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东北同行近来想跳槽去上海,我们几个本地记者苦口婆心地劝她:“上海有什么好去的?”同行问那去北京好不好,我们险些昏倒:“还不如上海呢!” 在杭州人眼里,一线城市实在没有任何可羡之处,北京脏,广州乱,上海装,你非得移民出去,成都、三亚、青岛这些地方勉强可以考虑,一定要在北上广里选,那只有含泪选广州了,至少有得吃,好歹饱个口福。

如果我能代表绝大多数杭州人的心态的话,那么我敢说,杭州是中国自我感觉最好的二线城市。真的,我觉得,称杭州为二线城市实在是有点委屈的,有好几个指标,一线城市也未必比得上我们,可能“0.5线”更接近杭州的实际水准。先说房价好了,西湖边的房价,比起北京任何一个CBD都不逊色。钱塘江边的豪宅,哪个比黄浦江边卖得便宜?市中心随便挑套房子出来,都能甩掉广州几条街。跟一线城市硬碰硬都底气十足,其他任何一个二线城市,都只有被杭州瞬间秒杀的份。

第二比交通。前阵子去上海电视节轧热闹,上海的朋友请我吃饭,晚上7点钟,高架已经一路畅通,朋友感叹说,自从自驾车去了杭州,见识了晚上10点高架依然是停车场的盛况后,回来就再也不敢说上海路况差了。工作的缘故,我也时常要去北京出差,碰到塞车,的士司机一口京片子跟我抱怨路况,我冷冷一笑:“这路上不是还在动么?这也好意思叫塞车?”俺们杭州,可是塞得动也不动的。除了塞得动也不动外,杭州更有一绝,打的难,难于中国男足出线。你想抱怨塞车,好歹得塞在车里是吧,可是要是你连上车的资格都没有,你是不是觉得,能塞在车里,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第三自然是比收入了,按说,全中国最大的官商都在北京,全世界最奸的外商都在上海(广州对不起啊,您这两年外贸不力,这比阔就不扯上你了),怎么着也没杭州什么事了。可是北京的上海的同行听说我是杭州来的,一个个眼冒星星羡慕地说,你们杭州人好有钱啊。阔的那是浙商,跟我们工薪阶层没有关系好吗。但是一线城市的同行们不这么看,他们执着地给我洗脑,告诉我,你们浙江啊,藏富于民,所以你们才是真的阔,不像我们,好看的不过一个GDP,摊到每个人头上,就不剩什么了。看我还要辩解,连台湾的同行都加入战团了,你就别哭穷了,上回我们来萧山做个美食民俗节目,想看看萧山人怎么嫁女儿的,一进村,好家伙,泥地里随便停了辆玛莎拉蒂,一看就是日晒雨淋无人心疼的待遇。村长叹息说,女儿留学,暑假回来没车开不方便,就买了辆给她开开,等她回去了,这车也就没啥用场了,老婆偶尔想起来,开去村口买个菜。我真是欲哭无泪啊,这样的段子好像是会发生在杭州任何一个城中村里,可那要不是乡镇企业家,就是拆迁发了大财的农民兄弟,和我们大多数杭州人民没有关系啊。

综上所述,我想大家已经很同意我的看法了,称杭州为二线城市是极不妥当的,哪怕放在一线城市里都是委屈的,0.5线才差相仿佛。那我们日子过得幸福么?房价高,高到我时时半夜惊醒,痛苦地思索,是否该赔掉上半生积蓄再加上下半生努力,去换那100个平方。路况塞,塞得我有车不开,只能开个电动车,遇到红灯就思考人生,你说人家北上广住得远吧,好歹人家有地铁,你地铁还没挖好就先把城市摊这么大,大到我电动车都跑到没电,是不是太不厚道?收入高,放句狠话,高得过通货膨胀?钱再多,怕不怕神仙打架?

我不知道这一二三四线划来是干嘛的,按我的看法,其实这样的划分,无非是说明,一个城市的“城市病”到了什么程度而已。没发达的时候拼了命想发达,发达了才知道,付出的代价是多少。中国真正的一线城市,其实在我眼中只有一个香港,不是说它的GDP有多高,而是胜在那是一个法治有序的社会。鄂尔多斯扬眉吐气的年代,那是比杭州更加“0.5线”了,也喊出了超越香港的口号,可是你要让人在鄂尔多斯和香港里选一个城市定居,恐怕很多人会选后者。

话说香港对人类最大的贡献之一是TVB。TVB最大的贡献之一是提供了人生金句“TVB体”。谨以此言献给杭州,把城市搞成这样,其实大家都不想的。发达的事呢,是不能强求的。一个城市哪,最要紧是让人住得开心。哦你还在塞车啊,塞得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碗面。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编辑:薛莉 [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