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由于韩国、中国和日本3个亚洲大国各自延伸的大陆架在该海域东北部相互重叠,它们都在向负责划分大陆架的联合国机构提出正式主张。三方争夺最近出现了转变。首尔方面和北京方面正在致力于提交联合抗议,抵制东京方面在海洋事务上日益加剧的挑衅行为。
发表:2012年7月10日
作者:Shin Hyon-hee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数十年来,韩国、中国和日本一直在争夺东海地区,寻求开采这片海域下蕴含的巨大石油、天然气和矿产资源。
由于这3个亚洲大国各自延伸的大陆架在该海域东北部相互重叠,它们都在向负责划分大陆架的联合国机构提出正式主张。
三方争夺最近出现了转变。首尔方面和北京方面正在致力于提交联合抗议,抵制东京方面在海洋事务上日益加剧的挑衅行为。
与中国结成前途渺茫的联盟可能标志着韩国的转变,该国在与其他强大邻国的较量中缺乏自信。
但专家们说,对韩国来说,捍卫海洋利益仍是一场艰难的战斗,因为该国在科学数据、外交能力和国内立法上还远远落后。
由于国内资源的迅速耗竭,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把眼光转向覆盖地球表面70%以上面积的海洋。
据韩国三星经济研究所称,据信这片海底埋藏着超过1.6万亿桶原油,相当于全世界储量的约32.5%。
在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驱使下,这3个亚洲国家正在开采国内外的海底矿产,发展最新的勘探与开采技术,购置相关设备。
韩国能源经济研究所能源政策研究负责人李达锡(音)说:”该地区飞涨的资源消耗量和国际商品市场上的激烈竞争都在推动韩国、中国和日本加强战略,开发自个海域的油气井。这一趋势与大陆架边界问题交织在一起,产生了冲突因素。”
李说:”韩国在开采海底油田时可能面临的任何争端都源自东亚激烈的能源竞争。”
焦点
东海成为争夺焦点主要是由于1968年联合国的一份调查显示,这里蕴藏着宝贵的原油和天然气财富。
这是一片封闭海域,覆盖西海、南海和西太平洋的部分区域。目前只有小部分海底得到开发。
韩国庆尚南道梁山灵山大学法学教授郑甲永(音)说,由于大量规划中的资源储备位于韩国、中国和日本重叠的大陆架下,而它们各自的大陆架宽度不到400海里,因此它们之间的关系仍高度紧张。
郑说:”如果沿这3个国家经济区200海里边界划线,你会看到它们相互重叠,因为这片海域大部分区域在宽度上不超过400海里。”郑还是韩国海洋研究所所属的韩国独岛和海洋领土研究中心负责人。
5月份错误地宣布,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已经承认以冲之鸟礁为参照点的约31万平方公里范围为日本大陆架。
这一可追溯到1931年的主张旨在获得通道,进入额外专属经济区以及东京以南约1740公里礁石下的海底。
首尔和北京方面驳斥了这一声明,称之为”毫无根据地扩大海上利益的企图”。
韩国外交通商部一名官员在该报道发表后对记者说:”如果将冲鸟礁定为岛屿,那么任何在那里拥有小礁石的人都可以宣称控制附近海域。这可能会树立一个坏的先例,从而产生道德风险。”
冲鸟礁仅高出海平面70厘米,没什么战略价值。但如果承认它是一个岛屿,日本就可以保留43万平方公里海域以及更广泛海底大陆架的权利,那甚至比它的国土总面积还要大。
专属经济区的外缘通常不超过基线之外200海里(370公里)。但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约160个沿海国如果能证明超出200海里外的大陆架是本国领土的自然延伸,则可以向联合国提交申请资料主张大陆架权利。
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随后会审查申请报告,提出建议,为该国履行获取界限范围内海底资源的权利提供法律依据。但如果别国反对这一主张,该委员会就会搁置这一过程,直至相关各方解决分歧。
自1997年起在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工作的首尔大学海洋学名誉教授朴永安(音)说:”我们没有资格从法律上分析解释成员国的文件,但既然我们是一群科学家,我们可以从科学的基础上给出建议。”
三方动态
1970年,首尔方面实施了《海底矿物资源开采法案》,在其海域开辟了7个采矿场,从而加快了海底开发。
东京方面立即提出反对意见,从而导致两国在1974年签署协议,在济州岛以南的第7个区域建立大约8.2万平方公里的”联合发展区”。中国对此表示强烈抗议,并宣称拥有该地区主权。
总而言之,韩日建立伙伴关系并没有产生什么成果,这主要是由于两国的利益存在显著差异。韩国石油公司在2008年独立钻井的努力意外遭到外交通商部的反对,因为后者担心这会破坏与日本这个强大邻国的关系。
日本后来与中国合作,在东海建立了另一个联合发展区,但到目前为止尚未见成效。
首尔庆熙大学国际法研究生院副院长姜孝白(音)说:”为了防止争端,我们可以更加强势,而不是保持低调。该地区很久以前就一直是国际冲突的主题。”
随着首尔和北京着眼于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递交共同主张,以抵制日本日益强硬的态度,三方动态似乎出现了新的转折。
在2009年5月分别提交初步报告后,韩中两国起草了正式文件。两国都宣称它们的大陆架延伸至东海的冲绳岛。
一名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对本报记者说:”在今年初的一次会议上,中国官员说,他们原则上同意韩国有关提交联合报告以更好地对付日本的提议。但他们建议,两国要在不同时间提交报告——韩国在今年提交,中国在明年提交。”这名消息人士没有透露姓名。
双方的努力体现了日本当前提出的一系列领土主张。日本在东海尖阁群岛问题上与中国争吵不休,并且数十年来一直坚持控制韩国东部的独岛。
