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香港獨立媒體 | 评论(0) | 标签:香港, 一国两制, 投诉, 管理主义, lewisdada

文:lewisdada

香港人真的很难相处。明明是他们四处开山劈石、填海伐林,建得四处都是石屎森林,却连几只“青蛙”(该是树蛙或是蟾蜍?)的叫喊都容不下。人家没有嘴巴,不懂说话,才不会反过来也投诉一下人类很吵。香港人其实也不是不爱大自然的。不过他们爱的大自然是要花钱的、要消费的大自然,他们才觉得矜贵。到瑞士滑雪、到东京看富士山、到京都赏樱‥‥‥这些才叫“享受大自然”。

在自己家门前的,多几棵木棉飘絮,有几只蟾蜍求偶,就非常打扰他们的清静。然而,每个地道香港家庭那司空见惯的电视机,每晚开得吵耳欲袭,我们却习以为常,不以为躁。可怜一群春情勃发的蟾蜍就此被棒打鸳鸯。恐怕连巫山的云雨都未尝过就要被人类很不人道地毁灭。

投诉捻和管理捻

投诉的是投诉捻。管理公司是管理捻。管理捻,即是左翼青年念兹在兹的“管理主义”。(※捻,繁体字“撚”,香港网路用语,爱好某类物品、价值观的人士,带贬意。投诉捻亦即是“爱投诉的人士”)管理公司正经八百地出memo(告示),是要“管”好那群“青蛙”。现代人类社会的“管理”,就是将我们看不顺眼的、不喜欢的人和事,用“似乎很文明”的方式消除掉。我们要管理青蛙,实际上就是唯我独尊,不准青蛙顺着本能去生活、去叫、去求偶;学校要“管理”学生,就是唯学校尊,将学生当成货物,要他们安安份份,不让他发挥天赋;政府“管理”人民,则是唯政府尊,抑制人民的自由、禁制他们的权利;纳粹党要“管理”犹太人,所以想了一个“最终解决方案”出来:将他们一批一批地屠杀。

奸狡的管理

在不知所云的现代管理术语之下,每个人的脸都越来越朦胧。而我们也在这些术语之间混水摸鱼,用似是而非的“管好XX”来隐瞒自己的真正的利己图谋。“管理”也包含着一个权力关系:有权的人,才有权管理别人。“管理”仿佛是个正面的事情,成龙也有句动L名言:“中国人是要管的。”因为中国人认为不管,事情就乱。但这不过是用来愚弄蠢蛋的蠢话。

然“管理”却是一个利使权力的过程。因此,有权的人,看你不顺眼,就能用“管理”的名义来消灭你,还能给出一个大义凛然的理由:为了xx好——这就是现代文明的奸狡之处。不是炒你尤鱼,而是“对人力资源管理进行优化”;不是赶绝小店,而是“进一步推动优质商场管理”。现代社会,从来都无声无色,杀人于无形,连手都不用沾血。所以,梁振英也说要“管好”,是不是?

自己管,或是被人管

香港人与共产党相较,那敢情是后者有权。于是香港人就成了“被管理”的一方。十五年来,这只紫砂茶壶的渍也被洗得七七八八。水已经越来越滚。香港已经很干净,妥妥当当,不出乱子。主流的港人心底依然“自视”为中国人。所以“管理公司”如何倒行逆施、率兽食人,都是“血浓于水”,不让它管,谁管?十五年来,香港“被管”,却人仰马翻,这些师奶阿叔,不是感觉不到。但是他们一想到自己“只能”是中国人,就认了命。没有想象力和不读历史的人,最容易认命。所以他们还是对这间管理公司一腔盲目,照单全收。

某某屋苑的几个住客与那堆蟾蜍相比,当然很有权。生杀予夺,操之在我,所以他们很容易就可以将蟾蜍“管理”得干干净净。可怜的香港人,甚么权都没有,要对着一堆蟾蜍,才显得有一点权,可以透过这些蠢事来过一下“管理别人”的瘾。所以争取民主,是叶公好龙。真的不敢玩。假的,比较合香港人的脾胃。

插图语:“你们人类恶尽了!整个地球全住了?”

来源:温水剧场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18511381559243&set=a.290598104350571.66728.171253832951666&type=1

——————————————

附录:2012年6月1日《明报》

投诉蛙叫 听涛雅苑捉蛙捱轰 专家:叫声远不及蝉鸣车声

【明报专讯】市区常有的小动物鸣叫声,为冷冰冰的石屎森林增添一点自然气息,但有马鞍山听涛雅苑居民却忍受不了青蛙叫声投诉,引致物业管理公司要派员捕捉青蛙的荒诞事件。香港两栖及爬虫协会对事件表示关注,呼吁居民应抱包容心态,不应将小动物赶尽杀绝。

今次事件是继早前青衣有雀鸟噪鹃于清晨鸣叫,而被管业处以射灯驱赶后,保安驱走大自然动物的又一争议事件。

专家吁包容勿赶尽杀绝

香港两栖及爬虫协会行政总监段国梁表示,他上周五得悉听涛雅苑管业处会于翌日周六捕蛙,屋苑后来向他表示未有发现。他昨再到屋苑察看,发现园内设有花圃及水池,水中见不到青蛙或蝌蚪,估计居民听到的叫声,可能来自青蛙或蟾蜍,透过园内种植花草混入屋苑,或遭人放生,于水池栖息。

他估计,青蛙鸣叫声介乎30至40分贝,滋扰程度远不及蝉鸣及屋苑外驶过的汽车及马铁列车,认为青蛙叫声对居民滋扰程度有限。

有关管业处的捕蛙通告昨于网上流传,香港两栖及爬虫协会的社交网站,一日内已有逾300名市民留言,不少人认为青蛙叫属小事,批评有人滥用投诉机制,容不下大自然,亦有人质疑青蛙叫声是否足以令人感滋扰。

管理公司称未有发现

听涛雅苑物业管理公司昨回复本报称,接获青蛙叫声滋扰的反映后,已立即跟进,但当日并未有发现,如有发现,会将青蛙交渔护署或爱护动物团体处理。

渔护署未有接获屋苑居民投诉青蛙叫,但该署于2010及2011年,分别收到1宗及4宗有关蛙类鸣叫造成滋扰的个案。发言人表示,该署会向市民解释蛙类的习性,它们大多在夏季交配,并会发出低沉的鸣叫声以吸引雌性注意,属自然现象,一般会在约一个月的短暂交配季节完结后消失。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条例》,任何人不得利用狩猎器具或陷阱狩猎任何野生动物,包括两栖类动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