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18日 18:29:03

  

“有容乃大”的中国古城证明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据说,这是林则徐任两广总督时,为衙门撰写的一幅楹联。是自勉,也是教导自己的僚属,要宽以待人,要不贪财不怕死。在林则徐心中,这只是传统的修齐治平格言,并不适用于处理民族、国家、文化等关系。那个时代的林则徐,当然没有接受《共产党宣言》赞赏的资本主义全球化观念,他容不下英夷关于与“天朝平等通商的要求。
 
   其实,古代中国人虽然难免自大,自以为是世界的中心(每个古代民族都是夜郎自大的),“天朝”观念根深蒂固,但是,对于经济与文化领域的“有容乃大”,是早已服膺不废的。
 
   今年5月中旬到贵阳去参加支教活动,星期天朋友带我们去看离贵阳市区29公里的青岩古镇。http://baike.baidu.com/view/20951.htm这是贵州四大古代名镇之一。与别的古镇显著不同的是,它始建于明代洪武年间,是朱元璋征服并控制西南的要塞,以其地处川、滇、湘、桂驿道中段,是广西进入贵阳的门户,驻军屯守,所以有城墙。同时,它又是一个商业中心。我们参观的一个贵州文化艺术博物馆,叫“慈云寺”,又叫“贵州会馆”,既有佛殿,又有商人们聚会时看戏的演出舞台。而“江西会馆”则又是道教的“万寿宫”,当然也有戏台。明代皇帝是推崇道教的,但这里佛教寺院不少。据介绍,这个不算大的“镇级”城堡兼商埠,曾有“九寺、八庙、五阁、三洞、二祠、一院”共37处宗教性质的场所。居然还有天主教堂和基督教堂各一处。试想,如果没有宗教宽容,没有海纳百川的气度,这个“蛮荒”的屯堡能够繁荣兴旺起来吗?
 
   今年春节期间,我又去了福建泉州。我对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充满好奇和敬意,不完全因为它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和重镇,《马可·波罗游记》曾盛赞它比亚历山大港更加宏伟;也不完全因为我略有研究的明代异端思想家李贽是泉州府晋江人。
 
   前年初夏到福建安溪县开会,在返回厦门机场前我特地绕道泉州,参观了道教圣地清源山,硕大的老君岩造像令人印象深刻;据说弘一法师(李叔同)的灵骨塔就在附近,可惜没有时间去寻访了。专诚去拜谒了穆罕默德门徒三贤四贤的灵山圣墓——据说当年到中国传教的穆罕默德四大门徒有两个去了广州,两个终老泉州。第二天跑去看了崇武古城的“惠安女”,下午又到泉州市郊去看江海交汇处的“洛阳桥”。http://image.baidu.com/i?tn=baiduimage&ct=201326592&lm=-1&cl=2&fr=ala0&word=%C8%AA%D6%DD%C2%E5%D1%F4%C7%C5
 
   为什么这座著名的船形桥墩的梁式石桥要叫“洛阳桥”呢?原来,西晋年间(公元280年左右)“五胡乱华”,中原的河洛人衣冠南渡,定居于此地。因思念故土,将两条江一条叫了晋江,一条叫了洛阳江,就像欧洲人到了美洲新大陆,喜欢在家乡的地名前加一个“新”来命名殖民地(如“纽约”,意为新约克郡)。构成泉州人口主体的是古代的中原河洛人,闽南语因而有河洛古音。
 
   这次重访泉州,朋友特地带我们去听“南音”,那是汉族原生态曲艺,让人感觉又回到了王昭君生活的年代。据说泉州的梨园戏、高甲戏、提线木偶、布袋戏等等,都是中原文化与当地文化的杂交结晶。
 
   重访泉州前在厦门,易中天先生特别推荐说,你们一定要去看开元寺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为“世界多元文化展示中心”的泉州博物馆。他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泉州开元寺的特点。http://baike.baidu.com/view/114509.htm他要不说,我还真不想去,因为叫“开元寺”的全国有好几处,我看过的与别的寺庙也差不多。泉州开元寺独特之处就在于中外文化交融。且说这殿后廊檐间那对16角形辉绿岩石柱,雕刻着古代印度和锡兰流传的古印度教大神克里希那的故事和花卉图案24幅,它们与殿前月台须弥座束腰处的72幅辉绿岩狮身人面像和狮子浮雕,就是宋元时期泉州海外交通发达、中外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
 
   泉州有“世界宗教博物馆”之美誉。据介绍泉州的宗教有道教、佛教、伊斯兰教、景教(古天主教的一个支派)、天主教、印度教(婆罗门教)、基督教、摩尼教(明教)、日本神道教、犹太教等等。阿拉伯商人多,据说曾建有7座清真寺,我们参观了整修一新的中国现存最古老、具有阿拉伯建筑风格的“清净寺”——这座清真寺的名称就有中西合璧的特点。  
 
   泉州能成为宋元时期的“东方第一大港”,享誉世界,文化能获得“海滨邹鲁”、“光明之城”的美称,与它博大的胸怀有绝大的关系。当“天朝”实行闭关锁国政策之后,它的衰落就不可避免了。
 
   当我把以上感慨说给南方周末同事朱又可君听时,他说,新疆的喀什的兴衰也能说明同样的道理。我只知道地处南疆要冲的喀什是陆地古丝绸之路的重镇,而这位在新疆工作近20年的朋友,对“西域”的历史了如指掌。“喀什”就是维吾尔语“喀什噶尔”音译的简称,其语源由突厥语、古伊兰语、波斯语等融合演化而成,含意有“各色砖房”、“玉石集中之地”“初创”等不同的解释。总之,它是民族交流与融和的结晶,是民族团结与宗教包容的产物。
 
   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人类文化的发展进步,靠的是和平共处,互相交流,取长补短,而迷信征服与屠戮,只能是“零和博弈”,甚至使文明倒退。
 
   2012 /06/05
 
   

上一篇: 记者自我矮化是为了什么?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