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 | 民营经济是中国数千年繁荣之本

民营经济是中国数千年繁荣之本

 

顾则徐

 

 

据媒体报道,在6月8日召开的重庆市发展民营经济大会上,重庆市委书记张德江认为哪里的民营经济活跃,哪里的经济就发达,哪里的人民群众就富裕。他认为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不是权宜之计,而是促进重庆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一项战略任务。我以为,这不只是重庆一地的道理,而且也是整个国家的道理。综合中国数千年历史的经济发展经验和教训来说,今人实在应该明白:民营经济乃是国家大本。

 

从现有的考古发现来说,中国早在商朝时候就已经有了大规模的制玉工厂与市场遥望现象,发生了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这对矛盾。似乎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都是国家之本,但是这当中存在两个问题:一,所谓国有经济主要局限为“奢侈品”;二,即使如此,玉料和玉器的全国范围流通并不是国有制度可以解决,更应该依赖的是民营贸易。因此,如果说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都是国家之本的话,那么,更可以进一步认为,民营经济是国家之大本。周朝的井田制在承认公有和私有并存前提下,公田的地位仅仅只是九居其一,起一个保障作用,主体则是九居其八的私田,公田诚然属于国本之一,但私田更是国家大本。后来所谓的井田制的被破坏,实际不过是破坏公田制度,中国历朝没有人敢于破坏私田这一大本。数千年来唯一一次破坏,是毛泽东的“大跃进”,其后果不堪忍睹。1959年庐山会议上,朱德试图维持国家之本最起码的底线,提醒农民的小私有者属性,但头脑狂热的群体脑子里已经没有“朱”,只有“毛”,听不进去“总司令”话了,几十年后李锐十分惋惜地回忆朱德孤独的提醒。

 

在井田制被破坏的前提下,中国2500多年中,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的矛盾基本局限在工商业范围。汉武帝时桓宽与桑弘羊的“盐铁会议”可谓是旷古之争,桓宽为中国确立了经济民本思想,认为实行盐铁等官营政策是“与民争利”,从而奠定了中国近2000年的经济基业。盐铁之争当然并没有消解国有经济,但国有经济因此而被限制,民营经济得到了“自由”繁荣。在工业方面,比如瓷器制造,虽然今天古董界推崇“官窑”,但实际“民窑”一直是产业主体,官窑主要制造“奢侈品”,民窑则满足人们普遍的实用需求。宋朝以前“丝绸之路”最重要的货品是丝绸,其养殖、制造乃至贸易依赖的是民营。明朝以后,海上“丝绸之路”基本取代了陆上“丝绸之路”,最重要的出口货品是茶叶、瓷器,茶叶的种植和加工完全就是民营的成就。虽然中国进口大量香料、珍玩,但直到鸦片战争前,中国茶叶、瓷器、丝绸(包括生丝)在世界贸易中牢牢占着优势地位,世界白银汇聚而来,而其生产则几近属于民营经济。已经进行工业革命的欧洲试图向中国输出呢绒以平衡赤字,结果却无法在中国市场战胜以“南京布”为代表的本土纺织品,不仅滞销,而且反而要向中国购买大量“南京布”。中国的铁制品在海上“丝绸之路”也是畅销品。但是,由于贸易权被官营,民营经济所获取的产品优势终于被消耗殆尽,中国人大量形成进行走私的海盗,西方人则用大炮轰开中国自由贸易之门。

 

可见,无论是国内经济还是国际贸易,民营经济都是中国数千年繁荣之本,而国有经济主要只是解决“奢侈品”需求,当其试图突破这一界限,垄断国际贸易权时,在消耗掉民营经济所积累的优势之后,便是引来灾难。现代经济当然自有特点,维护国有经济制度的人的主要理由是“国计民生”,国有经济对“民生”有什么好处我实在想不出来,什么是“国计”则可以讨论。但是,在坚持国有经济制度的既定条件下,无论如何不能忘记民营经济也是国本,更要意识到民营经济是国之大本。

 

 

2012-6-9

发表于2012-6-11<南方都市报>,有删节.

  女人的情色电影笔记本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12日, 7: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