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人 Dave

Dave

来自新西兰的Dave表示,他曾经在1997年来过香港,主权移交15周年之际,他再次来到香港,他认为主权移交以来香港变化不大。

他表示,香港变得更繁忙,在街上可以听到更多人说普通话。

Dave说:“香港的前途将会更加光明,“”的进展良好,我相信未来也会一样。”

重庆人 孙女士

孙小姐

随重庆知青艺术团到香港演出的孙女士表示,对香港移交中国感到高兴,她认为现在中国更加开放,使中港两地来往很方便。

孙女士说,“香港发展很快,看好香港未来的发展。”

加拿大人 Huckson

Huckson

Huckson认为香港移交是一件好事,“香港在过去15年有很大发展,是一个多元文化社会,包容世界上不同的种族。”

他说,“香港称得上是国际大都市,提供很多机会,吸引不同国家的人来香港。”

Huckson相信香港的前景很美好,有很多商业机会。

香港居民 蔡先生 

蔡先生

19岁的蔡先生表示,在“一国两制”之下,香港在这十五年来改变很多。

他预计中国和香港的发展将会更好,两地各方面开始慢慢融合。

蔡先生对一国两制的前景感到乐观,认为会将会发展更好,他说“我开始愈来愈认同自己是中国香港人的身份。”

香港居民 陈先生

陈先生

26岁的陈先生认为,香港移交后比移交之前更差,不但楼价贵、物价高,失业率也很高。

陈先生谈及“一国两制”时表示,中央在某些方面会对香港事务进行干预,特别是关系到中央的切身问题时,并不是真正的”一国两制”。

他预计香港未来的发展也会继续变差。

陈先生认为,中央管制将会比现在更多,不会放宽。他预计新闻自由会变差。

陈先生说:“除了革命,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改善。”

香港居民 梁先生 

梁先生

谈及对目前香港政府的看法时,梁先生表示,希望梁振英上台后民生会有所改善,因为曾荫权政府领导下的民生太差。

他认为移交以来“一国两制”实行得不错。

梁先生说,香港经济没有问题,只需要改善香港市民的房屋问题。

香港中学生 冼先生 

冼先生

“如果中国对一些敏感事件保持开放的态度,例如六四事件、维权人士等,并了结这些事件,我愿意承认自己是中国人。”

冼先生表示,在最近数年的示威事件当中,都显示警方在某程度上不了解并阻碍新闻自由。

不过,他认为香港经济发展不错,未来将变得更好。

回流人士 陈先生 

陈先生

刚刚从英国回到香港定居一年的陈先生表示,香港自移交十五年以来变化很大,增加了与中国的接触,虽然并非全是坏事,但他宁愿不要这么多。

谈及香港目前的情况,陈先生认为中国游客太多,香港失去了原来的“个性”。

不过陈太太表示,她对香港的未来有信心,目前全球、尤其是欧洲的经济很差,包括香港在内的亚洲地区经济环境将胜过欧洲。

但她对子女未来的教育问题感到担忧。

她说:“我担心“双非儿童”或不在香港出生的小孩会与孩子竞争学位。”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