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轉載】早前有消息指停刊多時的《新晚報》勢將復刊。據上周二《信報》報道,身兼《大公報》社長及《新晚報》董事的姜在忠承認有復刊願望,雖未有具體計劃,但已有本地和內地的投資者正與該公司接觸。

上周二出版的《東周刊》亦有提及《新晚報》復刊,指計劃始於三年前,當時親中報社欲加入免費報市場,以增加影響力和賺取廣告收入,但未能定決定由哪間報館牽頭,計劃只好擱置。眼見近年免費報愈做愈旺,近日《大公報》高層重提計劃,得到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大力支持,且獲內地企業投資三億作資本,免費的《新晚報》初定8 月初創刊,預計印數達四十萬份,於每天中午派發。

經濟因素當年停刊

《新晚報》1950 年由《大公報》的母公司出版,至1997 年7 月27 日停刊,「停刊啟事」聲稱因市場變化和資訊發展,晚報市場逐漸萎縮,該報亦因經濟困難而結束。香港的晚報時代亦隨之落幕。

從回歸十五年的今天回望,很難想像親中媒體會因經濟問題而停刊。稍為熟知中港媒體情況的同業都知道,由內地資金支持的機構,能否繼續經營下去,其自負盈虧的能力不是最大考慮,當中的政治因素或個別人士取向才更重要。

曾在左報工作的行家說,在港出版的親中報紙,管理層都是由黨委派,停刊與否不是隨便說了算,尤其是香港回歸祖國的敏感時刻,關乎左派輿論陣地的改動,很可能有中共高層參與下決定。而1997 年那年頭,香港人處於希望與惶恐之間,市民普遍眷戀英國殖民地的美好歲月,對共產黨心存懼怕,左派社團須在回歸初期刻意低調,當時的中聯辦亦緊守不評論香港事務的界線。

《新晚報》作為僅存的晚報,銷量低落兼廣告稀少,報道內容只是左報的分身,難以爭取輿論效應,決定退守是韜光養晦的明智之舉。十五年後捲土重來,化身免費報的《新晚報》,筆者認為只要路線正確,絕對有力創出新路。

免費報跟收費報最大不同之處,在於前者是主動,後者則是被動。行內人常說,只要聘請足夠的派報員,而派發時間夠長,要出版每天派發二百萬份的免費報亦有可能;因此,《新晚報》要在中午以後派發四十萬份,理論上是可以做到的。

改變步調不作八股

一份派發量達四十萬份的報章, 「賬面」讀者人數不可小覷,將有助大力拓展左派的言論陣地,並且吸納過往從未接觸過收費左報的市民,長遠可改善左派傳媒形象,也能凝聚特定的社群,這是現時收費左報未能做到的事。

然而,港人對左派報章仍然心存防範,若《新晚報》只甘於做中央的喉舌,就會容易變成「送都唔想要」的八股黨報,等於糟蹋大好機會。試想想,現時智能手機如此發達,親中報章的網站全面開放,市民不愁看不到「愛國愛黨」的報道,毋須再多一份對不起森林的免費報吧?

現時內地媒體仍由中共牢牢操控,但不少有心有力的傳媒人仍會伺機打擦邊球,例如廣東南方電視台主持人彭彭,過去多次發表針對國家機構,以至中國人劣根性的爆炸言論。去年他評論溫州列車追撞事件,激動地質疑國家鐵路部有多失職,引起港人極大共鳴;其後該節目獨家報道佛山女孩小悅悅被車撞倒後,十八名冷血途人視而不見,彭彭怒極大罵,與全國人心聲一致。不少港人也渴望本地有一個如彭彭一樣言論有火、但恰到好處的時事評論員。

另一份《南方都市報》更以打擦邊球見稱。本月初六四硬漢李旺陽「被自殺」身亡,遺體在窗邊死不瞑目,說是上吊,雙腳卻是貼在地上。李旺陽在內地媒體全面被禁,《南都》卻在頭版借內地高考的新聞,刊出一幅題為「翹首以盼」的照片,特寫兩名家長於試場外踮起腳,等候子女報出試場的情景;有指是暗喻李旺陽的腳,那就如內地人常說的一句話: 「你懂的。」復刊後《新晚報》,若能在特別時刻打打擦邊球,肯定會贏得港人的全面支持。

若說要求左報打擦邊球是一種奢望,退而求其次,《新晚報》不妨轉個步調,以「重民生、輕政治」的姿態重現,以港聞、副刊和娛樂消息作主打,然後以政治評論為輔,製作一份「易入口」的免費報,既可擺脫傳統左報的羈絆,亦較易為港人接受。

市場飽和優勝劣敗

須知道,目前傳統左報的港聞消息篇幅不算太多,而製作晚報時,各份早報已經出版,眼前不乏現成的新聞材料供「參考」,只要把各報重點或獨家新聞「翻炒」一遍,處理得宜就變成一份全新的綜合晚報,再加上傳媒左報的支援,能減省了不少製作成本,值得一博。

除了成本較低外,從廣告收益的層面來看,免費的《新晚報》極有可能「錢途不俗」,這跟香港回歸以來市場的微妙變化有關。

傳統智慧知訴我們,只要刊物銷量夠多,就不愁沒有廣告;然而,現實證明,免費報就算印得多派得夠多,若廣告量未能追上,大有可能導致嚴重虧蝕。加上近年商業機構都不能不看中國面色,一些立場過於鮮明的媒體,在爭取廣告上未必有利,若有另一個平台供選擇,恰好填補了這個空隙。

事實上,以目前本港國企或親中友好機構、零售業集團的廣告,已足夠養活任何一間媒體,加上不少公司會「畀面」惠顧,只要《新晚報》好好控制印數和廣告收益,不難達到收支平衡,站穩陣腳後更有機會賺大錢。

現時每個上班日已有三百萬份免費報,市場早已超飽和,若再添一份免費晚報,報業會否進入淘汰戰?早前放棄晚版的《爽報》會否重投戰線?其他報紙如何變陣?收費報盛傳的加價計劃已胎死腹中,凡此種種,俱影響深遠,值得留意。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