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 | 人权是国际竞争的力量源泉

人权是国际竞争的力量源泉

 

顾则徐

 

 

经国务院授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6月11日发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比较前一个2009-2010年国家规划,2012-2015年规划已经有一系列提升,比如2009-2010年规划提出“中国已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将继续进行立法和司法、行政改革,使国内法更好地与公约规定相衔接,为尽早批约创造条件”,2012-2015年规划则表述为“继续稳妥推进行政和司法改革,为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做准备”,“做准备”显然比“创造条件”已经更具有时间表的涵义。中国终究是要发展人权的,过慢则将要付出的代价会很大,仅从国际竞争而言,人权发展过慢就意味着中国在国际竞争中长期处于弱势和被动地位,2012-2015年规划的进步将会有利于中国缩小和缩短这一过程。人权作为国际竞争能力的源泉,百年前梁启超就已经进行了系统论证。

 

梁启超是至今无可非议的爱国者,他不仅是中国民族主义思想的奠基人,而且也是中国国家主义思想的奠基人,“中国民族”或“中华民族”的发明、阐述人即他。梁启超认为中国古代没有国家主义,只有天下主义,天下主义的精神实质就是世界主义,因而富有天下大同理想。但世界已经进入国家时代后,在列强的包围下,中国仅仅只有天下主义就没有竞争精神,必须要建立起国家主义思想。国家主义是现实的,天下主义则是理想的,两者必须共存互为。梁启超认为,国家之间的竞争不是决定于外国的强大与否,而是决定于本国内政,而内政的核心就是民权。在梁启超那里,民权与人权实际是一个概念,他在《答某君问法国禁止民权自由之说》中指出:“医今日之中国,必先使人人知有权,人人知有自由,然后可。”梁启超在《人权与女权》中认为:“人权运动含有意味:一是教育上平等权,二是职业上平等权,三是政治上平等权。”他把这三项权利视为人权最基本的层面,有这三项权利才有争取进一步权利的条件和能力。

 

针对西方思想界普遍的古希腊、罗马民主制度说,梁启超给予了坚决否定,他认为古希腊、罗马如果属于民主制度,那么中国的周召共和就也是民主了,中国不存在民主制度,西方古代也不存在民主制度。他认为古希腊、罗马是奴隶主、奴隶的阶级社会,欧洲的传统向来是阶级社会,阶级的冲突终于造就了民权,中国则很早就打破了贵族统治,缺乏阶级分野的社会始终没有造就民权,当中西方在近代相遇,有了民权的西方就富有竞争力,没有民权的中国则面临了亡国灭种的危机。但梁启超不仅认为中国不会亡国,而且更是在《自由书·俄人之自由思想》中预测“于二十世纪中,有可以左右世界之力量者,三国焉,曰俄国,曰美国,曰中国是已”,基本前提则是“俄国、中国由专制主义而变为自由主义”。他指出:“民权自由者,天下公理也。”(《自由书·地球第一守旧党》)不同国家有不同特色,但必须顺应世界的基本规则,国家才可以获得相应地位,“盖立于世界上者,不止一国,万国共遵之轨,而一国独反之,未能自存者也”。(《袁世凯之解剖·袁世凯是否可称为政治家》)

 

人们今天已经认识到了软实力在国际竞争中的意义,梁启超对此实际早就已经有过充分阐述。他认为中国人口众多,土地广大,历史悠久,文化灿烂,这是中国的优势,但是,现代国家的富强并不受国家大小和历史长短的限制,关键还是在于民权或人权。只有发展了民权或人权,中国固有的大国、古国特点才会转化为国际竞争中的优势。我们后人应当继承好先贤的思想,早日实现先贤的理想,以无愧于我们的后人。

 

 

2012-6-12

发表于2012-6-13《南方都市报》,标题为“梁启超论民权和人权”,有删节。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18日, 1: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