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07日 21:09:22

  杭州。吴斌出殡、万人送别。诗人潘伟为吴斌写成的诗歌被做成巨大条幅,白纸黑字呈现,观者悲恸:“今天,整个杭州只有一位司机/今天,所有的事情连同西湖的水光都只是乘客/今天,司机用生命把客车停靠在岁月的宁静里/今天,离开的是死亡,留下的是责任、爱和伟大的平凡/今天,叫吴斌。”诗歌总是在特殊时刻焕发出奇异力量,而送行队伍中,不止一位市民举起了“平民英雄”的字样,在我看来,这四个字是对吴斌最准确、也是最崇高的评价。
 
   何谓“平民英雄”?人们不难感知客车司机吴斌彻彻底底的平凡:这个拥有平凡名字的中年男人,在不算光鲜的岗位上工作,有家庭有孩子、喜欢运动。作为杭州人,当然喜欢西湖。他也有些平凡的“奢侈”愿望,比如带着全家去丽江补上蜜月旅行,比如在结婚纪念日买对钻戒补作礼物等。坦率说,除了最后生命一刻的伟大,我们似乎也实在看不出他的“特殊”。
 
   实际上,如果耐心观察,我们可以从很多岗位,很多地方,特别是身边发现吴斌这样的“平凡人”,这些人常常是“技术骨干”“业务能手”,与旁人相比,总是要沉静务实寡言些,这些人也不太追求所谓“上进”,却拥有着不一般的职业操守和岗位尊严感。在他们身上可以看到所谓“匠人”精神。他们把分内平凡“小事”做得精益求精,成就不凡之事。如事发后人们发现:吴斌2004年进入现单位工作8年时间,驾驶客车安全行驶100多万公里,从未发生过一起交通事故,从来没有收到一个旅客的投诉。
 
   同时,因为不是所谓“特殊材料”做成,他们明确区分了工作与生活,职业操守以外,还小心保护着自己的家庭和私域。这些人是好员工,但不是那种喜欢被种种光环包裹着的“好员工”,他的身份不是所谓“螺丝钉”,“砖头”,在规定时间里面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以后,他们又努力完成着其他的身份:父亲、丈夫、儿子,邻居……
 
   如此看来,所谓平民英雄就是这般拥有日常生活,立足日常生活中的真实伦理、道德而在特殊时刻闪光的英雄们。
 
   与之前我们熟悉的一些英雄相比,平民英雄并不高大,他们的身上更容易让人看到“人性”而非“神性”,由于他们在社会中的地位绝非显赫,往往是下层乃至弱势,在闪光一瞬之前,历史之笔不会书写到他们,媒体宣传的聚光灯亦不会照射到他们,他们承受着社会的种种问题,常常是被遗忘乃至被欺负的对象—比如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张丽莉,在成为最美丽女教师之前,是一个执教五年多没有拿到编制,没有医保月收入仅千元的“临时工”,而陈贤妹,则是局促质朴的清洁工,最美妈妈吴菊萍,是某网站的普通员工。回到奇迹76秒的吴斌,妻子没有工作女儿在上高中,生活难言小康。但这并无阻吴斌亲人宣布拒绝社会捐助。
 
   必须说,一座城市送一个人的结局,正是平民英雄正能量的显现,在社会现实与豪言壮语脱节时,这种举动更可以视为民间的道德自救的某种表达。释放出比起所谓“”等更多的正能量。
 
   固然无法仅仅依靠这些平凡民众的善念和义举召回社会道德之魂,但是起码我们能知道,除了社会盛行得彻底虚无与伪神圣之外,我们更应该提倡这种选择。因为平民英雄也让我们深思到,什么才是真正的道德,如何才能建设良善社会。这对当下社会来说,尤为珍贵和重要。
 

上一篇: 赛德克巴莱:台湾文明渐行渐远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