鉴于中国同时对韩国最南部离於岛提出主张,两国之间的联盟不堪一击。该岛位于两国专属经济区的重叠地区。首尔和北京在2009年递交初步报告后,仍身陷争执之中。
日本也宣称拥有这一地区,据信这里蕴含着大量石油和天然气。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上周就首尔称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提交报告提出异议。
财富宝藏
1878年在里海发现了世界上首个近海油井。但只是到60年后,首次技术成熟的开采活动才由美国在墨西哥湾进行。
随后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荒将开采活动推向顶峰。近年来新兴市场强劲的工业发展进一步引发了大宗商品的供求失衡,导致价格上涨和贸易保护主义。具有战略重要性的矿产,例如稀土,也成为外交争端的根源。
设在首尔的三星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裴永一(音)说,随着勘探和钻井技术的迅速进步,许多国家和企业目前能够深入到海平面以下3公里。
他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说:”随着美国和日本近来开始重视开采海底资源,全球竞争正在加快步伐,像韩国这样能源匮乏的国家正在加快海底勘探。”
他说,具有商业价值的海底资源也从传统的石油和天然气之类的化石燃料扩大到铜、锰、镍、钴、金等矿产。
尤其是主要由甲烷组成的海底气体水化物预计足够全世界人口用大约5000年。这种冰状物质存在于高压低温环境下,例如大陆断层线附近,那里的气体由于接触冰冷的海水而结晶。
落后
分析人士说,首尔仍在大陆架技术技能、经验和投资规模上远远落后于北京和东京。它还存在缺乏长期战略、法律框架、大规模资源类公司以及训练有素的劳动力等其他限制条件。
裴说:”韩国急需在中长期规划基础上落实海洋计划。”
“极其重要的是获取海底勘探领域的基本技术,以及培养一群拥有各领域技能的熟练劳动力。”
三星经济研究院另一名研究员朴焕一(音)说,缺少全球能源巨头企业加剧了(韩国)对商品价格不稳定的脆弱性。
朴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说:”培养资源类大企业代价高昂,但从长期来看,它可以通过遏制原材料预算和更好地应对价格波动来抵销花费。”
在日益增长的财力帮助下,中国也在迅速获取全球未开发储备资源。像中石化、中海油、中石油之类的国有企业正在迅速蚕食原本长期由埃克森美孚公司、必和必拓公司、雪佛龙公司和巴西石油公司等全球巨头主导的市场。
北京方面最近开发了能潜入水下6公里的载人潜水器。其目的在于到2020年前制造出超过15艘的超现代化深水探测器,投入使用至少3艘4000吨或以上吨位级船只。
自从2004年成立日本石油天然气矿物质能源公司以来,日本也已经在发展勘探相关的技术。由于具备领先的设备和技术,这家国有专业公司计划在附近海域开采热液矿床、富钴结壳和锰结核。
日本在2月份公布了一项宏伟计划,要开采东京西南海底甲烷水合物矿藏中的天然气。日本政府去年称,这是世界首例此类尝试,耗资100亿日元(合1.26亿美元),将需要用到2008年在加拿大开采陆地甲烷所用的技术。
尽管进入该领域较晚,且规模不大,但韩国正在推进国内外海域资源的开采,以帮助稳定能源供应,避免价格摇摆不定。
韩国是世界第五大原油购买国和第二大液体天然气进口国,它的几乎所有能源都需要进口。
韩国石油公司目前正在与大宇国际株式会社和STX能源公司合作,从东海海底开采天然气。
在启动一项47亿美元的计划近10年后,韩国浦项制铁公司下属的贸易公司大宇国际株式会社去年在缅甸发现了3个气藏,引起了媒体的轰动。这些气藏预计储量为4.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相当于韩国5年的需求量。
国有的韩国天然气公司与葡萄牙高浦能源公司和莫桑比克国家石油燃气公司一起,参与了意大利国家碳化氢公司牵头的莫桑比克近海钻井项目。
去年11月份,首尔方面获得了至2017年斐济海底3000平方公里热液矿床的独家开采权。2008年,它获得了在西南太平洋汤加专属经济区的类似许可。
法律框架
在制度方面,专家们长期以来一直指出,韩国缺乏关于大陆架的国内立法,这是其提出海洋主张的主要障碍。
1996年,在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后,韩国政府颁布了《专属经济区法案》。该法案规定了其管辖范围内200海里的区域,但并不包含有关大陆架的条款。
相比之下,日本在1996年实施了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案,明确了专属经济区和海底的管辖范围。中国在1998年也采取了同样的行动。
灵山大学的郑甲永在2004年的一篇分析文章中说:”韩国显然没有在专属经济区法案中添加另外有关指定的7个采矿区和与日本签署的相关协议的条款。”
庆熙大学的姜孝白说,由于没有海底立法,韩国不可避免会在提出主张时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
他对本报记者说:”缺乏国内法律可能会损害韩国在谈判桌上的立场。当其他利益攸关方引用国内国际法律时,它却拿不出什么国内法律用于支持自己的权利。”
“韩国严重缺乏对大陆架重要性的认识,尽管它的海上领土面积几乎是陆地面积的4.5倍。韩国不具备足够的教育、制度和法律基础。”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这里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穿墙查看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