。

20101119日,《波士顿环球报》曝出他钻了法律的漏洞既拿工资又领退休金。事实证明,一切都是合法的:他在合法的年龄合法地申请了退休,但事后又宣布竞选连任,并顺利当选。法律
上没有任何条款限制他在退休后再度竞选公职。所以,他面对记者极力为自己辩护,称没有作错任何事情。但是,如今经济衰退,许多人失业。这么一位高薪人士,怎么好意思在拿了退休金后又去领工资?也难怪,记者走后他被良心折腾得一夜睡不着,第二天就给《波士顿环球报》打电话,称放弃连任,安心退休,不希望留下恶名。可惜,事情到此已经一发而不可收。有人揭露出他竞选时部下有非法募集政治献金之行为。这种指控在政治中虽然属家常便饭,但州总检察长办公室不敢怠慢
,宣布介入调查。媒体自然也紧追不舍,有报道说他曾经在喝醉酒时让部下用公车接送。本来一个当地的模范人物,一下子成了“腐败警长”。

这样的压力,显然超出他心理能够承受的范围。1126日,他开车到缅因州一个偏远的小镇,住进一家小旅店,在房间中给了自己一枪,并用枕头捂住枪声,免得扰民。结果第二天才被旅店的服务人员发现。从他的“丑闻”曝出到自杀,正好一周的时间。留下的是妻子和三个女儿。

他这样戏剧般的死,一下子扭转了公共舆论。媒体不再跟踪调查他的“腐败”,反而报道了许多居民回忆他一生作的好事。他的家庭也收到了潮水般的慰问信。同时,媒体还报道说警察的自杀率是各行业中最高的,提请人们注意警察履行公职的压力。不久前南方一位射杀了枪击凶手的警察还在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痛哭流涕,说自己在走投无路扣动扳机那一刹那,心里充满了绝望:天呀,我杀人了,我要进监狱了!可见,警察即使在出生入死地维护公共秩序之时,其行为也受到公众的严密监视,稍有闪失就会受到追究。

在西方发达国家中,美国的廉政指数并不高,远比不上丹麦等北欧国家。但总的来说,社会制度井然有序,政府也大体可以信任。作到这一点有两个重要因素:一是公共(特别是媒体)无所不在的监督,一是地方自治。美国的地方官,都是当地民选产生。当选者是大家的邻居。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人世代在当地居住。不仅是自己,就是家人子女,都时时有个面对“江东父老”的问题,故而荣誉感非常强,乃至这种荣誉会抢走一个人的性命。警长之死当然是难言的个人悲剧和家庭悲剧。但多少也从一个侧面向我们展示了廉政是怎么打造而成的。

  秀萌宝照片,酷赢“拉比盒子”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发现兴趣所在,玩转新浪Qing!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4日, 2: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