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特首梁振英上任前夕又捲入「僭建門」醜聞,個人誠信破產。梁振英在低選票、低民望、低誠信的「三低」情況下上任,如何有效管治香港頓成疑問。未上任已面臨四面楚歌,未來一段時間香港政治亂局將進一步惡化。

文/ 雨文

香 港在疑似「地下黨員」、候任特首梁振英上任後,將正式開啟「黨官」治港時代,是香港政治重要分水嶺。這位新任特首得到中央的「祝福」,卻未能得到香港市民 的認同和建制派的大多數支持,上任前夕竟又捲入「僭建門」的醜聞,個人誠信破產。梁振英在「三低」即低選票、低民望、低誠信的情況下上任,未來如何有效管 治香港頓成疑問。他未上任已面臨四面楚歌,未來一段時間香港政治亂局將進一步惡化。

3 月16日,行政長官候選人梁振英在電視選舉論壇上,當著全港700萬觀眾,義正詞嚴地直斥其對手、捲入僭建醜聞的唐英年,個人誠信有問題︰「你的僭建不是 單純的僭建問題, 而是公開地向市民說謊,隱瞞你的僭建問題,直到有傳媒圖文並茂地刊登出來,你才向公眾老老實實地承認你隱瞞僭建這個事實……」

言猶在耳,已當選為特首的梁振英,在6月21日上任前夕,同樣被媒體揭發,他在山頂的豪宅包括玻璃棚在內,共有六處僭建。他先後推脫不知道、非專業人士、個人疏忽等為由,試圖為自己開脫。不過,隨著媒體對事件的深入調查發現,梁振英同樣涉嫌向市民公開說謊。

僭 建事件曝光後,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曾回覆指,玻璃棚前身是木花棚,而且是在梁振英買入該物業時已存在,試圖把責任推給上一手業主。不過,媒體近日再次揭露 發現,由政府拍攝的高空圖片顯示,梁振英買入大宅前一個月和收樓後三個月,大宅根本沒有木花棚。由此證據,幾乎可以肯定梁振英的大宅確有僭建,梁振英本人 確有說謊,而且早在媒體揭露他之前。

謊言掩謊言

去 年中開始,由行政長官曾蔭權,到教育局局長孫明揚等一眾高官議員,陸續被揭發住所有僭建。當時,曾蔭權特別要求問責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盡快處理問題,以免 風波越演越烈。時任行政會議召集人的梁振英,在他山頂大宅內宴請傳媒。根據去年5月15日《星島日報》報道,梁振英席間向在場記者表示自己不怕捲入僭建風 波,因為在買樓時,已請過兩位律師及一位建築師反覆檢查過樓則,確保沒有僭建問題。

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的政治化妝師莫理斯(Dick Morris)曾說過一句名言: 「歷史告訴我們,毀掉從政者的,往往是他為掩飾醜聞所說的謊言而非醜聞本身。一個謊言往往需要另一個謊言來掩飾,如此永無休止,結果逐漸泥足深陷。」

梁 振英僭建問題被媒體越揭越多,而他在回應有關問題時亦不斷更改口供,事件迅速在社會和官場發酵,變成他的政治炸彈,使他面臨四面楚歌。即將離任的食物及衛 生局局長周一嶽,對此感到失望,形容事件屬政治危機。他表示,雖然梁振英期望能盡心盡力做好工作,但事件難免令市民質疑其誠信,必須有充分解釋才可過關。 而在特首選舉時,率領黨內要員投下白票的自由黨主席劉健儀,批評梁振英身為專業測量師,沒理由不知道大宅有僭建物。而他曾在去年指自己沒有僭建,顯示他的 誠信已破產。她更說,證明自己當日投白票是正確決定。

前 唐英年陣營、選舉時出任唐英年競選辦主席的李國寶,就形容「僭建一呎,與僭建一千呎,性質上並無分別。」挺唐中堅、特首選舉後堅持缺席梁振英「大和解」飯 局的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詹培忠,不滿地說:「同樣是僭建問題,發生在唐英年身上,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差異?他()說自己要比白紙更白,那他那張是甚 麼紙呀?是陰司紙(冥錢)呀?」

泛 民政黨方面,民主黨已就事件成立律師團,並由創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出任團長,協助在特首選舉落選的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去信梁振英提出12條問題,要 求對方交待。何俊仁表示,律師團會聽取梁振英回覆後,再決定是否提出選舉呈請。公民黨則考慮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索取涉及梁宅僭建的文件。社民連 就向廉政公署舉報,指梁涉嫌競選期間作出失實聲明。

在 民間,網上迅速出現大量惡搞梁振英僭建的漫畫。而主辦七一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在今年主題「踢走黨官商勾結,捍衛自由爭民主」的口號外,加入要求「梁振英 下台」的口號。民陣發言人黎恩灝指,梁振英當選短短幾個月,就發生他為了通過新政府架構改組方案而恫嚇市民、繞過議會正常程序。繼而又被揭發隱瞞大宅僭 建,「不單毫無廉恥,更是欺騙全港市民」。他擔心梁上任後只會無視法治、程序公義及三權分立的精神, 呼籲市民七一上街,制衡梁振英政府。

政府改組方案觸礁

梁 振英並非首次捲入醜聞,早在特首選舉期間,他已涉及西九漏報利益和黑金飯局的風波,但當時公眾焦點放在對手唐英年的僭建醜聞上,使他仍能「強勢上陣」。早 前在要求立法會優先通過新政府重組架構上,更盡顯其「霸氣」。現在面對僭建風暴,梁振英連日來面對媒體追問,回應時竟出現少有的結舌情況。

