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03日 18:04:44

  发自我的 iPhone
   以下是转发的邮件:
 
   

   收件人: [email protected]
   主题: [译者] 《悉尼晨锋报》中国说书,卜卡论史
   回复: [email protected]
 
   核心提示:在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卜卡首次访华的时候,他与喜欢援古证今的中方外交部长谈起了澳美联盟的历史。本文还就黄岩岛对峙发表了旁观者的看法。
 
   原文:China throws book, but Carr parries with chapter and verse
   作者:Peter Hartcher
   发表:2012年5月22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ZT [译者] 《悉尼晨锋报》中国说书,卜卡论史
 
   【插图: John Shakespeare】
   众所周知,中国领导人喜欢给外国人讲历史,所谓援古证今。上星期,卜卡(Bob Carr 译注: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把讲台调转了方向。
 
   中国利用卜卡上任外交部长后首次访华的机会,就澳美加强联盟对他施展压力。澳大利亚允许美国海军陆战队驻扎澳北领地,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对此决定的反应是用极为强烈的外交言辞向卜卡表示这种”冷战时期的同盟”已经过时了。
 
   在超级大国相互敌视的冷战年月,澳大利亚选择与美国站在一起,共同遏制美国的敌人。杨洁篪言下之意是,要么是澳大利亚的行为荒唐之至,要么就是堪培拉政府心怀敌意。
 
   深谙历史的卜卡可是有备而来的。”我对杨外长这样说,了解中国历史可以理解中国的行为,这对澳大利亚同样适用。”
 
   他提醒杨洁篪,无数中国领导人都喜欢讲明朝时郑和下西洋的故事。郑和率领威武强大的中国舰队远航至印度和阿拉伯,但是他却没有占领任何领土。
 
   中国领袖们想用这段历史说明,就像明朝的时候的那样,今天的中原帝国对其他国家的领土不存有任何意图。”我指出的一点是,澳大利亚支持与美国联盟,其根基非常深厚。”卜卡接受《悉尼晨锋报》采访时说,”澳大利亚因人口稀少,国土辽阔,一直以来渴望能有实力强大的可靠盟友。1905年日本打败俄国之后,澳大利亚感到暴露空旷的北部疆土是其软肋,为此迪肯(Alfred Deakin 译注:1903-1910年的澳大利亚总理)向美国寻求支持。”
 
   曾经历任三届澳大利亚总理的迪肯于1907年邀请美国白色舰队(Great White Fleet)的16艘战舰来澳访问。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Teddy Roosevelt)欣然应允。
 
   卜卡然后又带领杨洁篪重温了澳大利亚的二次世界大战历程。1941年,随着英国号称”无法攻破的堡垒”的新加坡即将在日本进攻下沦陷,澳大利亚总理科廷(John Curtin)向美国寻求保护,并发表了一段家喻户晓的讲话:
 
   ”我要明确地说,就澳大利亚与英国的传统纽带和亲密关系而言,我们不会因需要仰仗美国而感到伤心痛苦。”
 
   卜卡又谈到,澳大利亚在1951年决定加入太平洋安全保障条约(ANZUS 译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安全条约),从而把在二战期间与美国建立的同盟关系带入了冷战时代。”美国军队以北领地作为换防地点是这种同盟关系的自然发展。我当时是这样阐述的。”卜卡说,”驻军最多不超过2500人,人数并不多。去年澳大利亚来了14,000名美国士兵参加’护身军刀’军事演习,没有引起外界的关注。”
 
   ”这不是一个军事基地,只是换防地点。与美国在日本、南韩和关岛驻军数量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而且这些地方远比(澳大利亚)靠近中国。”
 
   卜卡观点的主线就是,在安全保障问题上,澳大利亚与美国保持亲密关系是现实生活中的正常现象和不可改变的结果,并非是应对中国崛起的突然反常举动。
 
   除了杨洁篪的言辞强烈外,种种迹象表明,虽然中国领导人们对澳美关系表示不悦,但都没有发出要对澳大利亚的关系作出重大改变的信号。
 
   在接见卜卡的四位高级国家领导人中,三人提到了澳美加强军事关系的问题。其中二人对这个话题一笔带过,未作详谈。副总理李克强是第四位接见卜卡的领导人。他的级别最高,而且预计今年下半年会被提拔为总理。李克强对(澳美关系)强化只字未提,表明这并不是(中澳)两国关系发展中的重大障碍。
 
   然而,对历史的观察并非总能让人从过去看到它的未来延伸方向。国家命运可以被随时重塑改变。
 
   亚太地区的历史每天都会因为这一地区国家政府的决定而被重写。
 
   如果中国确实担心其他国家正在结成攻防同盟,北京政府自己就可以左右这一趋势。
 
   卜卡访问北京期间,中国和菲律宾正在为南中国海的领土纠纷问题剑拔弩张。
 
   4月10日,菲律宾海军在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海域与中国渔船发生冲突,引发两国对峙。
 
   之后矛盾升级,持续至今。这座礁石小岛距离菲律宾160公里,中国距该岛的距离是菲律宾的五倍。它是南中国海中诸多可能让中国与邻国擦枪走火的热点之一。
 
   ”斯卡伯勒浅滩争端不仅仅是为了一堆石头而发生的斤斤计较。”评论员菲利普·布朗宁(Philip Bowring)这么说,”这给许多国家敲响了警钟。”他表示,中国以”咄咄逼人之姿”对待该地区中相对弱小的国家之一,这让地区内的许多政府首脑愈发焦虑不安,担心不断强大的中国会伺机挑衅其他国家。澳大利亚和美国在这场争论中没有站在任何一边。上星期,卜卡简明扼要地对中国外交部长表示”由于60%的澳大利亚出口运输都要途经这片海域,我们再次重申航行自由原则,并期望两国遵照国际法律和平解决争端。”
 
   问题是,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不接受国际调解和国际司法管辖。他们只与纠纷国作一对一的交涉。中国发展壮大的同时,八个与中国存有领土纠纷的国家相对变得更加弱小,也就更加紧张。
 
   中国在海事行为中另一个让人担心的方面是,它拒绝接受美国主动提出为其发展出一套处理海上事件规则的提议。美国和俄国海军共同建立了这一机制,目的是防止轻微摩擦被意外地提升为大打出手的全面战争。
 
   中国的倔强固执让其他国家担忧。对中国意图的疑虑促使澳大利亚和其他一些亚太地区国家向美国寻求保护。
 
   如果中国为此而龙颜大怒,缓解这些疑虑本在其能力范围之内。中国需要做的不是在文字上博古论今,而是以实际行动载入史册。
   相关阅读:
   点击阅读”南中国海“时事专题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
   译者 于 5/29/2012 11:50:00 下午 发布在 译者

上一篇: 我们今天的文化何以粗鄙化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