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19日 12:29:52

  人家免费帮助培训你辖区的教师,你有什么理由反对?说得倒好像他本来有权力反对,现在宽宏大量“不反对”,小崔们应该谢恩似的,这还不够“不要脸”吗?人家做好事,你凭什么“不支持”?别说是为你湖南培训,只要是做公益,不管谁受益,正常心态的人就应该支持,叫声好也是“支持”,做所谓“在路边鼓掌的人”也是向善的表示。对公益慈善事业公然说“不支持”,我看说“不要脸”也未尝不可。
 
   

政府机构理当支持公益活动
   

  

 
   生性不喜欢凑热闹,很少“围观”热点事件和热门话题,崔永元怒斥湖南省教育厅某位发言人的“三不”主义,我本没有特别关注。但读了本埠两家媒体先后发表的郭宇宽和魏英杰两位朋友批评“小崔”的文章,搜读小崔的微博,我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谈谈自己的观点。
 
   先说自己与小崔类似的支教经历吧。我参加过的公益活动之一“燃烛行动”,由南方周末报社、中国平安、平行公益和第一救护网于2008年3月发起,旨在帮助西部未能转成公职而被辞退的代课教师走出困境。对于年岁已大、连续代课教龄在10年以上,家庭经济困难的前代课教师给予5000元左右的直接资助;对年轻一些的”授人以渔”,聘请教师为他们举办农林牧及其他行业基础培训,帮助他们转行谋生。
 
   我们有限的公益资金只能选点实施。2008年和2009年在甘肃渭源县,2010年在贵州黎平县,“燃烛行动”实施的都算顺利和成功。去年春天,我参加的这次选点陕西省某县。我们一行三人再加该省一位记者,先去拜见县教育局长。拜码头是必须的,不然我们根本拿不到代课教师花名册,无从下手。如果局里不支持,我们直接到乡镇(现在乡镇教育办公室都撤编了,由中学或中心小学校长代管),也没人敢理我们。尽管来前已请省教育厅有关官员和县红基会打过招呼,我们又一再声明只做好事决不“添乱”,无奈局长大人不欢迎我们多管闲事。虽说我们带来了资助下岗教师的几十万元,可这与他的政绩何干?他在意的是,曾有下岗代课教师到省里上访,现在好歹已平安无事,又何必没事找事惹这些人呢?
 
   说不动教育局长,我们与县红基会两位副会长打招呼(因为这个项目是得到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支持的),准备到邻县看看。副会长马上向会长(全国惯例是当地第一把手兼任)汇报情况,可能也晓以得失利害吧,会长(即县委书记)指示教育局及各部门都要支持这项活动。局长大人当然不敢抗命。于是,我们在该县选了两个乡镇去调查前代课教师的现状。当地的原教干和资深教师都很支持,为我们带路翻山越岭核实特困对象。要保证钱用在最需要帮助者身上,这种核实是必要的(事实上,教育局提供的原先上报到省厅的代课教师名单,有些人并不是代课教师而是学校炊事员之类,也有前代课教师是好多年以前因家庭原因自己辞职的),而没有当地干部和教师配合就很难办到。实际上,该县别的党政单位对“燃烛行动”都很支持,党校免费提供培训场所,农科部门推荐师资,参加培训的前代课教师也很高兴,根本没人趁机“搞事”,甚至也没有向我们这些媒体的人诉诉苦。
 
   再看崔永元们搞的“乡村教师培训”项目,他们要从湖南选100名教师进京,没有湖南省教育主管部门的同意,也根本不可能进行。如果“越过”省教育厅,直接找“下边的”市县教育部门,“下边的”教育官员会为难;如果没有教育主管部门的同意,极少有校长敢“擅自”同意他的教师进京。虽然学生放假了,老师也还是要服从学校统一安排;即使非常想进京开阔视野的乡村教师,如果没有领导同意,他也不会不顾后果地往北京跑。再说,北京是什么地方?万一这些教师“失控”了怎么办?不说去上访,就是一不留神说出什么让北京的记者知道了而多管闲事怎么好?(这年头,哪个省级机关头头敢保证他管辖的系统没有贪腐或不公不义的事发生?)湖南省教育厅显然对标榜“实话实说”的小崔是不放心的,据崔永元微博说,他“向他们提供了他们非要的所有证明资料”,但人家就是不肯发个文表态让“下边”支持这个培训项目。打电话联系吧,“经常处在三种状态:无人接听、录音接听不回复、活人接听一听就挂”。小崔能不着急上火吗?小崔是个执着的人,尽管“多家省教育厅与我们联系,希望推荐自己省管辖的100名乡村教师来替代湖南到北京培训,我们会相继安排,只是这次就相中湖南了”,不达目的不罢休。对于小崔的“较劲”,我是欣赏的,轻言放弃就不是小崔了。
 
   假若我们的“燃烛行动”当初不得不换点,我肯定也会在微博上“骂”那位县教育局长。只当没事对他一声不吭那不是我的性格,我相信胡适的话,争自己的权利就是为这个国家争权利。小崔“骂”那个表态“不反对,不支持,不参与”的湖南省教育厅官员,是“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我看并不过分:什么叫“不反对”?人家免费帮助培训你辖区的教师,你有什么理由反对?说得倒好像他本来有权力反对,现在宽宏大量“不反对”,小崔们应该谢恩似的,这还不够“不要脸”吗?人家做好事,你凭什么“不支持”?别说是为你湖南培训,只要是做公益,不管谁受益,正常心态的人就应该支持,叫声好也是“支持”,做所谓“在路边鼓掌的人”也是向善的表示。对公益慈善事业公然说“不支持”,我看说“不要脸”也未尝不可。何况在中国当下的语境,官方说“不支持”,那就等于是“反对”,委婉一点而已。至于“不努力”、“不作为”,从小崔前述情况看,不过是写实,没有一点夸张。
 
   宇宽兄说“特别是乡村教师的培训,如果是教育厅牵头组织的,那一定是官方色彩非常浓厚的”。小崔什么时候要教育厅“牵头组织”了?只是要主管部门认可项目以便开展而已。又说“民间的探索完全可以是个性化的,比如我和一些朋友前几年曾经组织过打工子弟学校教师培训……这个项目压根就没想到要让教育局来支持”——两者有可比性吗?打工子弟学校教师,对于教育主管部门来说,连“临时工”都算不上、自生自灭而已!至于说小崔要省里官方支持是要面子,是摆“公益钦差”的谱,这都是诛心之论,难怪崔永元回骂“你也就是个孩子吧”,是“凭合力(理)想象写字拿钱”。
 
   而英杰兄的《小崔要明白,政府不参与就是支持民间公益》,我看通篇是书生之见,完全脱离了中国国情。不能把“支持”、“参与”、“干预”等概念混为一谈。“支持”有广义、狭义之分;“参与”有深度介入与一般性协助之分,“干预”在中文里差不多就是制止不良倾向的意思。一般地说,教育主管部门应当“支持”公益性的教师培训,乐于其成地尽可能提供协助。我们不能把理想当现实。众所周知,中国现在是“大政府、小社会”、“强政府,弱社会”,民间组织包括公益慈善机构还处于发育初期,连社团独立自主登记都尚处于试点阶段,说什么“民间组织要习惯于(!)在没有权力撑腰的环境下自主呼吸”云云,脱离生活常识太远,好像中国的公民社会早已建成了!
 
   2012/06/19
   

上一篇: “有容乃大”的中国古城证明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