中 原地產代理創辦人施永青,接受《陽光時務》專訪時稱,梁振英雖然想讓他領導的政府是一個強勢政府,但卻未必有能力做到。「純粹從政治上的能耐來看,梁振英 較前兩任特首董建華、曾蔭權,有決心、有辦法,手段也較董、曾多。但社會的反對力量在他未上場前已拉起警報,吹起號角,已經準備團結起來加以對抗,變成雙 方有較量。他是否有足夠力量壓服反對力量(包括當初支持唐英年的建制派),暫時未知鹿死誰手。」

這 種角力,在較早前梁振英向立法會「打尖」(插隊),以求優先通過其新政府重組架構議案時已經開始。6月起,梁振英就不斷出口術,警告立法會若不通過他提出 的新政府架構重組建議,香港就會「蹉跎歲月」,發展停滯不前,興建公屋日子又再延長等。他更引述由其親信張志剛擔任董事的「香港民意調查中心」所做的民意 調查,指有六成人支持通過有關重組建議,企圖向立法會施壓。

在保皇派護航下,民建聯創黨主席、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不惜容許政府違反議事程序,提出動議讓有關議案「打尖」(插隊),迫使立法會押後處理20多項民生重要議案,務求在七一前通過,為梁振英的「強勢領導」造勢。

上述舉動遭到泛民主派和學者的抨擊,批評這將進一步損害公務員士氣,兼要在未來五年耗用三億多港元的公帑,來支付未知是好是壞的新政府架構。學界和專業人士發起500人聯署行動,要求梁振英捍衛香港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核心價值,還立法會議事權責。

發起人之一的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表示,梁振英處事方式極為鷹派,無視香港三權分立的核心價值,為強推架構重組,貶低立法會權責,令人憂慮行政機關操控立法機關。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質疑梁班子未上場就開始濫權。
就連建制派內亦有不滿。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批評,梁的做法只是為了面子。她說︰「你說7月1日沒法通過了,借用 CY(梁振英)自己的說法,『天也不會塌下來』啦!但當然,面子上來講就差很多了。新的團隊可以整整齊齊一起宣誓,面子上可以好過了。」

然 而,梁振英的如意算盤並未能打響。6月21日,立法會以一票之差,否決優先審議新政府重組議案。除泛民投反對票外,兩名建制派議員包括金融服務界的詹培忠 和旅遊界的謝偉俊,均投下反對票。同屬建制派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則投棄權票。她事後坦言,因為「打尖」而影響20多條民生重要議案,無法向選民交待, 又指政府全程未有向她拉票,「政府或者以為建制派就一定會投贊成票」。建制派內還有八名議員,以各種理由缺席投票。有分析認為,這顯示建制力量的離心力, 遠較外界想像得強,吹噓多時的當權派「大和解」更是不攻自破。

「強勢」只是由西環製造

施 永青認為,特區政府威信低,硬推新政策只會製造反對的機會。「我相信普選(行政長官)後,新政府的威信會高些。到時再改動政府架構也未遲。現在就改只會讓 人有反對他的機會,故新政府不應搞新東西,架構不應變、大政策不應變,只需要修正過往的錯誤就行了,『改錯』容易過『立新』。」

熟 悉中港政情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陽光時務》說,由新政府重組議案「打尖」不成功,到梁宅僭建風暴,顯示梁振英根本沒有執政聯盟,所謂「強勢」只是由西環 (中聯辦)製造出來而已。他指,除了民主派反對梁振英外,最關鍵的建制派,內部又再劃分成三派。一派是自由黨和新民黨,兩黨過去因為同屬利益共同體而走在 一起,與梁並沒有堅實的合作基礎。「自由黨過去與梁有縫隙。至於葉劉淑儀,曾表態參選特首選舉,與梁曾有過競爭。他們在利益取捨面前,梁振英並非他們的首 要維護對象。」

另外一派是傳統左派,即民建聯和工聯會,他們是看在中央的面子上才與梁振英合作。像特首選舉時,他們是在最後階段、中央指示下,才出來支持梁。不過面對9月份的立法會選舉,他們會重視選票多過支持梁振英,雙方的合作關係並不牢固,「看中央有何指示,他們才會做事。」

第三派是工商界,和左派裏的高層如曾鈺成。「像曾鈺成在梁事件上只是小罵大幫忙,這層次的人很難違背北京的決策。」而工商界則看重現實,既然無法把梁振英拉下台,則只有靠攏他。

梁 未上馬先墮馬,其僭建醜聞仍在持續發酵,民情洶湧,加上9月立法會選舉臨近,在這個關鍵時刻,建制派很難會與梁振英緊密合作。整個陣營會較3月份特首選舉 時的分裂還要嚴重。而一眾準司長、準局長,未上場已面對如此尷尬局面,未來施政所遇到的阻力將難以想像。至於公務員團隊要服侍一個誠信破產的特首,其合作 積極性可想而知。

面對如此政治亂局,曾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和問責官員的王永平說,梁振英上台後會面對很大挑戰,施政亦會受到制肘,「因為反對力量不會放過他。」

對 此,施永青認為,梁會運用民意與反對力量來較量。「梁振英競選特首初期,擔心選委票數不夠,都是用『挾民意領選委』的方式使自己上台,今後他仍會這樣做, 因為民意較易改變。」他指,目前新政府的弱勢格局,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前都不會改變。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預計,梁振英上台後 會立刻推出特惠生果金、加快興建房屋等紓解民困措施,來挽救民望。

劉銳紹則指,梁振英在北京支持下,雖然四面楚歌,但短期內亦不會下台,然而卻不能確保他能做到五年任期完滿。「因為北京別無選擇,要硬著頭皮撐下去。但兩年後卻無人能知,因為2017年的選舉工程要開始啟動了,那時北京會否繼續支持他,就要看他的未來執政能力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